第一百七十一章 是我之过,当以我为戒(1 / 1)

再说徐原。

徐原跟恶狗撵小偷似的,追了马俊好几条街。

马俊都快崩溃了,这什么人啊,神经病吧。

徐原志得意满地回来,这次徐原可就嚣张了。那走起路来,眉毛都快飞到天上去了,脚步抬得高高的,都快盖过脑袋了。

徐原撇耳拉嘴的,这里看一眼,那里瞅一眼,那趾高气昂的模样,跟先前可完全不一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病人是他治好的呢。

徐原得意洋洋地往里面走,嘴巴都咧到耳朵根后面去了。这世上的逼,就没他徐原不敢装的。

徐原一路上迎着各种目光回到了住院楼。

这一层的医护人员也都散了去,热闹也看完了。

而这个消息也迅速传了出去,小县城本来就不大,县城医院更是就这么三家,圈子就更小了,才几分钟时间,所有人都知道了。

一下子又热闹起来了。

徐原回到了病房,徐原大步推门进来,先是嘎嘎大笑几声:“我就知道许老师可以的,看那帮家伙还敢不敢看热闹!我一会儿就去嘲笑他们,嘎嘎嘎……”

“好笑吗?”

徐原正学鸭子嘎到一半呢,一道清冷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徐原顿时吓一跳,喉咙一缩,差点把凉风给呛进去。

卧槽,杜院还没走!

徐原脸一下子就红了,哎呀,好尴尬呀,等下领导会不会觉得我很嚣张?

徐原再一看,卧槽,好多主任也在,西医的主任也来了不少。我尼玛,更尴尬了!

这一刻,徐原突然感觉自己的前途之路在颤抖……

杜月明微微摇了摇头。

曹德华也无奈地瞥了他一眼。

西医各科的主任也有些无语。

钟华作为他的领导,呵斥了一声:“毛毛躁躁干什么,快过来。”

“哦。”徐原这才低着头老老实实地跑进来,站在了钟华身后,然后还小心地抬起了眼,瞅了瞅各位大佬。

众人检查完之后,确定了中医科的确控制住了病情。

主任们的赞叹之声也响了起来。

黄主任给许阳鼓起了掌。

齐主任也不停颔首鼓掌。

iu石仁通主任,笑着摇了摇头。

而老李则是激动的满脸通红。

高兴亮也是哈哈大笑,然后用力地拍着老李的肩膀。

他们的那些老战友,昨天就从全国各地赶来了,现在都纷纷发出爽朗的笑声。

许阳看着床上躺着的病人,也露出了微微笑意。这一幕就是医生最想看见的一幕。

病人小伙现在也恢复了不少精神,两只眼睛有神了,说话也有了力气。他靠在床上,看着许阳,认真地说:“谢谢你,医生。”

全场顿时安静了一下,所有人都在看许阳。

老李也激动地两只眼睛泛着泪光,他之前都以为自己儿子可能要没了。现在终于转好了,他别提有多开心和激动了,他不停地揉着眼睛。

许阳也看着病人小伙,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他说:“不用客气,这是医生的职责。你是因为抗洪救灾,才病倒的。你是军人,你保护人民;我们是医生,我们保护你。”

这话一出,全场无不动容。

床上的病人小伙也显得有些激动,虽然还很虚弱,但他还是认真地举起了手,给许阳一个认真的敬礼!

许阳也下意识挺直了腰。

在场众人心中一振。

“老三班,全体都有!”那帮退伍老兵中有人喊了这么一声。

这些五六十岁的大叔们立刻浑身一震,一瞬间,全都站的笔直。包括老李,包括高兴亮,虽然年迈,虽然身材有些臃肿了,可他们依旧挺拔!

这些退役多年的老兵郑重看着房内的医生们。

老班长大声喝道:“向医生同志们,敬礼!”

“啪”的一声,退役多年的老兵们,全都行起了军礼。虽然早不如原先那么整齐划一,可这一刻,军礼的庄重之意,一如往常,从未变过!

