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真正脱险(八更,求订,求票)(1 / 1)

许阳有些赞许地看了看徐原,这小子进步很快啊。

许阳道:“没错,邪之中人,初必在表,失治才会由表入里,正气越虚,邪陷越深。病邪都是由表入里,所以表既是邪之来路,也是邪之出路。

“我们中医治病,从来不是要消灭病邪,而是要把它赶出去。强行消灭,肯定会伤害身体的,而是要扶正祛邪。”

“病邪既然是从太阳经来,那就要通过各种办法,将其再通过这条路透发出去就好。千万不要见病治病,一定要知道病邪的来龙去脉。”

“喻昌曾说‘邪陷入里,虽百日之久,仍当引邪由里出表。若但从里去,不死不休。’他说的虽然是痢疾夹表湿内陷者的治疗办法,但是也是百病的治病道理。”

“你以后在临床上一定要小心注意这一点,不然肯定会栽大跟头。一定记住,诸症续当解表,一旦有表实,就一定要先解表。”

“一旦表不解,反而误用补法,就会闭门留寇,后患无穷;误用攻法,就会使病邪深陷入里,就更危险了,这些全是医生的过失啊。”

徐原认真地点了点头。

曹德华也听得颔首不已。

曹达华想了一想,问:“是不是想要她体内的冰块弄出来,就要把她的被子给掀了,不然冰块出不来。如果反而在里面瞎搞的话,冰块也出不来,反而吸收更多热量,那病人就危险了。”

许阳听得眼睛一亮:“不错,这个比喻不错,曹队长,你也很有做中医的潜质啊。”

曹达华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我还是抓贼去吧,医生这种高级活儿,我可不会干。”

曹德华也笑了。

许阳摇头笑了一笑,对徐原说:“这个病人就是典型的沉寒痼冷之证,外邪深陷入里,冰伏在体内是极难出来的。像这样的病人,只能用汗法,加以托透将其冰寒由表而解。”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内经》上说‘擅治者治皮毛也’,古来医家皆视汗法为小伎而,实则大错也,擅用汗法者,妙用无穷。日常生活中,运动运动,出出汗也是有好处的。”

许阳道:“好了,开方子吧。”

徐原拿出纸笔开始抄方。

许阳的方子跟昨天差不多,还是用了大剂的附子,一样用了200g,现在患者体内冰寒未解,还需要继续扶阳,然后也用了120g山萸肉固脱。

他只是在昨天的破格救心汤合参蛤散的基础上进行加减,减去了几味药,然后又加了麻黄和细辛。麻黄可以开表闭,细辛则是托透大将,能把体内的沉寒痼冷都托出来,由表而解。麻黄汤是单煮的。

许阳把方子说完,然后道:“去找你们院长签字吧。”

“是。”徐原熟门熟路地奔着院长办公室去了。

许阳则是对曹达华说道:“走,去看看你师父怎么样了。”

“好。”曹达华赶紧点头答应。

曹德华也回去了。

反正也在这一栋楼,两人就直接下楼去了病房。

许阳给高兴亮做三诊,高兴亮这才第一次真正见到许阳的模样,他这一见,才是真的惊呆。

他之前从自己爱人嘴里知道了许阳很年轻,但他也没想到许阳居然这么年轻,许阳的年轻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许阳也给他再诊断了一番,他脚指头上的脱疽已经基本恢复了,双腿电击样的剧痛早就停了,现在基本恢复的差不多了,还能下地走两步了。

许阳再度给他诊完了脉,嘱咐他再吃几剂药,差不多就能出院。到时候他再给他看看,再给他开善后的药,但善后的药估计要吃很长一段时间。

夫妻俩对许阳也是千恩万谢。

尤其是他的妻子,前段时间真的是看着吓人,都绝望到麻木了,如同木偶了。现在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容,也有了人气。

许阳心中也是宽慰不已,这就是医生存在的价值,他不仅仅是在挽救患者的生命与健康,更是在挽救一个个家庭的幸福。

给高兴亮诊断完之后,许阳重新上楼。

此时,徐原已经煎好了药,拿了过来了。

三人进门。

许阳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上午九点钟。

许阳对徐原道:“煎煮了600毫升的汤药,给她分三次服用,选在午时阳盛的时候,以助正气。每次服用对入之前分开煮的麻黄汁50毫升,得汗后止服。”

“好。”徐原答应一声,开始给病人喂药。第一次,喂服完成。

曹达华则问:“许医生,她要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脱险,可以接受审问?”

