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会服软的老李(1 / 1)

许阳急忙赶到了中医院里。

曹德华和高兴亮已经在楼下迎接了。

许阳非常明显地怔了一下,曹德华出现是正常的,高兴亮怎么也来了?

许阳走上前,没理高兴亮,直接问曹德华:“病人什么情况?”

曹德华回道:“重症痢疾,疑似癌变。”

许阳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曹德华则是指了指高兴亮:“这个病人是高所长老战友的孩子,这次在高所长的建议下,他才住到咱们医院,让咱们中医直接接手的。”

许阳微微颔首,没有说什么,他向来只管病人病情,从来不管别的。其他东西考虑的越多,遣方用药的时候就越会顾虑重重。

高兴亮也忙过来跟许阳握手:“许医生啊,这次真要麻烦你了,这是我老战友的孩子,我也是刚知道这事儿。”

“我本来说想打电话问问你的,不过我也没你电话。然后我电话打到了曹主任这里,老曹跟我说先让住进来,然后再请你来中医院诊治。”

许阳点点头:“好,不用客气。走吧,先去看病人。”

几人马上就到了住院部了。

中医科的几个主任级别的专家都过来了,钟华主任也来了。

小中医们也来了不少。

这是他们医院中医科独立接手的第一个重症病人,所有人心里都提着一口气呢。

现在质疑他们学术中心的人太多了,他们这段时间也都听了不少。大家心里都恼火着呢,都想做出点成绩看看,正好这次有这个机会,所以有空的人都过来了。

门口还站着一个中年男人,眉头紧锁,一脸凝重。

许阳几人快步走来。

高兴亮远远就喊道:“老李,这就是我跟你说的专家许阳医生。”

那个中年男人这才看了过来,高兴亮之前已经跟他说过了许阳非常年轻,所以他倒是没有露出很惊讶的表情。

高兴亮也在给许阳介绍:“许医生,这是李海,你叫他老李就行了,他是我老战友,当年我俩一起在边疆当过兵,也一起抗击过雪灾。”

许阳对他微微点头,老李虽然已经头发斑白,面容也很是憔悴,但整个人却是站着笔直。虽退役许久,但仍有军人风采。

高兴亮道:“这就是许医生,我之前的病就是他给我治好的。”

老李看着许阳,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高兴亮有些不满地瞥他一眼,然后他对许阳道:“老李的儿子其实也挺不幸的,今年隔壁省不是洪灾嘛,他们部队去抗洪了。他足足待在前线半个多月,洪灾是过去了。”

“但是回来人就病了,就一直拉肚子,拉的整个人都不行了。然后就赶紧送部队医院了,又在医院住了两三个月,病没好,身体却越来越差。然后说是又查出来直肠息肉,说有可能是癌症。”

“然后又转到省里的医院,做了手术,切了息肉,化验完了之后,又说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就说不能排除是癌症。你说烦人不烦人?”

“然后又吃了两个月的化疗药和一个多月抗癌中药,病情结果变得更严重了,拉肚子一点都没止住,还上吐下泻的,一个壮实的大小伙子现在瘦的跟麻杆似的。”

“然后又给他送到了省里的医院去治疗,检查了之后,说是肠道内又出现了好几个赘生物,又要做手术,但是他的血色素太低了,又担心有风险。”

“老李也不想再做手术了,所以又换了两个医院,也没什么好办法。才又开了一些药,又把孩子带了回来。”

“我也是今天在街头遇见老李才知道他们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高兴亮又开始指责老李:“你说你也是,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我说一声!”

老李头发斑白,微微摇了摇头,说:“你今年不也一直住院吗?我以为你还病着,哪好意思打扰你。”

高兴亮不无责怪道:“你不跟我说,总得跟我们这帮朋友和老战友说一下吧,我问了一圈,居然没人知道你家孩子出这么大的事儿了?”

“再说你是真混蛋,几个月前还去省里医院看我来着,我还以为你去省里有事儿呢。合着你孩子也住院啊,那你都不跟我说?”

老李一脸愁容,还有尴尬:“你自己都住院了,我怎么好给你添麻烦。而且我也不想麻烦其他人,你……你怎么还跟其他人都说了?”

高兴亮道:“说怎么了?都是老战友,有什么不能说的?大家一起想想办法,总比你一个人想辙要强。”

“就像许医生,我要不说,你也不知道要送他这儿来。我跟你说,我之前也在省里最大的几个医院治了七个月,一点没好。”

“前段时间回来县里,马上又进icu,那个时候我都以为我自己要死了。可许医生一接手,才三天,我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反正我现在是不信这个省专家,那个省专家了,我现在就相信许医生,除了他我谁也信不过。”

老李是知道之前高兴亮病的有多重的,现在见他如此活蹦乱跳,好端端的模样,他也是非常惊愕的。

高兴亮说完之后,又开始数落老李了:“你说你这个人啊,就是骨头太硬,一辈子不肯弯腰。以前就是因为不肯弯腰,才转业不到好单位,最后还给弄出体制外了。”

“现在更离谱了,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我们说,你就这么好面子吗,连跟我们都不肯说,不肯让我们帮忙吗?”

老李则是被数落的不发一言,只是紧紧皱着眉。

高兴亮见到老李这样,他也是有些无奈没辙。

都这半天了,人家许医生大老远跑过来给他孩子治病,于情于理也该跟人家说两声客套话,他到现在还没跟许阳说过一句话呢。

这老家伙,真是不懂事!

高兴亮微微摇头,对许阳道:“许医生,你别见怪啊,老李就这闷葫芦性格,不是他不想理你,他就不爱说话,这辈子也没说过半句软话。哎,他一说话还容易得罪人,你多担待吧。”

“没事儿。”许阳翻看完了患者的病例之后,他说道:“现在我也不敢给什么保证,反正我尽全力,我先进去看看病人。”

“哎,好,好。许医生,你多费心啊。”高兴亮忙答应着。

老李微微颤了颤嘴,可最后还是半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高兴亮又是一阵无语摇头。

许阳进门了,病房里面也挤满了人,不是来看望病人的,而是过来治病的中医们。

“许老师。”

“许老师。”

小中医们纷纷打招呼。

许阳也是微微颔首,然后看向了钟华。

钟华也露出了微笑:“许医生。”

许阳道:“钟主任,病人怎么样了?”

钟华微微摇头:“情况很不好,绝对是重症,如果这几天还控制不住的话,肯定要进icu了。我们医院应该也接收不了,还要转送上级医院!”

许阳微微颔首,去看患者。

他之前看过患者的病例,这个病人只有26岁,非常年轻,比他还年纪小。

而现在患者面容枯萎,眼眶深深凹陷下去,整个人都已经瘦的脱了相。

虽然两只眼睛还睁着,但却没有了半点神气,还时不时疲惫地闭上一会儿。他躺在病床之上,不停地喘着粗气,头面上的汗珠也不停冒出来。

书阅屋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