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吭哧吭哧喝粥(1 / 1)

许阳回去了,患者的病情已经稳定了,他再守着也没什么必要了,接下来有人负责用药就可以了。

许阳出了中医院的大门才发现现在已经是傍晚了,许阳慢慢骑着电动车往回走,这一天,可真是够惊心动魄的。

许阳骑车回到了明心堂,现在明心堂都关门了,许阳拿出手机才发现有张可发来的短信。

许阳索性骑车进了小区,把小电驴停好,然后直接上楼找张可去了。

“你回来了啊?”张可露出了惊喜之色。

许阳对着她点了点头,露出了笑容:“回来了,你爸怎么样了?”

张可说道:“用药两天了,手脚已经能动了,前面下床稍微走了走,但还是不怎么利索,我没让他出房间。”

许阳道:“好,继续用药,晚上再吃一次,再用个一两天,应该就差不多了。”

张可问:“你吃饭没,饿了吧?”

许阳顿时一怔,这才想起来,自己到现在才吃了一顿早饭。张可不说他还没觉得,她一说,自己立马就饿得不行了。

张可露出嫌弃的表情:“咦……你看中医院抠门抠的,连饭都不管你吃啊。”

许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张可把许阳拉进来,说:“来吧,家里煮了粥,喝粥吗?”

“好。”许阳走进来,在餐桌旁边坐好。

张可把粥给许阳端过来,又给他拿了一盘白煮的手抓羊肉。

许阳看的一愣:“这不是你爸的餐吗?”

张可笑嘻嘻道:“对啊,但他又吃不了这么多,倒掉多浪费啊,这又不是农村,家里可没养猪哈。”

许阳则没好气地说:“你把我当猪喂啊?”

张可看着许阳,挑了挑眉:“那你给大爷表演个吭哧吭哧喝粥呀。”

许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端起碗来,吸溜一口,可是这一口却吸的有点急,再加上许阳早已饥肠辘辘,这一口下去,居然噎住了,他又咳了一下,结果还真发出了吭哧的声音。

“噗……哈哈……哈哈哈……”张可笑的花枝乱颤,上气不接下气。

许阳也用手捂着额头,丢人了……

张可把身子转过去,憋着笑道:“我装作看不见,啥都看不见哈。”

许阳赶紧顺了顺气,才把粥咽下去。

许阳摇摇头,不跟这个女人一般见识,他喝自己的粥。

张可问:“怎么了,病人很棘手吗?”

许阳点点头:“有点麻烦,不过现在好歹算是控制住了,还是要谢谢你啊。”

张可一愣:“谢我?”

许阳道:“对了,你今天做了什么了,不是说咱们的账号被他们的粉丝攻陷了吗?”

听到这个,张可立刻眉飞色舞起来:“我正想跟你说呢,不是我,是李晴他们老板……”

许阳一时间露出了迷茫之色。

张可赶紧提醒道:“就是上次你在中医院治好的异位阑尾炎的病人,他女儿就是李晴老板。”

“哦!”许阳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前几天他跟着何教授去中医院的时候,还见过何灭绝呢。

张可道:“哎,我说人家老板可够仗义的啊,你治好了她老爸,人家转手就是一份大礼。我去,你前面是没见着,人家那文章软钉子暗刺子一大堆呢。”

“嚯!你等会儿可以去看看啊,她们公号的女粉丝太多了,一下子就全都堵到了桂皮医生的微博底下骂街去了。”

“嗨,都是女人,大家都知道痛经的痛苦。他还非跟她们说可以经期吃寒凉的东西,大家都有生活经验,疼的死去活来的是她们啊。”

“你说这个研究,那个研究没有用的,人家有切身感受啊。所以一时间风起云涌,局面逆转啊。嚯,我跟你说,这个现实世界啊,都说女人能顶半边天。”

“但是在网络世界里面,女人可就是整片天了。四千万的大v也招架不住了,投降删微博了。陈夏都看傻了,他还说我们有这么大的靠山怎么不早说。”

许阳也听得有些懵,原来是她帮了自己,所以自己才完成了系统任务,进入了治病练习室里,才提高了自己救人的把握。要是没有她这一出的话,今天自己的救治,很有可能成功不了。

许阳一时间也有些感慨。

张可则是对许阳道:“许阳,你有空可得谢谢她啊。”

许阳也点了点头。

张可又问:“哎,你俩很熟吗?”

