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徒做嫁衣?(1 / 1)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到了傍晚,马上就要下班了。

明心堂内。

张可开始收拾柜台上的东西。

张三千伸了个懒腰,他也开始上班干活儿了,也接诊了几个病人,小试牛刀。这让许久没开工的张三千,还是稍稍有些开心和兴奋的。

许阳也缓缓地吐出来一口气,他这一天接诊了三十来个病人,可够累的!

而宋强,则是腰都抬不起来了,他更累!这倒霉浪催的,人家许阳干的是技术活,他干的是苦力活儿!

下班了。

张三千看了看自己女儿,又看了看许阳,他道“小许,一会儿下班了上家吃饭去吧。”

正在柜台上收拾东西的张可悄悄地抬眼瞄了一眼许阳,然后立刻低眉顺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嗯……好……”许阳答应了。

张可嘴角悄悄地抿了抿。

张三千也开心地笑了“好,一会儿咱们买菜去!旁边菜场那个卖烤鸭的,我记得他的手艺还不错,一会儿买半只回去。”

许阳也笑着点了点头。

宋强捶着自己老腰,他悲催道“老板,我老婆今天不在家,家里没人做饭……”

几人都是一愣。

张三千道“那就买一整只烤鸭吧。”

宋强忙点头“好。”

张三千又道“剩下半只,你带回家吃吧。”

宋强一下子又悲催了。

张可翻了个白眼。

张三千笑呵呵地许阳道“小许,你今天辛苦了,一会儿多吃点。”

“好。”许阳笑了笑。

宋强都委屈了,要说辛苦,谁能有他辛苦,他现在干的可是苦力活儿!

下班了,许阳几人离开,留下宋强收拾和关门,宋强顿时感觉自己更委屈了。

……

上楼,许阳和张可去做饭。

张三千接着看《延禧攻略》。

虽然是在帮忙做饭,可许阳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连张可都看出来许阳的不对来了,张可问“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许阳把事情跟她一说。

张可又翻了个白眼“笨嘞,打个电话问问不就知道了。快去吧,这里不用你帮忙了。”

“好吧。”许阳走到阳台上,打电话问曹德华关于病人的情况。

曹德华的语气也有些沉重和焦躁“药用了,大半天时间过去了,效果是有一些。原先患者是十来分钟就泻下一次,现在已经到二十分钟了,是稍稍有些好转了。”

“但是效果不是特别明显,我最担心的事情恐怕明天真要发生了。因为现在这个状况很模糊了,到底咱们是控制住了还没控制住啊。”

“再等明天真转给西医了,那真是给别人做嫁衣了。这个病人转给我们的时候,情况多严重啊。可是他痢疾现在又不知道算不算控制住了……哎呀……许医生,许专家,你能不能再想想办法?”

许阳眉头也皱紧了几分,他微微叹一声,道“现在也没别的好法子,只能是继续用药,服用个几剂,再有个三四天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不管转到哪儿去,都是治病救人,放平心态吧。”

曹德华生气地说“我心态平不了,他妈的,又要被那帮混蛋说中医混功劳了。”

许阳也有些无奈。

挂了电话之后,许阳回来吃饭。

饭菜也都最好了。

张三千问许阳“怎么了,中医院那边治病遇到麻烦了吗?”

许阳回道“没什么要紧的。”

张三千点了点头。

许阳吃着饭,皱着的眉心却始终没解开,他也还在思索。患者的见效的确是慢了一些,这是因为什么了?

张三千父女也瞧出来许阳的不对来了。

两人吃着饭,也不打扰许阳。

张三千夹了一块鸡肉吃,眉头顿时一皱,他道“可可,你鸡又烧咸了。”

“是吗?”张可也夹了一块尝了尝,他道“还行吧,是你口味淡。”

张三千不满道“你这就是咸了,骨头里面都咸进去了。”

张可则道“我稍微用盐腌了一下嘛,要不味道进不去啊。”

张三千又道“那你腌完了,味道就已经足了。烧的时候就不应该再加盐了,你看咸过头了吧。”

张可没好气说“行行行,就你事儿多。这道菜别吃了,我明天加点清水煮一煮,给你做成炖鸡行吧?”

张三千一脸怀疑“这行吗?”

张可用筷子敲了敲碗,道“怎么不行啊?太咸了,就用清水煮一煮,把肉里的咸味再析出来不就行了嘛。”

“好吧。”张三千只得应下。

而许阳则是看向那只闷鸡,神情有些怔怔。

张可一脸疑惑地看许阳,她问“怎么,你想吃啊?你要爱吃,就都吃了,我还懒得给他炖了。”

而许阳却还是保持这个姿势不变。

张可父女俩再度对视一眼,不知道许阳在搞什么鬼。

“哎呀!”许阳一拍脑袋。

张可和张三千更莫名其妙了。

许阳赶紧把筷子放下来,他道“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说完,许阳连饭都不吃了,匆忙站起来,往外走了。

张可和张三千更是一呆。

张可急忙喊道“哎,你这只鸡还吃不吃了?”

许阳连头都没回,直接出了门。

……

全县的医生都在关注这个病人。

明天就要转给西医了,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情况还没有明显好转,大家几乎已经可以预见结局了。

各个医务工作者的群里也一直在聊这个事儿。

惋惜者有之,幸灾乐祸者就更多了。

还有许多人在朋友圈里揶揄调侃他们中医科。

曹德华看的暴躁不已。

中医科的一众中医也是火大的很。

要他们真治不好,那也就算了,是他们没本事,谁也没话说。现在明摆着,他们用了一天时间,就让患者脱险,不至于转成垂危重症。

现在第二天开始治痢疾,已经渐渐有了好转的迹象了。再有两三天,他们就能完全控制住了。好了,刚刚开始好转了,第二天就要把病人拱手交给西医了。

这么大的一个功劳就拱手让出去了。

这也太憋屈了吧!

而且到时候就更说不清楚是谁的功劳了。嘲笑他们,质疑他们的人就更多了。

大家心态都快爆炸了。

原先还不停有西医过来看看患者的情况,而现在,再没一个西医敢过来了,因为这病房里全是气的快要要爆炸的中医。

谁也不敢触这个霉头,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明天早上患者的病情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化。

所以明天,八成还是要转给西医接手的。

虽然最后的结果没出,但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幸灾乐祸了,嘲讽的声音都已经出来了!

毕竟树大招风,在这个学术中心成立之前,中西医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因为没什么冲突。

现在中医要掺和危急重症的抢救,所以一时间不知道有多少眼睛在瞄着他们。

这一次,怕是学术中心真的要闹笑话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