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暗度陈仓遇项羽(1 / 1)

徐原装逼装的相当起劲,旁边人理都不想理他,都烦透了他。

“徐原。”许阳正好见徐原过来,他就叫了他一声。

“谁呀?”徐原得意地扭过了头,待看见是许阳,立刻浑身一哆嗦:“嚯!许老师!”

“许老师。”

“许老师?”

旁边几个小中医也很惊讶。

徐原立刻有些心虚地瞥了瞥旁边,刚才装逼的话不会被许老师听见了吧,他不会来拆台吧?

许阳对他们点点头:“你们好,我来找曹主任。”

“曹主任在楼上。”

“我带您上去吧。”

几个小中医都赶紧围住了许阳,然后带着许阳上楼,他们早不想跟徐原待在一起了。

反倒是徐原自己落在了后面,有些不知所措,然后他迅速回过神,也赶紧跟了上去。

……

许阳来到了曹德华的办公室,果然老曹在。

老曹一见这么多人过来,他也很错愕:“你们干嘛?都不用上班吗?”

几个小屁孩嘻嘻哈哈道:“现在空呢,我们想跟着许老师学点东西。”

曹德华挥着手把这群臭小子赶出去:“走走走,忙自己的去,想白拿工资啊?”

一群人愣是被赶到了门外去。

许阳也一脸莫名其妙,他问:“曹医生,怎么回事?”

曹德华笑呵呵道:“没什么,就是有两个病人需要你帮忙会诊一下,这样,你先换上白大褂。”

曹德华取了衣服过来,他道:“这是我的,你别嫌弃。”

许阳更摸不着头脑了:“为什么我要穿你衣服?”

曹德华忽悠道:“主要是最近院里有对医护人员仪容仪表的检查,虽然你是邀诊的专家,但最好也穿一下,省的他们到时候又特意跑过来问你,你也烦心对不对?”

“哦。”许阳应了一声,也没多想。医生嘛,本就该穿白大褂。

曹德华又拿了个外科口罩过来:“口罩给你。”

“嗯?”许阳更疑惑了。

曹德华又忽悠道:“这也是医务处的要求,说是避免医生和病人之间相互传染病菌,你知道的,这群人都很烦的,现在天天在检查。”

“哦。”许阳皱着眉把口罩接过来戴好。

曹德华也给自己戴上口罩:“走吧,许医生。”

两人出门。

却见那群小家伙都还在门口等着。

两人都是一愣。

曹德华又皱眉呵斥道:“你们干嘛?”

几人嘿嘿笑着:“我们想一起跟着看看。”

曹德华刚想说话。

许阳就问:“曹主任,为什么不让他们跟着一起?”

“额……”曹德华一时不知道要怎么答,他这会儿正不想让别人知道许阳来治过病呢,万一许阳翻车了怎么办?这群小子好死不死,居然还守在门口不走了!

许阳更狐疑了,曹德华搞什么鬼?

面对许阳狐疑的目光,曹德华也有些尴尬了,这不好解释啊。关键就算不让这些小子跟着,等许阳回来,他们肯定会问的,许阳肯定也是会说的,到时候更不好控制了。

还不如先把这群小子带进病房,看看许阳的疗效再说。有疗效了,自然皆大欢喜。万一失手了,正好这群小子一个都别想跑,带回来好好教育。

曹德华皱了皱眉,道:“要跟上去也可以,但是记得要多看少说,进去之后别乱说话,看完回来之后都来我办公室。另外,戴好口罩再进病房。”

“口罩?”几个小中医纷纷一愣。

许阳也疑惑地看看这几人,对啊,这几个小子怎么都没戴口罩。

曹德华眼珠子一瞪:“赶紧的,不戴口罩,不准进病房。”

几个小中医这才赶紧去找口罩,又去拿笔记本和笔。

一群人往住院楼走去。

曹德华在路上跟许阳说道:“许医生啊,患者女性,55岁,患肠痉挛五年多了,时发时止,始终不能根治。”

“四天前,患者小腹突然绞痛,阵阵发作,疼痛不能忍,然后来到我们中医院住院治疗。我们中西医一起配合治疗,但是效果不佳。”

“我们曾按照气滞腑实论治,用小承气汤治疗,但是患者疼的更加厉害了,几乎满床翻滚,满头爆汗,遂停止治疗。所以现在我们找许医生你来看看,这是患者病历。”

许阳接过来病历本,翻看了一会儿,表示自己知道了。

几人说话间就到了病房。

到了这儿,后面那几个小中医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曹德华眼珠子一瞪,呵斥道:“都让你们别乱说话,再瞎吵就都给我回去。”

几个小子这才安静下来,不敢说话了。然后一群簇拥在许阳身后进入病房,倒是有一副大专家的派头。

几人进门。

曹德华先进去说:“齐大姐,你今天好点没?”

躺在病床上的中年女人疲惫地摇摇头:“没有,还难受着呢。”

曹德华道:“那我们再给你看看。”

“好。”中年女人缓缓点头。

曹德华对许阳示意一下。

许阳走上前去,来到了患者床边。

许阳带着口罩,患者也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许阳问:“哪里不舒服啊?”

中年女人道:“肚子疼。”

“小腹疼是吧?”说着,许阳把自己的手按到了她的小腹处。

许阳按上去之后只觉她的小腹里面似乎有一股气在来回咕噜奔跑,许阳眉头微微皱起,他问:“这里很疼是吧?还有哪里疼?”

中年女人指了指自己的肚脐上面一点的位置:“这里也疼,就像是肚子里面有块砖头在砸它,不能动,一动就疼的受不了。”

许阳把手按到了她说的地方,轻轻一压:“这里?”

“啊!疼!”中年女人立刻疼出了声音,汗都下来了。

老曹也吓了一跳,嚯!你轻点啊,这可是领导的老婆啊!

许阳道:“来,衣服掀上去一点,把肚子露出来。”

可中年女人疼的都不想动了,许阳就更直接了,直接掀开她的衣服,伸手在她的腹部摸索了一下,他眉头稍稍皱起,怎么这两块地方这么冷?

许阳又把中年女人的裤腿卷了上去,在她的膝盖上和腿上还有脚上都探了一探,膝盖处很冷。

许阳对女人道:“把舌头伸出来我看一下。”

中年女人忍着疼痛,吐出了舌头。

许阳看了一眼,舌苔很黄啊。

许阳又看了看病例,患者口苦烦渴,饮水则吐出涎沫,小便清长。

许阳又问了一句:“喜欢喝热水还是冷水啊?”

中年女人忍着痛说道:“热的。”

许阳微微颔首之后,又问了几个问题。然后他坐在了床边上,开始给患者诊起脉来。其他人都在门口看着,也没人敢说话打扰许阳。

“怎么这么多人啊?”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几人都是一惊。

曹德华也赶紧站了起来,走了出去,正巧遇上了来人。

是郭局。

曹德华眼前一黑,完了,本想暗度陈仓,结果到了陈仓才发现正巧幢上了项羽,这倒霉浪催的!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