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奔跑送药(1 / 1)

方子开下去之后。

其他人还在外面等着。

还是曹德华考虑周全一点,他道:“医院的煎药房离这里有点远……”

杜月明也听得一愣。

对吧,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现在找中医治病,基本上都是些慢性病,或者别的病,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医院里的急救是轮不到中医的。

所以中医开的药,都是在煎药房里面慢慢熬好了,然后再拿过来给病人喝。甚至很多病人,都是直接回家了,下次再过来拿。

像有些农村病人,不方便过来拿的,他们医院还有快递服务,把中药灌好包装好,直接快递送过去。

平时这么用,自然没什么问题。

但现在是急救啊,而且他还要武火急煎,随煎随服。煎药房离着这边好几百米呢,还得跑好几层楼,这怎么送药啊?你也不可能拎一个煤气灶在这儿门口点了吧?再说这会儿也找不到煤气灶啊!

杜月明一下子都有点懵了。

站在曹德华后面的那几个小中医说道:“杜院,要不让我们来送药吧。”

杜月明看了过去。

一人说道:“对,我们治病帮不上什么忙,但是送药跑腿还是可以的。”

另外一人也说:“我们人多,一起来回送药,肯定能保证药力接续的上。”

杜月明看看这几个热血小子,他重重点头:“好。”

然后他又问许阳:“许医生,你觉得呢?”

许阳也点了点头:“好办法,但是记住,每次只能舀出来两调羹的量,等一个人到了,另外一个人再拿两小勺过来。”

“知道了。”这群小中医都冲去煎药房了。

许阳深深地看了他们的背影一眼,进入了抢救室。

郭局有些不解地问:“为什么一次只拿这么一点?”

杜月明解释道:“武火急煎,是没有办法的急救措施。最开始时,煎煮时间短,药力释放不够充分,所以需要随煎随服。”

“若是一次性拿太多过来,那一整碗的药力都不足了,反而起不到足够的效果。另外两小勺的汤药放在碗里,这一路跑过来,到这里的时候温度也已经下来了,可以马上入口服用了。”

郭局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杜月明又看了这位领导一眼。

很快,就有一个小中医拿着两小勺的汤药吭哧吭哧跑过来了,一路跑进了抢救室,他是跑楼梯上来的,可不敢等电梯,跑楼梯可太累了。

送进去之后。

许阳拿了药,立刻给患者喂服。

服用完之后,小中医拿着药碗又跑出去了。

然后另外一个小中医又拿着两小勺药跑楼梯送了上来。

这群小中医就跟接力赛跑似的,粗气一个喘的比一个厉害,主要是爬楼梯太累。他们医院是有电梯的,但是这会儿,谁也不敢坐电梯啊。

抢救室门口的人也越来越多,大家都被这一幕中医急救看的有点呆,因为他们从来没在现实中见过中医急救啊。

全国好像也只有广安门医院有中医急救科,但是他们没去见过。

曹德华又赶紧维持秩序。

这门口虽然围了不少人,但大家都让出了一条宽阔的道路,一条供给这些小中医们的送药的生命通道。

大家也都知道这里面正在抢救的患者的身份,她是个该死的人,但她的命现在关系着好几百个家庭的幸福。

她现在还不能死!

这些小中医们送到药,也不仅仅只是为了救这个人贩子的性命,更是在救那千百个家庭和那些被拐卖的可怜人。

“加油!”也不知道人群里面是谁喊了这么一声。

送药的小中医倒是被喊得一愣。

“加油!”

“加油啊!”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喊起了加油,给他们鼓劲,也是在给里面急救的许阳鼓劲,一定要加油啊!

小中医心中感动不已,眼前竟有些模糊了起来,在一声声加油之中,他们不停地把汤药不断送进抢救室。

旁边的医护人员也一个个都看的感动了起来。

“要帮忙吗?”又有人喊了一声。

正在小跑送药的小中医摇摇头,喘着粗气说:“不用,你们不认识路,也不知道抢救室里的情况,我们自己来就好,我们可以的!”

……

这场面看的杜月明和曹德华等人都激动了起来。

曹德华撸起了袖子,跑了出去,他道:“我也去拿药,我还跑得动。”

曹达华再一次怔怔地看着他大哥,他大哥平时畏畏缩缩,喜好钻营人脉,但每次这种关键事情,他都特别像个男人。

杜月明也走了出来:“我也来吧,我身体素质可比这些小年轻强多了。”

然后他又看了一眼抢救室周边一眼,嘴里轻轻嘀咕了一声:“等这次弄完,高低要在这边弄一个煎药房出来!”

嘀咕完,杜月明也去帮忙。

郭局叹了一声,他也想帮忙,可是自己一把年轻了,又怕自己帮倒忙。

不过,还是有更多的医护人员参与进来了。

不分中医还是西医,他们都是医生,都是为了救人性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所有人都在外面守着。

抢救室内的许阳冷静地看着患者的情况变化,脑海中一直在浮现之前在治病练习室里抢救时候工具人服药之后的变化。

这些全是他的用药经验和抢救经验。

每一次汤碗里面只有很少的两调羹汤药,但许阳做到了频频喂服,保证药力接续,然后密切关注患者的病情变化。

许阳虽然看似冷静无比,但是其精神却是极度紧绷的,面对这样的垂危大症,许阳的把握也不大,可能患者的生死就在顷刻。

时间慢慢过去,许阳喂药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

之前外面奔跑接力的医护人员也终于可以稍微缓一缓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过去,患者已经服下近乎一半的药了。她的爆喘渐渐缓了过来,喘咳也渐渐缓了下来。

许阳摸了摸她的手肘和膝盖,手上冰冷已经退到手肘部,腿上冰寒也有在减退这是四肢开始回温了。

许阳心中大喜!

又跑进来一个小中医送药。

许阳跟他说:“继续送药过来,药不能停。”

“好。”小中医二话没说,又赶紧跑了出去。

外面又开始忙起来了,又开始奔跑接力了。

许阳继续给患者喂服,又过了十来分钟,已经大半个小时了,患者已经服下了整剂汤剂的三分之二了。

患者的爆喘已经缓了不少,痉咳停了下来。

她的四肢厥逆,冰冷也退到了手肘以下,双上肢开始回温了。

许阳赶紧给她诊脉,雀啄屋漏之怪脉已经消失了,足三脉应指也更有力了一些。

许阳大舒一口气,这口气一松,汗水就从许阳的额头和背部冒了出来。许阳缓缓站了起来,小步往外走去。

他打开抢救室的门,所有人都在看他。

还有个送药的小中医跑的爬楼梯跑的满头大汗,他刚上来。

杜月明和老曹也都刚过来。

大家都在看许阳。

许阳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他看了看众人,慢慢说:“患者基本脱险了!”

此话一出,全场安静了。

然后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

而许阳则是脚下一晃,他赶紧扶住了墙。他本就头疼难忍,刚才又精神过于紧绷,现在他头好晕啊。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