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这小子不像好人啊(1 / 1)

许阳终于回到明心堂坐诊了。

他的生活很简单,只有两件事,治病与读书,仅此而已。

……

许阳下了班,又去看了一下张三千,他已经可以下床走了,许阳给他做了诊断,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许阳也放心了不少,张可脸上也多了很多笑容。

……

翌日,早晨。

张可给他爸送药进去,推开了房门却见张三千没有在床上躺着,而是站着在看着窗外。

“爸……”张可叫了他一声。

张三千的目光慢慢从窗外收回来了,回头看张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爸……”张可又呆呆地叫了一声。

张三千抚了抚自己这一头乱糟糟的长发,他问:“家里的那个剪子还在吗?给我剪个头发吧。”

张可更呆了!

……

张三千出来坐好。

张可在后面给他剪头发,自从她妈妈死后,好几年了,张三千一直很颓废,头发也是能不剪就不剪了,没办法了,就让自己胡乱弄一下。

几年过来,他还是第一次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让自己帮他剪个头发。这一刻,张可好像真的觉得他爸爸跟之前不一样了。

张可的技术也不怎么样,在后面小心地帮着张三千剪着头发,张三千则是看着前方,他微微叹息了一声,眼神中也没有了之前那样的颓废和厌世了。

张可问:“爸,你叹气什么?”

张三千默了默,说:“这几年苦了你了。”

张可手上的剪子顿时一停。

张三千满怀歉意地说:“是我这个做爸爸的不像话,不仅不能为你遮风挡雨,还成了你的负担,是爸爸错了。”

张可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张三千微微叹了一声,他说:“你妈妈走后,我很难过,所以什么都不想管,连活都不想好好活着了,是爸爸对不起你。”

“你也还是个孩子,还在上学,还要管我这个不靠谱的爸爸。后来我还中风了,害得你连书都不能读了。家里所有的负担都压在了你身上,可可,对不起啊。”

张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赶紧抬手压了压眼角,强忍着泪。

张三千拍了拍张可的手,他说:“以后家里的事情,不用你管了,一切有爸爸呢。”

张可赶紧点头。

张三千接着说:“爸爸已经好了,你就回学校好好上学去吧。明心堂是你妈妈的心血,爸爸会维护好的。爸爸以后不做那个不靠谱的老爸了。”

张可擦了擦眼角,用力地点了点头,她爸爸终于重新振作起来了……

张三千缓缓吐出来一口气,他微微笑了笑,说:“其实爸爸还是很厉害的,县中医院有个医生叫曹德华,你知道吧?”

“知道。”张可怎么能不知道这个货呢,每次都是他把许阳叫走帮忙的,害的明心堂生意受损!

张三千则是自信地说:“爸爸的医术比他还要好一点呢。”

“哦。”张可应了一声。

张三千有些奇怪地扭过头看张可,怎么没有预想中的惊喜和赞美呢?

张可倒是被张三千看的一愣,然后她立马转换了表情:“爸你真厉害!”

张三千这才满意地转回去,他矜持地说道:“其实爸爸还不算厉害的,你妈妈更厉害一些。县医院的中医科主任叫钟华,你知道吧?”

这不刚前段时间来找过麻烦的那个嘛,张可点点头:“知道……”

张三千道:“钟华主任的医术是县医院里最好的,也是咱们县里水平最好的中医。不过,你妈妈的水平比他还要好,所以你妈妈之前是我们县里最好的中医。”

“嗯……”张可应了一声。

“嗯?”张三千又迷惑地回过头,这孩子今天怎么不兴奋呢?

张可见自己老爸又转过头了,她立马改口道:“妈真厉害!”

张三千才又转过去,点了点头:“你妈妈是挺厉害的,不过爸爸也不差,以后明心堂有爸爸,你就放心吧。”

“嗯。”张可重重点头,有补充了一句:“还有许阳呢!”

“哼。”张三千突然哼了一声。

张可一愣,她问:“爸,你干嘛?”

张三千生气道:“别提他,说到这个臭小子我就来气!”

张可都听懵了:“啊?你瞎气什么呀?还不是人家救的你?不然你现在还中风呢。”

“哼,救我?”张三千一脸恼怒:“我看他是存心不良!”

张可也不乐意了:“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张三千生气道:“我怎么就不讲理了?就这臭小子不讲理,他……他还想把我关到楼下杂物间去呐!”

张可道:“不是没有给你关下去吗?再说了,人家一天来看你好几回呢,多关心你啊。”

张三千眼珠子一瞪:“他那是来看我吗?他……别有用心,存心不良!年纪轻轻,不好好钻研医术,一天到晚就知道……就知道……”

张可不满道:“人家医术很好的,不是还把你治好了嘛。”

张三千道:“那是他运气好,胆子大!不过是看了孙思邈的书,敢用上面的方子罢了。再说,他要真这么厉害,还用带……带一个小子来一起忽悠你嘛……”

张可没好气道:“什么呀,那是他的小徒弟。”

张三千都听乐了:“胡扯,他徒弟看着年纪比他都大!”

张可都无语了,理都不想理这个家伙。张可把剪子往张三千手上一塞:“你自己剪去。”

说完,张可气呼呼走了。

张三千看着张可,又气不打一出来:“嘿,这胳膊肘往外拐的!”

父女俩还没温情几分钟呢,得,又开始吵吵了!

张三千给自己稍微收拾了一下,刮干净了胡子,也稍微弄了弄头发,洗漱了一番,换上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

“可可,我去明心堂了。”张三千对张可喊了这么一声。

张可问:“你病好了吗?你就出门?我把许阳叫上来问一问,让他再给你看看。”

“不用。”张三千非常自信地说:“爸爸也是个医生,我能不知道自己的情况吗。”

说完,他就推门出去了。

“哎!”张可一急,只能赶紧换鞋子追出去了。

张三千下了楼,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自从病倒之后,他就好久没有出过门了。张三千脸上重新露出了温和和自信的笑容,往外走去。

张可在赶紧追。

张三千熟门熟路地出了小区。

小区老保安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还揉了好几下眼睛。

明心堂就在小区外面的沿街商铺,张三千转身就奔着明心堂去了。

站在路边上,张三千看着明心堂的招牌,心中也是无限感慨,想起了那段时间跟妻子苦苦奋斗的岁月。又想起了这段时间,自己女儿的苦苦支撑,张三千心中更添愧疚。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