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复诊(1 / 1)

他们在大学读书的时候还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真等出来了,就彻底懵了。尤其是他们这些人,原本就是资质平平的,只能回到县中医院来。

现在又没几个人找中医看病,就算来了,也不会找他们这些小年轻看,而且也都是来调养身体的。他们也很迷茫,不知道前路在哪儿,更不知道前途在哪儿?

像曹德华这种能混的,早开始混关系,混职称,混前途了。像刘景宁,则是搞中西医结合把自己搞糊涂,搞自闭了。

就连县中医院医术第一人钟华主任,也仅仅只是个主任而已。但其实说实话,他这个主任也不如其他科室主任吃香,中医科究竟是最穷的科室。

所以大家都很迷茫。

可现在许阳却给他们指明了一条道路,原来中医还可以这样!原来中医的路还可以这样走!原来中医还能这么做到这么多事情!

在这个小家伙最迷茫的时候,许阳出现了,他们怎么能不激动啊!怎么能没有热情啊,因为许阳就是他们的方向啊,而且许阳还这么愿意教他们本事!

别说下班了还过来,让他们睡这儿他们也愿意啊。

“许老师。”

“许老师好。”

小中医们都在跟许阳打招呼。

许阳也对他们点点头:“你们好,走吧,去看看病人怎么样了。”

一行人又去了病房。

此时的病人已经完全止住了吐血,神情也安稳了许多,前面还睡了一觉,也终于知道肚子饿了,而且还放了屁。

许阳跟后面的中医说道:“这是肠胃功能开始恢复了,胃气以降为顺,如果上逆轻则成嗝,严重的话就会吐。胃气向下的话,就会转成放屁了,这是开始恢复了,好事情。”

几个小中医纷纷点头。

许阳又看了看舌象,他说:“舌象跟早上一样,也是舌质淡,无苔。”

小中医纷纷记录病案。

许阳开始诊脉,稍顷之后,他说:“脉象两寸微,关尺沉弱。微脉主亡阳或者气血虚弱,上说‘脉者血气之候,气血既微,则脉亦微矣。’”

“左寸微,主证心气不足,肺虚气弱。右寸微,则是主证胸寒痞痛,冷痰凝结。你们在诊脉的时候一定要细致,寸关尺三部一定要一一诊到。”

“不要贪图省事,粗粗诊完整体脉象就好了,这样是会容易误诊的,我还是那句话,诊脉怎么样细致都是不过分的,因为你能从脉诊中看到很多东西。”

“比如微脉,就主气血两虚,中医的内治八法中就需要禁掉汗、吐、下三法了,这不能大意了,误用的话就会很容易生变。还有关尺沉弱,弱脉也是主证气血不足。总得来说,患者是脾胃虚弱之证。”

“患者的症状跟脉证是符合的,吐血两日,过于失血,自然气弱血虚,他的舌象和脉象都证明了这一点。脉证相符,为吉,证明病情没什么变化。”

“若是突然出现了相反的脉证,你们就要小心了,很可能是病情有了新的变化。这个时候,一定要仔细,要慎之又慎,别栽跟头。”

几个小中医都认真地记下来,这就是临床的经验,许老师每次都会这么毫无保留地告诉他们的,他们自然也不敢懈怠。

许阳接着说:“现在脉证已经很清晰明确了,所以我们的治法应当温运脾阳,并养荣血,佐以消淤,以理中汤主之。然后加归、芍补血,继续用三七消淤。开方子吧。”

许阳给他们开了方子之后,就回家了。

其他小中医又过来排着队在给患者诊脉……

病人夫妇已经很习惯这个待遇了。

翌日,许阳上班。

中午吃饭的时候,许阳又去中医院看了一眼。张可也待在家里一上午了,也没来明心堂。

许阳到了中医院,小中医们赶紧扒拉两口饭,又都赶紧跟过来了,这都快成一道风景了。

徐原跟许阳说道:“许老师,患者服药之后,今天说是脑袋稍微有点晕,还有点耳鸣。”

许阳则是问道:“那你们给患者诊断过了吗?”

徐原回道:“诊倒是诊过了,但是我们有点不太敢确定。”

许阳带着人就往住院部走。

患者老婆还在吃饭呢,她也没想到许阳掐着饭点又来了,得,人家挤出吃饭时间给你治病,你总不能自己还不乐意吧。

许阳又给患者诊断了一番。

患者老婆还问呢:“许医生,这个病情是不是又有变化啦?肚子倒是没有不舒服了,怎么脑袋又不舒服起来了?”

患者也好奇地看着许阳。

许阳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他反而在问这群小中医:“你们前面诊过脉了吧,都说说吧,是什么脉?”

徐原道:“我们刚刚讨论了一下,应该是细数之脉。”

许阳微微颔首,又问:“那你们说说为什么患者会头晕耳鸣。”

之前那个掐徐原脖子的壮汉小中医声音洪亮地回答道:“许老师,细脉多是主证气血虚弱,阳虚胃冷之候。而数脉则是主热证,但我想患者的数脉应该是数而无力,为虚热。”

“我想应该是患者因为大出血,气血过于虚弱,脾胃也是虚弱之极,失去了统摄之力。前药用了之后,反而导致了虚热上攻,才会让患者有耳鸣头晕之感。”

许阳点点头:“说的很好,很不错。正是因为如此,中医治病,尤其是治大病的时候,尤其是急重症的时候,是很少能一个方子贯彻到底的。”

“因为患者的病情是会有变化的,无论是好转了,还是恶化了。包括用完药之后,都会有新的变化。尤其是这些住院病人,你们一定要时时关注。”

“而且一定不能忘了观其脉证,你们这两天来,都看到了吧,患者的脉象都变了三回了,所以我们的用药也肯定要相应变化。”

“既然确定了是虚热上冲所致,那我们就守前方不变,但是要加入地骨皮和藕节,地骨皮可凉血不滞,藕节可通络消淤,再加一味药咸寒降火就可以了……”

说完,许阳准备带人离开。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