在场的医生们也全都被镇住了。

一时

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在场的每一个医生,心中都沉甸甸的。

……

把病人安顿好,其他科室的医生也都回去了。

许阳带着小中医们去到了中医科的小会议室,中医科的几个主任也在,杜月明也过来旁听了。

徐原还一直在打听,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患者病情突然就控制住了,昨晚不是还不行嘛。

其他小中医一时间也说不清楚。

到了会议室。

杜月明开了口,众人才安静下来:“这个病人是我们中医科第一个全程独立接手的重症病人,经过两昼夜的治疗,终于控制住了病情,取得了胜利。诸位辛苦,值得鼓励。”

会议室里响起了掌声。

中医科的中医全都扬起了笑脸。

杜月明压了压掌声,说道:“这次开了个好头,但是千万要戒骄戒燥,接下来我们还会遇到更多疑难的病人,垂危重症的病人。”

“我们固然要发挥中医治疗危重症的优势,但治疗时候也要慎之又慎,一切要对患者生命安全负责。好了,套话就说这些吧,剩下让许医生总结一下这次救治病人的经验。”

说完,杜月明带头鼓起了掌。

其他人也鼓掌,然后都看向了许阳,小中医们两只眼冒着小星星,跟看偶像似的。

许阳微微颔首,苦笑一声,说道:“也没什么经验不经验,其实说来也惭愧,这次的诊治,是我的过失。”

众人皆是一怔,效果都这么好了,怎么还是许老师的过时?

许阳微微叹了一声,说道:“之前的诊治,你们也都知道了。我着眼于患者的噤口痢,又关注于患痢疾良久,前医用药久治不效,所以用了张氏的燮理汤。”

“但其实效果一般,张氏确实配伍极其巧妙,用之则效,但不是特别对证,见效就会慢了。恐怕得再有个两天,患者的痢疾才能真正被控制住。”

其他中医也在点头,这的确也是他们原先的估计。

许阳接着道:“但见效慢,本就不是中医的治病思路。中医治病当追求效如桴鼓,立起沉疴。所以昨晚我也一直在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后来在一只鸡上得到了提示。唉,患者是在抗洪抢险的时候,感受寒湿之邪的,此邪是由表入里侵袭人体。邪之来路,便是其归路。”

“喻昌曾在《医门法律·痢疾门》中记载用逆流挽舟之法,治疗外感夹湿型痢疾,屡起大症。”

“喻氏曾云‘邪从里陷,仍当使邪由里出表,所以下痢,必先从汗解,先解其外,后安其内。外邪但从里去,不死不休!’”

“而我却忽略掉了这一点,困于其百日之久的痢疾和久治不愈的噤口痢。哎,须知,虽然百日之久,仍当要用逆挽之法,引邪外出,由此死症可活,危症可安。”

“后来,我赶回医院,问询患者,患者也自诉肩背沉困非常,如背磨盘。这便是太阳表气闭阻之明证。诸症,续当先解表啊!”

“唉。”许阳又叹一声:“是我失察!惭愧不已,就算用燮理汤控制了痢疾,但是病邪却会由此深陷入里。接下来也会继续为害,说不定隔一段时间就会再来一次。久治不愈,成为顽疾。”

“这是医生的过失,我还常常劝导你们,让你们一定要注意伏邪。有表证,就一定要先解表,要引邪外出。还一直让你们不要小视汗解法,有些垂危大症,汗解法也能救人性命。而我自己却忽略了一点,真是惭愧之极,难为人师!”

许阳脸上满是尴尬之色。

其他人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们倒不是怪许阳,谁能保证从来没有犯过错过?省里的医院不是治了半年也没好吗,许老师已经很厉害了,两天就让病人转危为安,控制病情了。

许阳接着道:“然后我回来用逆挽之法,引邪外出,患者周身得微汗,肩背的沉困也消失了。痢疾,自然也停了下来,见效极快。由此可知,治病之时一定要考虑周全,慎之又慎。诸君,当以我为戒!”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