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生动的一课(五更,求票)(1 / 1)

病人也懵啊,怎么没完了。

一个又一人,都陆陆续续来四五个中医了,还没完呢!还有人呢!

得了,很多病人都直接摆了个大字,不收手了,反而待会儿还得有人来,还得再伸出来一次,麻烦!

这群小中医的动作也很快就引起了其他科室的注意。

再然后……

曹德华就悲催了。

曹德华一直自诩自己是中医院里人缘最好的人,没谁是他不认识的,跟谁他都能熟悉起来,跟谁都能玩的起来,跟谁他都关系很好。

这把,面对这么多主任的质问,曹德华欲哭无泪了!

他还没法解释,谁让这屎盆子是许阳栽在他头上的呢!

……

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张可也没来诊所里。

许阳下班,照例上楼给张三千诊断治病。

张可还在厨房烧饭。

诊断完之后,许阳也进了厨房,他对张可道:“你爸已经没什么大碍,再吃两天药,也就不用老待在家里,可以出去走走了,注意避避风寒就好了。”

“嗯。”张可轻声应了一下,继续管自己炒菜,兴致也不高。

许阳迟疑了一下,还是试探地说:“可可,那张卡……”

张可斜着眼睛看了过来。

许阳立刻又把没说完的话咽下去了。

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的张三千,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看电视啊,他一直在盯着厨房里的两人,现在就连他都觉得这两人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了。

之前还是很融洽的,现在就很明显出现了尴尬。

张三千也暗暗自责了起来,都怪自己嘴欠,瞎捅破什么呀!

厨房里面的许阳也感觉到有些不自在了,今天感觉张可也不太想理他啊。许阳有些尴尬地抓了抓后脑勺,说:“那个,我还有点事,要不我就先走……”

听着这里,一直认真炒菜的张可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但是她也没说什么,就连头都没转过来,只是抓着铲子的手捏的更紧了一些。

“小……小许啊。”沙发上的张三千突然说话了。

“嗯?”许阳扭头看去。

张三千招了招手:“来,过来坐会儿。”

许阳稍稍有些怔,这还是这么多天张三千第一次主动跟他说话,还难得态度还这么好。

“哦。”许阳地答应了一声,走了过去。

张三千拍了拍身边的沙发,说:“来,坐。”

许阳坐了过去。

张三千问道:“小许,今年多大了?”

“嗯……”许阳想了一想,回道:“28,嗯,28了。”

张三千也听得有点奇怪:“怎么还犹豫了呢?”

许阳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张三千接着问:“哪儿人呀?”

许阳回道:“就本县的,仓兴镇的。”

张三千点点头:“仓兴的啊,家里父母都是干什么的呀?”

一键三连,标准三问!

正在炒菜的张可非常嫌弃地扭头看她老爸,一下子注意力没集中,手一抖,盐给倒进去半包了。

“哎呀!”张可低声惊呼一声,本想直接把这盘菜给倒了的,但是看了一眼还在那边叽叽歪歪的张三千。

她就又把菜给装起来了。

张三千其实聊得也很蛋疼啊,之前么,担心猪拱白菜,对许阳一直没个好脸色,就连许阳救了自己,他都不待见人家。

现在好了,是他自己嘴贱非要挑明这事儿,弄得现在这俩小年轻之间也出现了尴尬,他现在又开始担心猪不拱白菜了。

他现在又要按着猪头,别让猪跑咯!

张三千都觉得自己贱的慌,这什么事儿嘛,这叫!让自己处理的这叫一个稀碎!

可怜天下父母心,张三千现在真觉得自己很蛋疼!

……

吃饭了。

张可把那盘咸的令人发指的菜往张三千面前一放,她说:“爸,这是给你做的营养餐。”

张三千微笑颔首,突然开始自卖自夸起来了:“不错啊,我女儿真贴心!”

张可脸上挤出来一个假笑!

