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龙哥装逼中(1 / 1)

县中医院的中医攻克危重症学术小组,开门第一炮打的非常响!

现在各地都在说要振兴中医,口号喊了几十年了,但是落实到行动上却都是些不痛不痒的措施,做做表面功夫。

虽然现在基本实现了每个县里都有一个中医院,但是基本全国的中医院,名字虽然是中医院,但医院里面占据主流的还是西医。

实话实话,中医是没有真正实现全面服务于人民的,其实中医能做到更多的,也是可以承担更多的。

有很多是能中医能做的,而且也是擅长做的,但却没有让中医做……

但不管怎么说,大家都在摸索着前进,这就是好事。

尤其是他们县里,更是勇敢地往前跨出了一大步。

在这个做多错多的时代,杜月明能把这件事情推动起来,是真的非常了不起。

所以许阳也很佩服他。

杜月明也是中医,还被他们省里评为了名中医。但其实他不会治病,查查他的履历就知道了,他发了一大堆论文,还有各种研究报告。

典型的研究型学者。

而且他现在主要做的是行政,更跟临床搭不上多大关系了。

不过也不能缺了这样的人,要是单靠许阳,他可没本事搭起来这么大的一个舞台。保不齐他为了救人,还得惹出不少麻烦呢。

其实现在这样也不错,许阳负责治病救人,杜月明负责保驾护航,曹德华负责……背黑锅……

嘿,最佳组合!

这个胃出血的病人已经搞定了,再观察个一二日,就可以出院了。

许阳又上去看了一眼郭局的老婆,这个病人其实不是许阳的病人,当时也是为了获得郭局的支持,杜院和曹德华才请许阳来帮忙的。

不过许阳既然治过了,还是要负责的。用了几天药,郭局老婆的奔豚气已经完全停下了,早已脉出痛止了。

许阳再度给她诊断了一番,脉象缓和,也可以出院了。至于她的肠痉挛有没有彻底痊愈,以后会不会再犯,这还需要等她出院之后继续追访。

许阳再去找高兴亮,想看看他怎么样了。不过,病房的医护人员报告,高兴亮已经出院了。

许阳点点头,那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了。

许阳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住院部拦了一个房间出来。里面哐哧哐哧在响,好像在弄什么东西。

跟在许阳后面的小中医解释说,这是个煎药房。以后他们需要急用的药,需要武火急煎的,就可以在这里煎了。

看来还是上次急救那事儿把杜月明给刺激到了,他也跟着跑了几趟送药,可把他给累坏了。这不,煎药房也开始弄了。

许阳也很满意地点点头,其实杜月明做的真的挺好的。

此间事已了。

许阳回明心堂。

小中医继续扫楼,热情不减。

明心堂里。

张三千和张可父女也到了诊所。

张三千现在也恢复差不多了,也可以出来了。

张可继续待在柜台里,收钱和抓药。

许阳现在坐的位置就是张三千之前的位置,不过自从张可妈妈去世之后,张三千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不常来。

一直到现在他才振作起来,才回到诊所,这里看看,那里碰碰,心中无限感慨!

宋强陪着他一起感慨。

只有许阳一个人在看病,旁边还有两个小中医在跟师学习。

现在也就剩许阳一个人还能看病了,所以就他最忙了。

宋强还在陪着老板感慨呢,张可看不下去了,她敲了敲柜台,说:“嘿,嘿,你就干聊天不用干活了?”

宋强说:“我这不没活儿吗?”

张可没好气道:“没活儿不会自己找活儿去啊?干站着拿工资啊?”

宋强一下子被噎的够呛:“我这不是陪着老板视察吗?”

张可道:“就这么屁大点的地方,视察个鬼啊?赶紧找客户去,小心我把你的固定工资改成了绩效提成!”

宋强委屈巴巴地看着张三千。

张三千一摊手,无奈道:“现在她是我老板,我也拧不过她!”

宋强没辙了,只能赶紧去找客户了。治病的活儿已经彻底轮不到他了,再要是保健这块还干不好,他估计自己真的要失业了。

张三千在外面看了看之后,又去了治疗室里看了一会儿,然后就上楼检查药材去了。

楼下,许阳还在治病。

这个病人刚刚看好,就又进来两个流里流气的人。

“龙哥,就这儿是吧?”其中一个小年轻问另外一个稍胖的。

稍胖的戴着墨镜,套着粗金项链,撇耳拉嘴的,都快被嚣张两个字写在脸上了,他点点头:“对,就这儿。”

小年轻走上前来,指着许阳就问:“你就是把我大哥治坏的那个庸医是吧?”

这话一出,诊所内众人都皱眉。

许阳看着这两人,问道:“你大哥是哪位?叫什么名字?”

小年轻嗤笑一声:“我大哥你都不知道,南城龙哥呀!我大哥上次就是在你这儿吃了药,然后现在浑身不舒服,我告诉你,现在这事儿可没完啊。”

许阳眉头大皱:“什么龙,叫什么名字,我查查医案。”

小年轻一拍桌子,问:“哟呵,你这意思就是想不认账咯?”

他老大城南龙哥则是带着墨镜,微微仰着头,也不说话,跟电视里的大佬一样,静静装逼中……

许阳却说:“你都不说他叫什么名字,我怎么知道他有没有在我这边看过病?又怎么知道是不是我的问题?”

小年轻怒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冤枉你咯?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们龙哥的名声,什么时候干过这种冤枉人讹钱的事情。”

“小子诶,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儿得了。我们也不是讹钱的人,但你确实把我大哥治坏了,给一千块钱吧。这事儿就过了。”

几人都无语了。

得,这明摆着是俩坑钱的。

张可在柜台后面问:“许阳,要不咱直接报警得了?”

小年轻都听乐了:“报警?呵呵,你们把人治坏了,还有脸报警?就算我今天走了,明后天我还得来,我们还要出外面说你们庸医害人的事儿。”

龙哥还在仰着头继续装逼中。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