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我也是被拐的(1 / 1)

“有意思。”嫌疑人笑了:“你这个医生很有意思。”

许阳则有些不置可否,没有说什么。

嫌疑人看着许阳,眼中慢慢露出了回忆之色:“其实你跟我之前遇到的一个老中医很像,他是我之前遇到的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所以我也愿意跟你说话,跟你聊天。”

许阳抬头看她。

嫌疑人则是靠在床上,她看着对面的白墙,慢慢地说道:“其实我也是一个被人拐走卖掉的女人。”

“嗯?”许阳顿时露出了意外之色。

门外的曹达华一直在监听着里面的对话,他听到这里,也不禁露出了诧异之色。

另外一个录音和记录的警察也怔了一下。

就剩下干站着的曹德华啥都不知道,他见这两人的表情一下子都丰富了起来,他都焦急了,他问:“不是,怎么了,里面聊啥了?”

曹达华看了他老哥一眼,没好气说:“涉案秘密,你瞎打听什么?”

曹德华立刻不乐意了:“那许阳不是还进去了吗?我就听听还不行吗?”

曹达华道:“他是我们邀请进去的,你少掺和,这都是案件机密,你要没事,就赶紧走开。”

曹德华生气道:“嘿……臭小子,还不是我帮你请的许医生啊,卸磨杀……哥啊,你!”

曹达华理都不想理他,继续监听里面的对话。

曹德华讨了个没趣,在这边干站着,心里又痒痒的,但是又没办法知道详情。都快烦死他这个老八卦男了,曹德华暗暗地啐了他弟弟好几口,然后气呼呼地走了。

病房内。

嫌疑人陷入了回忆,慢慢说:“时间太长了,我也忘记了我叫什么名字了,我被卖走之后,那家人就把我关在铁笼里,他们叫我阿梅,所以我也就叫阿梅了。”

“我也忘了在铁笼子里关了多久,那家人很穷,有三个儿子,全是光棍。他们把我买了之后,我就成了他们三个儿子的老婆。”

“也不知道关了多久,他们见我终于肯老实认命了,才把我放了出来。然后我就开始给他们家干农活,给他们干家务,给他们家当牛做马。”

“但是他们对我很差,不是打就是骂,我也从来没有上桌吃饭的机会,都是他们吃剩下的再给我,但很多时候也没有剩下的,他们自己粮食都不够吃呢。”

“所以我常常饿肚子,有一次我去厨房偷了一点东西吃,然后被发现了,他们就把我打得半死,好几天没起来床。”

“再后来他们的妈也死了,我就也同时成了老头子的老婆。老头子很爱喝酒,喝完酒就很喜欢打人。”

“有一次,他喝完酒之后,又把我狠狠地打了一顿。打完我之后,我就觉得肚子好疼,疼的都受不了了,他们也不肯管我,也不给我找医生。”

“还是一个老中医跑到我们这边山里来挖草药还有治病,他看到了倒在路边的我,就给我熬了一些药,还给我扎了几针,他告诉我,我是流产了,我怀孕了。可我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是那个老中医救了我的命,不过我没有告诉他,我是被拐的。他还想继续给我治,但是被他们发现了,他们就把老中医赶走了。”

“然后又是对我一顿打骂,不过那一次我没哭,

我反而是笑了。再后来,我去找了点老鼠药,把他们一家都药死了。”

许阳心中顿时一震。

屋外的两个警察也顿时一惊,她身上竟然还有这么大一桩命案!

嫌疑人干瘦的脸上反而还浮现了笑容,她说:“药死了他们之后,我拿了一根烧火棍开始打他们,一下两下,我一直打,一直打,打的我自己都没有了力气,打的他们都看不出了样子。”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但是我真的恨他们。我陪着尸体过了一夜,我给自己做了饭,做了好多好多,这是我卖去他们家吃的第一顿饱饭。”

“那天的饭菜真的好好吃,我现在还记得那个味道,很香很香,我吃的很饱很饱,吃饱的感觉真好。然后我又把老中医送给我的药熬了吃了,身体也好多了。”

“我把家里的钱都拿了,吃的也都拿上。然后我一把火把那个破房子给点了,把那几个人都烧个干净。然后我跑了,我真的跑出去了。”

“可我也不知道去哪儿,我不认识几个字,我也是被人从山沟沟里面拐出来的,这里也是山沟沟。我去了镇上,我怕被抓走,就躲到了一辆拉货的车里,我也不知道他开了多远,开了多久。”

“我就一直睡啊,睡啊,我好久没有睡的这么好了。后来我醒了,车也停了,我从车上下来,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这个时候我看见有个男人在用糖果逗一个小孩玩,我知道他是个人贩子,呵,我没有文化,但是我能用鼻子闻出来他是不是人贩子,你信吗?”

嫌疑人看向了许阳。

许阳一怔,不知道该怎么回。

嫌疑人又露出了笑,她说:“你跟那个老中医一样,也不爱说话。我被人贩子拐过,我能闻出他们身上的味道,我真的可以,我知道他要拐这个孩子。”

“不过我没有去找警察,我知道他骗不走这个孩子。然后,我过去拿下了他手里的糖,我来哄这个孩子,是个小男孩,他很喜欢我,看见我之后就喜欢黏着我,想跟我出去玩。”

“我问那个男的,要去哪儿?他傻了。呵呵……”嫌疑人又笑了:“我还记得他的傻样,那是我第一次拐卖孩子。”

“他们都说我很厉害,很有天分,孩子都很喜欢我,都很相信我,好多人被我卖了,都还在相信我。”

“那个男人问我叫什么,我说我叫阿梅。后来我就成了他的女人,跟着他一起走南闯北,干各种坏事。”

“再后来他就病了,没地方治,也治不好,就死了,死的很难看。然后我就当了我们这伙人的老大,继续干!”

“医生,你相信好人有好报吗?”嫌疑人问许阳。

许阳微微一怔之后,点了点头。

嫌疑人说:“我不信,我是一个好人,可为什么我要被人拐走。我给他们家当牛做马,可为什么他们要那样对我。”

“我是一个好人,为什么要让我遇到这些最坏的事情?为什么让我一个人这么命苦呢,为什么?我想不通啊。”

“所以我不想做好人了,我跟着他去拐了很多人,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很自在,我想最开始那个把我卖了的人,也跟我一样开心。做坏人,很痛快的!”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