张三千伸了筷子去夹,放进嘴里一尝,脸色一下子就精彩起来了,还一直在吸气。

许阳看的莫名其妙,他问:“怎么了,张叔,不舒服吗?”

这个称呼也是张三千刚才跟他定的!省的许阳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

张三千强笑着摇摇头:“没有……厨艺真好……”

张三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又开始夸起女儿了!

“那我也尝尝。”许阳也想伸筷子。

张三千却捂了捂盘子:“哈,病人的营养餐,病人餐!”

“哦。”许阳又把筷子收了回来。

张可翻了一个大白眼。

张三千再一次觉得自己贱兮兮,尤其自己这张嘴,嘴贱个什么玩意儿啊?现在好了吧,自讨苦吃!

这顿吃的,那叫一个绝!

……

次日清晨,许阳再次去给病人复诊。

小中医们又全到了。

许阳继续带着小中医们去找那个胃吐血的病人诊断去了。

昨日用药之后,患者诸症皆退,也不头晕耳鸣了,肚子也舒服了,昨天还多吃了一些饭。

病人的妻子也很兴奋和开心,自从她老公得了胃溃疡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胃口不好,吃两口就吃不下了,没一会儿又饿得难受,吃了呗,又更难受。

昨天是难得的好胃口,吃的比之前稍微多一点,病人妻子还担心他会肚子难受,结果并没有难受的感觉。

两人在兴奋之余,也对许阳的诊治更有信心了起来。

许阳诊断之后,说道:“患者的脉象已经缓和了,饮食也增加了,但是一直有放屁,而无大便。”

“所以要在方子中做出一些调整,继续要益气补血,总得方向不能变。剩下的就是要养阴润燥加上消淤,再开一方吧。”

几人又开始抄方吧。

许阳开完方子之后,就回明心堂上班了。

小中医们继续排队给他诊断。

然后继续扫楼。

昨天还没扫完呢,再说了,患者的病情是会有变化的。没看这病人的脉证都变多少回了,他们也要时时关注嘛。

住院部,一下子又热闹起来了。

……

再一日清晨,许阳再过来复诊。

患者用了药之后,好几天不曾大便的他,终于排出了宿便,身体也舒服许多了。饮食和睡眠都变得好了起来。

西医那边也给他做了检测,胃吐血是早就已经停下了,之前大便潜血还是阳性,经过几日的治疗,现在已经变成阴性了。

至此,许阳可以说这个病人可以出院了,已无大碍。

这是他们学术中心成立后接手的第一个病人,虽然上手的时候很棘手,但经过几日的诊治,圆满完成了任务。

本以为只能靠着手术控制的疾病,被他们用中医治好了,而且效果非常好,现在患者诸症皆平,连胃溃疡的情况都好了很多,吃饭睡眠各方面都好转了。

许阳给他停了药,出院之后,就让他用饮食慢慢调养身体就好。

不过,对这个病人的诊治,也给这些小中医们上了生动的一课。

许阳的治疗效果太好了,基本上就是一剂下去,诸症皆退。而且期间患者的情况稍稍有些反复,许阳又根据脉证调整自己的用药,也是每次一剂下去,患者的不适就消失了。

而他们这些小中医是全程跟着参与的,能全程跟师参与这样的大病治疗,也让他们对中医临床诊治了解的更深一些了!

时时以脉证为凭,辩证病情,不停调整用药。只要辩证正确,用药正确,中医见效是很快的,而且疗效很好,病人有什么不舒服,立马调整,立刻消退。

这跟以往他们这些中医的思路完全不一样,以前中医治慢性病,都是一个方子吃一两个月的。

现在治这种大病,居然能如此灵活,见效如此之快。这也让他们真正全程体会了一把,所谓中医治大病的优势。

真正是获益良多啊!

当然,更妙的是,他们还学会扫楼了嘿!

就是今天曹主任咋还请假没来上班呢!

奇怪!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