许阳想了一想道:“要看治疗效果,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早上,应该就有精神了。”

“好。”曹达华重重点头。

几人都在密切观察。

有些得空的小中医们也都过来跟着学习了,这可是他们中医科第一个接手的危重症病人啊。

以前中医科是不可能会接手这样的病人的,别的科室的重症病人顶多会邀请他们去会诊,仅此而已。

所以这次,大家都有些兴奋。

许阳也就在走廊上,跟他们说起了治疗这样病人的要点,这群小家伙也一个个都老实地记起了笔记。

曹达华和另外一个刑警也在一旁听了半天,虽然没怎么听懂,但是感觉很厉害。

服药一个小时之后,10点。

徐原来报,患者仍未出汗。

众人皆皱眉。

半个小时之后,患者还未出汗。

曹达华心里咯噔一下。

徐原也稍稍有些慌乱,他问:“许老师,现在怎么办?”

许阳看了看时间,10点半,他道:“缩短给药时间,给她加服一次。然后再开个方子。”

另外一个小中医回道:“许老师,药房已经去进附子了,附子不够了。”

许阳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哭笑不得:“这次不用,找个厨房就行。用鲜生姜切成末,然后加红糖和白胡椒粉,煮一碗汤过来,以助药力,辛温发散。”

“知道了。”小中医跑开了。

曹达华一愣,问:“这不是发汗的汤吗?”

许阳点了点头:“没错,这也是中医思维,现在正好能用的上。”

旁边那个年前刑警问:“那我以后感冒能用这个吗?”

许阳回道:“风寒感冒就可以,最开始感受风寒,风寒束表的时候,用这个发发微汗,也是有用的。但要是还不解表,就来医院找医生看吧。”

“好,知道了。”两警察都把这个小方子记了下来,省力啊,家里厨房就能做。

很快,这个生姜胡椒红糖汤就送来了,也一起给病人喂服了下去。

中午,到了饭点。

徐原来报,患者头部见汗了。

外面众人皆是振奋。

稍顷之后,徐原再次来报,患者的脖子胸背部也都出汗了。

众人更是振奋不已。

许阳也是不停颔首,这是开了表闭,伏寒外透了。

许阳又提醒众人:“汗法虽好,但是一定要注意不要过于大汗,过汗也是会出问题的。像这个患者已经开始出汗了,就不能再继续解表了。”

“徐原,剩下的麻黄汤丢掉不要了。把方子剩下的汤药给她继续服用……”

“好。”徐原精神振奋地去忙活了。

傍晚,许阳再给患者诊断了一番。患者下午也睡了一觉了。

她表闭已开,肺气宣发,伏寒外透,真阳覆布,背部冰冷已经消失。上肢厥冷已经消失了,喉间的痰鸣生已经消失了,唇和指甲的颜色也转成淡红色了。

喘息彻底安定,剧烈的痉咳也差不多停了下来,下午过来半天,只咳了一两次。肺为声音之门户,肺也主调通水道。

现在得汗了,伏寒得透了,她终于能正常说话了,之前是连正常说话的能力都没有的。而且小便增多,脚部浮肿也消散了不少,原先是腿足肿烂如泥的。

此时表气一通,营卫亦和。现在就是吐痰很多,但是胸中的憋闷感已经大为松缓。汗法再次立功,正气已经开始恢复了。

到这里,许阳才敢说患者真正脱险了。

傍晚了,小中医们都没走,还有钟华、曹德华等主任级别的中医也都过来看了。好几个西医主任也都在外面看着,杜月明也在。

许阳出来看着众人,微微一笑:“两天的奋战,终于……彻底让患者脱险了!”

“好哦。”门外响起了欢呼声。

几个西医也过来查看了各项生命数据,的确脱险恢复了。

许阳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对曹达华道:“曹队长,现在病人也能说话了,精神状态还可以,你们要审讯的话,也可以进行审问了。”

“好。”曹达华重重点头。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