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开门逐盗(1 / 1)

翌日清晨。

许阳起床,在楼下买了两个包子,味道一般,不如明心堂楼下的。许阳就这么凑合着吃了,然后直接去了中医院。

许阳已经不是什么生面孔了,中医院医护人员都认识他。许阳一进去,大家就都看向了他。

许阳的战绩太彪炳了,这半个多月,在他们医院里治疗了多少个疑难重症啊。尤其是最近治的这两个,简直是奇迹!

许阳以一己之力,改变了全院医护人员对中医的看法,包括中医自己也对中医有了新的认识。

“许医生,你来了啊。”护士小姐姐过来跟许阳打招呼。

后面护士台一群小姐姐伸着脖子在看。

许阳也对其点了点头,温和地笑了:“来了。”

小姐姐问:“许医生吃饭没?要喝点什么吗?”

许阳笑着摇摇头:“不用了,我吃过了。”

小姐姐露出了有些腼腆的笑,她咬了一下唇,道:“许医生,可以加您一个微信吗?”

许阳回道:“我没微信。”

“啊?”小姐姐顿时一怔,然后脸色瞬间垮了。

“好吧。”小姐姐委委屈屈地答应一声,然后低着头回护士台了。

其他人赶紧问她:“怎么样,怎么样?”

小姐姐都快哭了:“他拒绝我了,他居然还骗我他没微信!”

“啊?这……也拒绝的理由太过分了叭……”

“对啊,我舅舅六十多了,还学着玩微信呢。”

“哎,有本事的人果然高冷。要不我去试试?”另外一个小姐姐有些跃跃欲试。

“去啊,你去试试。”

“哼。”前面那个小姐姐哼了一声。

后面这个小姐姐带着跃跃欲试的目光转过身去:“哎?许医生呢?”

几人再看,许阳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几人只能哀叹,许医生真的好高冷啊。

许阳直接上楼找了曹德华,老曹现在基本上就是许阳的联络人了,曹德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着就多了这么一个身份,莫名其妙就上路了。

曹德华带着许阳往住院部走,他对许阳道:“那个病人现在关在单人病房里面,就像你说的那样,她用完了三剂药,在第三剂药还没用完的时候,就觉得饿了。”

“然后稍微吃了一点东西之后,再把剩下的汤药喝完就安稳睡下去了。她现在的状态还不错,所以就没送进icu,直接住在单人病房。”

说着,两人就到了病房了。

正好曹达华也在,徐原也在,前面是徐原带着曹达华过来的。

“许老师,您来了啊。”徐原露出了欣喜之色。

曹达华也笑着打招呼:“许医生,早啊。”

许阳也对两人点点头:“早,患者情况怎么样了?”

徐原说道:“还可以,各项数据都显示已经脱险了,在转归中。我前面也进去给患者诊断了一番,舌象之前的灰腻舌苔和瘀斑已经褪去了,脉象也好转了许多。”

“喉咙间的痰鸣声已经消失了,而且也能说话了。手足厥逆的情况也有好转,只是双手已经回温,双足还是非常冰冷。”

许阳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

徐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许阳倒不是说夸徐原现在有多出色,而是他的心态已经变了。眼前这样重症患者,现在他也敢去给人家诊断了,敢参与了,这就是好的转变。

“走吧,进去看看。”一行人又走了进去。

患者躺在病床上,身上带着各项的生命检测的仪器,只不过她的手却是戴着手铐锁在病床上的。

许阳进去先看了看她的面色,之前那吓人的青惨色已经褪去了,舌象也跟徐原说的一样,喉间痰鸣也消失了,也不像之前那样喘息抬肩了。

许阳也给她诊了脉,雀啄屋漏之脉已经消失了。许阳发现她的上肢已经回温了,但是下肢还是很冰冷。

许阳微微颔首。

曹达华问:“她现在能接受我们的审问吗?我前面进来过,问了没两句,她又闭上眼睛了。”

许阳说:“现在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她并没有完全脱险。她的病情虽然有了转机,但是阳根未固。她久病重疾,一身气血耗尽了,阴竭阳亡。”

“我在一昼夜时间给她用了600附子,勉强保住了一缕残阳。你看她的下肢还是冰冷非常,现在就要看着一缕残阳能不能挽回了,这就是她真正的生死关键。”

曹达华有些担忧地问:“有把握吗?”

许阳宽慰道:“早已经过了最危险的时候了,不过现在仍然不可以大意。”

许阳看了看患者,见她盖着厚厚的被子,还微微有些缩起了身子,像是很畏寒,现在还没出夏天呢,她竟如此怕冷。

许阳又问:“曹队长,你们抓捕她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盖着厚被子吗?”

曹达华道:“没错,而且她的衣服都是厚厚的棉衣。”

许阳点点头:“这人是盛夏也不离棉衣啊,虽然重病许久,但是仍然是恶寒无汗,胸痛彻背,憋闷如窒,她现在都还带着呼吸机呢,而且背部也是冰冷非常。”

“她的体内仍然是沉寒深陷,寒邪冰伏,营卫闭塞。少阴亡阳和太阳表实同时出现了,这可是一大难点啊。”

曹达华一句也没听懂,他问:“什么意思?”

许阳回道:“人身啊,分表和里,表证是轻的,病邪是先跑到体表来的,如果一直不从表解,就会往里面慢慢传入,就到了里。”

“她现在里面是沉寒痼冷,寒邪深陷入里,我之前只存的一丝残阳,勉强保住了她的命,但是要让她状态好转还不容易。”

“而且她现在是表实,就类似于先往你身上倒了一大堆冰块,然后用厚厚的棉被把你和冰块包紧了,不让寒气跑出来。”

曹达华微微吃了一惊:“这么严重啊!那怎么办?”

许阳问徐原:“你说怎么办?”

徐原顿时一怔,又考试了?

徐原心思急转:“额……应当……应当……”

许阳和曹达华都在看他。

“额……”徐原还在想呢,眼珠子转啊转,一下子转到了曹达华身上,他立刻惊呼一声:“哦!”

“嚯!”就连曹达华都冷不丁被他吓了一跳。

许阳也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子怎么一惊一乍的?上次就把那俩夫妇吓一跳,这回又来!

徐原却不管曹达华的情绪,就有些兴奋地说:“我知道了,治法跟他的师父一样。诸症续当先解表,寒邪深伏体内,要先开门逐盗,邪之来路,便是邪之去路。当开表闭,然后托邪外出,当能解此危机。”

“对吗?”徐原紧张地看着许阳。

许阳微微颔首:“说的不错。”

徐原一下子就更兴奋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