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是补肾就好的(1 / 1)

许阳则是直接就开始说了:“刚刚说到哪儿了?哦,对,你的痿病不是因为肾的问题导致的。”

龙哥戴着口罩,啥也不怕,他点了点头,理直气壮道:“没错,我卖鱼阿彪肾没有问题!”

几人都是一愣,什么鬼?

连高兴亮都愣了一下。

许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接着往下说:“我们一说到男人那方面的问题啊,第一反应就是肾呀,开始虚了,其实这是不对的。”

“这种疾病,或不起,或举而不坚,或坚而不久,或未交而泄,或入内即软,病情有轻有重,但都属于痿病的范畴。”

“首先一点,除了器质性的病变比较难以治愈之外。其他方面的,一般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都会有不错的疗效,也基本都是可以治好的,不要有心理负担。”

“哦。”外面响起了放心的声音,这些老板帮朋友听得可够起劲的。

就连龙哥和他小弟也松了一口气。

许阳接着说:“这个病啊,中医已经治了几千年了。早在里面就有了‘阴伟’、‘阴器不用’、‘宗筋弛纵’、‘纵挺不起’等名称。”

“后续医家,一直用阴伟来称呼此病。一直到明代,在上才第一次开始用了现在这个称呼,这么多年下来才用了这个称呼。”

“我们一说到男性这方面不太行啊,第一反应就是肾已经虚了。没错,大部分的情况是真的因为肾虚所致。”

“上也说‘男子痿而不起,多由命门火衰,精气虚冷。’我们在临床上发现大部分的患者也是这样的,只不过不是全部。”

“除了肾阳虚命门火衰之外,也还有湿热下注。”许阳指了指龙哥,现在龙哥戴着口罩,还给自己披了个马甲。

所以许阳就放开说了:“这位患者就是典型的肝经湿热,湿热下注。大筋软短,小筋弛长,软短为拘,弛长为痿。”

“他湿热下注了,就会导致宗筋弛纵,因为阴之器为宗筋之汇啊,自然会痿了,会出现问题。”

“中医治病的逻辑就在于调整体内的不平衡,既然湿热下注了,湿了,那就要祛湿,热了就要泻热。”

“所以我开了清化湿浊,清肝泻热的方子,湿热一消,自然能恢复正常。可他前几天又陪着朋友去吃大补之物,什么狗肉,什么便啊,尤其是狗神,这可是大热之物!”

“我本来正在给他散湿热,结果好了,一顿大热狂补进来。好了,湿热更严重了,不仅之前的药白吃了,现在还更厉害了。”

大家也都是一愣。

就连龙哥自己也愣住了:“是这样吗?”

许阳点了点头:“其实你身体也挺壮实的,面色光亮,并无虚象。虚则补之,虚了才要补啊。你本来就不是肾虚,所以乱补就出问题了!”

龙哥咽了咽口水,难道还真是自己把自己给搞废了啊?

许阳接着道:“导致痿病的原因有很多,命门火衰自然是最大的一种,但这些人一般是年轻人手欲过度,或者早婚,或者纵欲过度,时间长了,耗损过大,导致命门火衰。”

“一天到晚说腰疼,面色胱白,枯萎没有荣光。头晕耳鸣,有些还有后脑作痛,神情疲倦,怕冷畏寒手脚发冷,腰膝酸软,夜尿清长且多等症状。”

“这些才是命门火衰,才应该要补肾填精,可以用一些桂附地黄丸或五子衍宗丸。但是临床可能还会有别的病因,我们也会调整用药的。”

“还要一部分人心脾亏虚,比如长期睡眠不足,精神疲惫,劳伤心脾的,就像各位老板做生意的。可能有段时间特别累,或者思虑过度,精神紧张,也会有影响的。”

“吃也吃不下,晚上也睡不好,还容易拉肚子,如果是由于心脾亏虚,就要养心安脾,扶脾益气了。这又是另外一种治疗方式了。”

“湿热下注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还有肝胆郁热,平素阳盛之人,性情火爆,暴怒之后,他也容易出问题,这种情况又是另外一种治疗方式。”

“还有下元虚损的,治疗的方式也是不一样的。还有太早就泻的,有可能是肾的问题,也可能是肝的问题,肝经循阴之器,肝又主疏泄,所以肝经出问题也会导致此病。治法都是不一样的,不能一概而论。”

虽然这些人都在听,但是都没怎么听得懂,就只听懂了一句,痿了不能随便补肾!

高兴亮问道:“那应该怎么办呢?”

许阳非常直接说道:“找医生啊。”

众人都是一愣。

许阳道:“有病当然要找医生治,你自己是不会判断的。比如咱们刚刚说心脾亏虚会腹泻,没错,可肾阳虚也很容易腹泻的,至于肝胆郁热,也会横逆克脾,也会导致腹泻。”

“你们是很难准确判断的,很多时候病人不是单一的病证,而是好几种一起出现,还有真热假热,真虚假实,连医生诊治都需要很仔细,都很怕误诊。你们一天都没学过,就敢上手治病了?”

人群有人问:“那……我们日常能不能自己吃点补品呢,我……有个朋友就爱吃这个便那个蛋的,中医不是说吃啥补啥嘛。”

许阳都听乐了:“如果中医真这么简单,那就好了。中医大学开学第一天,校长在台上只要说四个吃啥补啥,好了,大家就能去领毕业证了,当天就能毕业了。”

站在许阳身后的那几个小中医也都笑了。

许阳道:“毕业之后治病,心脏不好,得,多吃点猪心补补。肝不好,猪肝牛肝养肝一锅烩。肾不好,各种便,各种腰子一起上,多省力,傻子也能治病了呗。”

这话把那个问问题的小老板都给说懵了。

许阳道:“吃啥补啥,这是中医脑袋上最大的一个屎盆子,中医从来不是这么治病,也不是这样教人养生的。”

“这个歪理邪说,也是从八十年代才真正兴起,不敢说全部没用吧。但是大部分都是假的,就像刚刚这个人说骨头汤补钙。”

许阳指了指龙哥小弟。

龙哥小弟也是一愣。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