许阳摇摇头:“不熟,我记得好像上次她说要跟我交换联系方式,说是要帮我们诊所做宣传。”

一听要给诊所做宣传,张可立马来精神了,她问:“真的吗?人家可是超级自媒体诶,那你怎么说啊?”

许阳回道:“我没跟她换电话,我说这种宣传的事情是你负责,让你去联系他。”

张可一下子就急了:“那你怎么回来没跟我说啊?”

许阳歪着脑袋想了一下,他道:“当时赶着治病,那个病人的病情比较复杂,又处理了很久,又弄了很多事情,我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许阳端起碗又要喝粥。

张可一把把他嘴边上的碗抢下来,她生气道:“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忘,你还好意思喝粥呢?”

许阳想了想,点了点头,他说:“也对,的确没脸喝粥了,那我还是吃羊肉吧。”

说完,许阳去抓羊肉吃。

张可白了许阳好几眼。

许阳吃着羊肉,还说:“我明早还得去中医院看那个病人的情况,明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知道了。”张可应了一声,然后又愤愤地瞪了许阳一眼,威胁地说道:“早晚把你工资扣光!”

许阳笑了笑。

……

中医院。

杜月明送郭局离开。

两人往外面走去。

郭局前面又去看了一下自己老婆,已经好多了,他也观察了自己老婆的舌苔,原先的满舌黄苔,现在也已经褪干净了。

他的确不怎么懂中医,但是这一切都跟许阳预计的一样,一副药下去,他爱人的上焦假热已经消失了。

而且她爱人现在已经不疼了,晚上还吃了点东西。许阳给她开了四剂药,虽然药没吃完,但是郭局估计,药到肯定能病除了。

一时间,郭局的心里也有些复杂,郭局叹了一声。

杜月明在一旁看了看郭局的神色,他问:“领导,有什么不开心的吗?”

郭局摇了摇头:“不是,就是有些感慨。”

杜月明问:“是因为许阳医生吗?”

郭局微微颔首:“对,不过还有你。”

杜月明顿时一怔。

郭局扭头看向杜月明,他说:“其实……你是对的。”

杜月明露出了意外之色。

郭局说:“我们一直都在提要让中医发挥更大的作用,但很多时候只是嘴上喊喊口号,真正落实到行动上却是寥寥无几,甚至颇多掣肘。”

“其实现在中医并没有发挥它真正服务于人民的作用,老百姓想要找一个能治病的好中医看病,却不知道上哪儿去找。”

“很多中医也甘心做慢郎中,也甘心只做一些调养身体的事情,不想着去治病,也不敢去治病。”

“但是许阳医生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他真的给了我很大的惊喜,他让我真正看到了中医治病的优势,而我们之前一直没有把这样的优势发现和挖掘出来,这是我们的责任啊。”

“之前我还怀疑你们给的医案和资料很有可能是在夸张,看见他的大胆用药,我还一直认为是他过于鲁莽,风险极大,但是今天看见了,我才知道什么叫艺高人胆大。”

“或许他真的能带出来一批能治病敢治病的中医来,能真正发挥中医治病的优势。其实这是我们本县的幸事,也是老百姓的幸事。”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给他们足够的保障,不能让他们费尽心思救人,还要自身承担风险。摸着石头过河吧,也许我们这种模式会成功也说不定。”

“或许以后别的医院,别的县市都要学我们的模式呢。我倒是真的很希望能看见我们中医院里能出来一批真正能发挥中医优势治病的真中医,那时候才是真正的中西医发挥各自优势,互补不足。”

“别让老百姓想找中医治病,都不知道上哪儿找去。现在的老百姓连中医院里的中医都信不过了,这是我们的责任啊!”

郭局再度叹了一声,微微抬头看向远方,他又想起了许阳之前说的话:“中医,当为人先啊!”

杜月明也再度露出了微笑。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