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倔老头说书(1 / 1)

许阳回到了自己家,夜慢慢深了。

他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曹德华的。

如果问许阳的最常联系人是谁,那指定就是老曹了。

老曹现在也是他们学术小组的负责人之一,别看老曹水平不怎么样,但混是真的能混啊,都混到他们学术小组里面了。

没办法,谁让他跟许阳关系好,他都是许阳的一号联络员了。

如果有一天许阳牛逼大发了,成为全国知名的大国手级别的临床高手,举国闻名,拥趸无数。

那个时候,老曹还能给自己冠一个许阳名中医的发现人名头呢。

民间的确有很多老中医在默默行医的,虽然医术很厉害,但却不为人所知。

就像李老,最开始就是个农村赤脚医生,虽然医术厉害,但是没人知道。也是被人发现了之后,晚年才名满天下的。

不过现在许阳也没这么厉害。

但这并不影响老曹搞关系的能力,老曹估计现在也在感谢宋强,他要是不给他妹夫出头,还认识不了许阳呢。

也混不到现在学术小组的负责人之一,如果这个学术小组真做成功了,那他老曹的履历上可有一条会金光闪闪的亮点!

所以老曹最近可积极了!

“喂,曹主任,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老曹语气有些兴奋:“喂,许医生,来活儿了!”

许阳微微一怔,今天学术小组才成立,就来病人了?

“好,我马上过来。”许阳挂了电话,就赶紧往中医院那边赶去。

老曹既然晚上还给他打电话,那肯定证明这是个棘手的病人,是不能耽误的。许阳心里也没任何怨言,以前在系统那边的时间里,他经常需要后半夜翻山越岭给人看病去。

现在在县城里,路修得这么好,还有这么明亮的路灯,别提多方便了。

许阳拿了张可的钥匙,骑上她的小电驴就往中医院跑了,这辆小电驴现在基本上已经被许阳征用了。

徐原今晚上夜班,正好也知道了这个消息,这小子也非常兴奋在他们小中医的群里喊:“快回来,学术小组接的第一个活儿来了。”

然后他配上了一个骚浪贱的挥手绢揽客的表情。

一时间,小县城风起云涌。

许阳骑车赶到中医院的时候,这些小中医们也都前后脚赶到了。

许阳上楼。

曹德华和徐原带着许阳往齐主任那边走。

齐主任倒也没下班,一群人回合之后就往住院部那边走了。

齐主任后面跟着那个女住院医师小慧。

许阳跟齐主任并排走着,齐主任跟许阳说道:“这个病人是胃出血,已经两天了。他常年患有胃溃疡疾病,而且有胃出血史。二十天前查出来大便隐血阳性。”

“前天因为商务宴请,喝了一杯葡萄酒,就突然吐血不止了,然后就赶紧送到我们中医院里来了。”

“我们经过保守治疗,但是效果不佳,吐血仍然不止。我们担心再这样下去可能会胃穿孔,所以打算立刻实施手术。”

“但是家属和病人不同意,不想做手术。然后咱们医院不是刚成立了中医攻克危急重症的学术小组嘛,我们就跟病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中医再试一次。”

“不过病人情况比较危险,再控制不住很可能会胃穿孔,可能会转成危重症,甚至于休克,还可能会丧失手术的机会。”

“所以如果今晚还不能止血,情况还不能好转的话。那明天早上我们肯定要转送到上级医院的。所以许医生,也请你谅解。”

齐主任对许阳是非常客气的,医生行业,是靠本事吃饭的,你有本事就能得到别人的尊重,许阳已经用他一个又一个的案例,赢得了全院医护人员的尊重。

许阳点点头,他道:“齐主任,我能理解的。如果因为医生延误治疗,而让患者转成了危重症,那这就是医生的责任了。”

齐主任也是微微颔首,然后从小慧手上把病例拿过来,递给了许阳。

许阳也开始看起了病例。

现在患者还只是胃溃疡出血,并未穿孔,如果真穿孔了,那就很麻烦了。穿孔之前,中医还是可以治疗的。一旦穿孔了,就不能再口服中药了。

没有哪门医术是完美的,中医并不能包治百病,很多疾病上还是西医更占优势的。

如果穿孔的话,那肯定是西医动用手术治疗是更合适的,不过中医可以在术后用针灸等外用手段进行配合治疗,帮助病人恢复。

哪怕现在,如果中医也控制不住的话,那也是要动用手术的。不然拖到穿孔,真的会很麻烦的。

不过因为患者不愿意手术,所以才给了中医一个机会。不然他们也不会邀请中医一起治疗了,肯定早就送去手术了。

在场的中医都知道,他们就这一晚上的机会了。

一行人进了病房。

病人的妻子也在。

病人妻子见这大晚上还进来乌泱泱一群穿大白褂的医生,她也有些惊讶,这都下班了,怎么还来了这么多医生?

齐主任对许阳道:“许医生,这就是患者了。”

许阳也正好看完了病例,他把手上的病例往后传,给了后面这些小中医们看。

许阳上前准备诊治病人。

病人妻子却是一愣:“他来治啊?”

齐主任点点头:“对。”

病人妻子道:“不是说你们这个什么小组是省里的专家负责吗?”

曹德华跟她解释道:“没错,何教授是学术带头人,但是何教授已经回省城了。这位医生是何教授的学生,也是实际上的小组负责人。”

“啊?这……”病人妻子看着许阳如此年轻的脸庞,心中满是腻歪。

对医生来说,尤其是中医,年龄真的是个硬伤。

许阳也微微有些皱眉。

病人妻子也不好直说,她就道:“我听说你们医院有个很厉害的中医,姓许,是吗?”

众人皆是一愣。

病人妻子见众人是这幅表情,她也愣住了,她问:“没这个人吗?我都听说他好几回了,他治好了一个一岁小孩的严重肺炎。还不用手术,用中药就治好了阑尾炎和肠梗阻。”

“然后那个城关派出所的副所长,不是说在省里住院了七个月都没治好,都快要截肢了,不也是他治好的吗?没这个人吗?”

众人脸色更古怪了。

病人妻子又问:“难道我听说错了?我也是听说有这个许医生很厉害,我们才愿意让中医来治的。”

许阳也有些腻歪,他问:“你从哪儿听来的?”

病人妻子回道:“就县里的中心公园,那边有个老头早中晚,一天说三四趟,他说他的阑尾炎就是他治的。”

后面的小中医们都憋不住笑了,敢情是那个铁杆中医迷倔老头啊。

嗬,还以为他干嘛着急出院呢,合着是给人说评书去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