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当有最后一丝生机(1 / 1)

众人皆闻声看去。

杜月明和郭局同时心里一突突,他果然站出来了。

曹德华也很错愕,他当然知道许阳的水平很不错,但这可是垂危大症啊,还是他们医院的急救医生都已经放弃了的,说是没希望了,他怎么还敢接手啊?

他疯了吗?

曹德华忙过去小声提醒道:“许医生,你刚才可能没听清楚,这个病人已经没有希望了。”

许阳低着头,忍着难受,他刚从练习室回来,需要一段时间休息一下就能恢复了,可是现在他根本没这个时间。

人一难受,他就很烦躁,他道:“我知道,可你们还有别的办法吗?”

曹德华顿时一怔。

其他人也是一怔。

许阳抬起了头,两只眼睛都是血丝。

许阳站了起来,快速地吐出了一口气,紧皱着眉,他对杜月明道:“杜院长,让我去试试看,让我做最后挽救!”

“这……”杜月明一时间也不敢下决定。

郭局也甚是惊愕。

其他小中医们也都惊呆了,他竟然真的敢……

而曹达华则是问道:“有把握吗?”

许阳摇了摇头,粗声说:“不知道,在没看见患者之前,我不敢说,但若是胃气没绝,心脏未停,一息尚存,还是有机会救回来的。”

这话一出,众人皆是一震。

但是刚刚那个主持抢救的医生就有些不乐意听了,他都说没希望了,结果这人居然还说有机会?

这医生小声地问旁边的护士:“这人谁啊?”

护士小声地回道:“许阳医生,就是最近一直在传的那个可能要入驻名医馆的年轻中医。”

医生顿时错愕:“中医?”

护士点点头。

医生立马就一脸古怪了,他倒不是对中医有意见,但关键是这种抢救危重症的事情,本就不是中医擅长的,再说现在他们都已经无能为力了,中医还能干吗?

这医生现在都以为许阳估计是想逞威风想疯了,可是都这种时候了,还能逞什么威风啊,救不回来不是更丢脸吗?

曹达华赶紧点了点头,他对许阳是有一种莫名的信心,他说:“好,那许医生你就再进去试一次看看!”

许阳也赶紧点头,然后看向了杜月明。

杜月明微微吸了一口气,也没有多犹豫,他就把目光投向了郭局,他道:“领导,您说呢?”

“这……”郭局一时间也稍稍有些犹豫。

曹达华却是有些不耐了,他道:“还有别的办法吗?不让许医生去试一试,那人就真的没了!”

郭局咬了咬牙,重重地出了一口气,他道:“那……那许医生你就去试一试吧。”

“好。”许阳点了点头,就要往抢救室走,可是迈动脚的时候,脚下却稍稍有些踉跄。

曹德华赶紧过来扶他,他担心地问:“许医生,你没事吧?”

众人也是一时无言,都这样了,还要去救人吗?

许阳摇摇头:“没事,没事,可能站久了,有些难受。”

曹德华露出疑惑之色,他扭头对那群小中医喊道:“那个……徐原你过来跟许医生一起进去。”

“我?”徐原顿时一愣,然后马上回过神来:“哦,好,好,好。”

徐原赶紧过来扶许阳。

许阳道:“不用扶我,赶紧进去。”

两人稍稍做了一下防护措施,就进了抢救室。

其他人都在外面等着,神色各异。

抢救内。

两人刚一进来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病人,是个女人,年纪大概五十岁的样子,已经瘦得脱了相,脸上几乎也没了几两肉。

而且看她的面貌,也是那种平凡和朴实的样子,甚至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就类似于邻家阿姨的那种感觉。

许阳和徐原两人都看的稍稍有些愣,这女人就是被通缉十多年的恶贯满盈的人贩子?

许阳缓缓吐出来一口气,马上调整了自己的心情,他道:“走,过去诊治。”

许阳走到了病床旁边,许阳开始认真给这个女人做起了面诊,她面目青惨无比,两只眼睛还稍稍有点睁着,并未完全闭上。

只是眼中什么神色也无,许阳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也没有什么反应。

许阳继续观察,这个女人喉头还在不停剧烈喘息,每一次喘息都会带动肩膀一起动。而且喉咙间痰鸣漉漉,还有痉咳,不停有白痰和口水咳出来。

嘴唇也是青紫色,十指的指甲也是青紫色,完全没有了人样子。

就像是被恶鬼扑身了一般。

她也就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徐原则是看的有点愣,一时间也愣在了当场,他平时可没什么机会看见这种垂死的病人的模样,第一次见到,还是很让他震撼的,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许阳继续诊断,这女人已经四肢厥逆了,手冷过了肘部,足冷过了膝盖,十根手指头也没了人手指的模样了,而是肿的跟小棒槌一样。

而且她的双腿浮肿,也已经是肿烂如泥了,用手指头轻轻一戳,就是一个大坑,而且是久久无法复原。

许阳拿掉氧气面罩,掰开她的嘴,看其舌象,她的舌胖,苔灰腻,两侧瘀斑成条状。许阳再看她的生命检测数据,心跳超过150了。

许阳给她诊脉,脉象也是雀啄屋漏之七怪脉,几乎是绝脉。

此人气息奄奄,全身冰冷,只剩下胸口余温,心脏未停,但是也就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她的大半个身子都已经进了鬼门关了,就剩一只脚在外面了,现在就看许阳能不能把她给拉回来了。

许阳缓缓吐出来一口气,心中沉了不少,现在看还有没有最后挽救的机会,就要看她足动脉的情况了。

许阳来到了她的肿烂如泥的脚边,许阳再次吐出来一口气,压下了脑袋中的难受之感,诊脉续当心静!

许阳缓缓伸出三指,去诊她的趺阳、太溪和太冲三脉。

许阳微微闭上了眼睛,仔细诊脉。

徐原在一旁懵逼地这里看一眼,那里看一眼,有点懵,现在见许阳去诊患者的足脉,他更迷惑了,也不知道许阳在干嘛。

稍顷,许阳猛然睁开双眸,患者趺阳、太溪、太冲应指尚能不乱,当有最后一丝生机!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