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一个独立接手的病人(1 / 1)

小小的插曲结束了,这俩小混混被高兴亮带走收拾了。

宋强又找到了活儿,开始负责养生保健方面的问题了。

其实一个民间中医诊所最大的利润,就是养生保健,这是利润的大头。真正开方子的中药饮片,其实利润是很低的。

而且越是纯中医诊所,越是没什么别的利润。他又没检查仪器,不像医院里查个血,验个t都要好几百块钱。

中医就是望闻问切,这些你说是成本也行,说不是成本也可以,反正大家素来都把知识成本当做是最不值钱的。

像有些民间小中医诊所,连挂号费或者诊费都不收的。所以他们就要在别的地方赚你的钱了,诊所至少得活着啊。

像明心堂之前那么困难的时候,也没放弃掉治病的挂号费。虽然只有二十块,但是你要想想,人家医院里的挂号费才十块钱。

这也是张可妈妈当年定下来的规矩,看病一定要收挂号费和诊费,而且要收的稍微高一些,只有这一块保障了医生的收入,医生的用药才能做到客观。

你要是诊费和挂号费一分不收,全靠药上来赚钱,那就成了一天到晚忽悠病人买各种很贵还没什么效果的药了。

这不是中医治病的本意。

中药治病,只有四个字,那就是简便廉验。

所以有些很牛的中医诊所,医生的挂号费和诊费是很高的,要好几百呢。

明心堂自然不可能在用药上坑骗病人,所以各个地方都要拓展一下,不然单靠许阳一个人,不仅累,而且收入也不会高,只能说稍有盈余,勉强运营。

保不齐,房东又涨一次房租,那就完了。

所以现在张可逮到机会就让宋强去负责养生,他们明心堂虽然不坑人,但是老老实实做养生,利润还是很不错的。

张三千见张可弄得有声有色的,也挺满意的,他走过去说:“看来把明心堂交给你管,是很正确的决定。”

张可笑了笑:“得了,爸你也别闲着,等过些日子,你身体好了。咱们也可以开始熬膏方了,您的手艺没落下吧?”

张三千道:“放心,没呢!”

膏方也是诊所很大的一块利润。

各大公立医院,各大诊所,都是有膏方节的,这块的利润很大的。为什么呢,一个膏方的确是有滋补作用,第二个这个比中药饮片方便啊,直接弄一点出来泡泡水就能喝了。

而且还能当送礼所用,一扯上送礼这玩意儿就值钱了。

所以说来说去,真就是中药饮片的利润最低了。

……

明心堂的生意慢慢上正轨了,张三千的身体也没有大碍了,也开始在明心堂坐诊了,许阳常常要去中医院忙活,这个时候他就顶的上用场了。

张三千的医术也还是不错的,比曹德华还要强一些,只要不是疑难的那种,他也能治。

只有宋强悲催一点,被张可派出去天天跟人研究养生保健,最先要攻克的就是周边这些底商的老板和老板娘们。

宋强感觉自己像是个业务员了!要知道,他前不久还是明心堂的一哥啊!

……

中医院的学术小组在第一炮打响之后,后续也跟上了几波,又参与了几次重症治疗,效果也非常不错。

虽然他们现在还是在配合西医一起治疗,但总的来说,是个很好的开始。县里也有更多人知道了他们这个学术小组,也有更多老百姓跑来找他们这些中医治病,不单单只是找他们调养身体。

当然,也免不了许多质疑的声音。因为你是跟西医一起治的,而且还是配合人家做的治疗,你能说自己有多本事?

甚至还有许多人说中医是在抢功劳,中医的参与率百分之多少多少,有效率百分之多少多少,都是假的,白开水和空气的参与率和有效率还百分之百呢。

这种声音非常常见,就连他们县里很多医生都是这么认为的,他们都认为这个所谓的学术小组是领导为了要政绩而弄得花招。

反正说什么的都有,毕竟他们没有独立接手过重症病人。

直到这一日,许阳又接到一个电话。

不用多想,是曹德华打来的。

“喂,许医生啊,我老曹。”

许阳问:“怎么了,什么事儿?”

老曹道:“是这样,许医生,这次咱们中医院收进来一个病人,需要你帮忙救治一下。”

许阳道:“是需要我现在就过来吗?”

老曹道:“对,这次这个病人稍稍有点特殊。”

“嗯?”许阳问:“什么情况?”

曹德华回道:“这个病人吧,病的挺重的。按照道理来说呢,是要由西医那边收治入院的,要他们那边先进行诊断治疗。”

“然后看他们那边有没有需要请中医会诊,如果有需要呢,再请咱们,所以咱们一直都很被动。”

许阳拿着电话,也是微微颔首,这就是目前的情况,现在进行主导的还是西医,许阳开的方子也是需要他们那边点头同意才能使用的。

曹德华接着道:“这个病人就是奔着咱们中医学术小组来的,所以上来就说要由我们中医科收治入院。”

“病人病情有点严重,本来院里不同意由咱们中医收治的。但是病人这边坚持,再加上杜院跟他们磋商了一下,就先交咱们了。如果咱们治疗效果不好,那还是要转给他们治的。”

“好,我马上过来。”许阳简单应一声,马上就过去了。

中医院,院长办公室里。

曹德华放下了电话。

杜月明问:“说完了?”

曹德华点点头:“说完了,现在就要看许医生的了,这可是咱们中医科目前独立接手的第一个重症病人啊。”

杜院长也微微颔首,他道:“是啊,虽然有些医院已经有中医iu和中医急诊科了,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县里小医院来说,是没有这么大的魄力的。领导说了,需要更多的论证,而现在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曹德华道:“让咱们一开始就接手也好,之前几个虽然都弄得不错,但是是因为跟西医一起治的,而且他们还是占据主导地位。”

“所以外面好多人,甚至好多医院的医生都说咱们是混功劳,咱们是在敲边鼓。中西医一起治,咱们的功劳很容易就会被抹的一干二净!”

“他妈的,尤其上次县医院的那个麦强,非说我们是运气好,混功劳,说有能耐让我们自己独立治一个重症试试。听着真恼火,我们治的还少吗?”

杜院长微微笑了笑:“现在不是来机会了嘛,不过机会可就一次。许阳必须要在两天内控制病情,不然病人肯定还是要转到他们西医那边去的。”

“若是控制住了,自然对上对下,对内对外,咱们都能挺直了腰杆,一切都好说了。如果没控制住,还要转给西医。那时候,质疑咱们的声音可就更多了。”

曹德华的眉头也紧紧锁着:“这对中医真不公平!而且这个病人情况这么严重,在省里都治了好几个月了,许阳真的可以吗?”

杜院长目光悠悠道:“可不可以,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们想要走这条路,肯定要面对这些难治难救的病人。没办法的,这条路本来就不好走!”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