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徐原装逼记(1 / 1)

就连钟华也露出了意外之色:“哦?何以见得?”

徐原微微一笑,他道:“患者胃部冷痛,尤其食冷而痛,看似是脾胃虚寒,诚然没错,但最根本的病机却不在这里。”

众人都是一愣,几个小中医都惊愕地看着徐原。

钟华又问:“那你说说患者的病机是什么?”

徐原朗声回道:“肾阳虚,命门火衰才是病机之根本也。”

众人皆是一怔:“嗯?”

病机在肾阳虚?

钟华也露出了惊讶之色:“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徐原微微抬起头,瞥了瞥面前几个家伙,他道:“患者的脉象细而缓,尤其是右尺不足,此为命门火衰之象啊,这才是病机!”

几个小中医纷纷一愣,纷纷窃窃私语了起来。

徐原看了看这几个渣渣一眼,心中顿时得意不已。没想到我昨天上了补习班了吧,嘿,你们更不会想到补习班老师昨天还正好压对了考题,昨天那两个病人的脉象跟眼前这位非常相似,也是右尺不足,徐原印象太深了。

就连钟华也很错愕地看着徐原:“不错,不错,徐原,你的脉诊进步很大啊。”

其他小中医见他们主任都这么说了,就知道徐原没有判断错。他们更惊愕了,都在议论为什么徐原突然变厉害了。

钟华跟众人解释道:“不错,这个病人看似是脾胃虚寒,但其根源却是在肾,为命门火衰。脾胃如釜,命门是火。火小了,架在火上的锅子能热吗?”

“所以他脾胃一片虚寒啊,可若是你只注意治他的脾胃而不管肾阳虚。只治其标,而不顾其本,这样疗效就慢了。所以要鼓舞肾气,燃其命门真火,补火以生土,患者的脾胃虚寒自然会好。”

几人纷纷点头,都在记笔记。

钟华再度看向徐原,这下子他眼神中多了许多赞赏:“徐原,你这次表现不错,难得没有被表象所困惑。”

徐原则是立刻一脸正气地说:“呵!当然不能见胃冷痛,就按照脾胃虚寒治。症状是会骗人的,不能见症治症。一定要冲破重重迷雾,直达病机根源,找到它你就能解决它!”

“一旦其他几诊不清晰不明确,脉诊就能为凭据了。所以诊脉之时,怎么细致都不会为过的。我们医生要做的,就是要尽量减少误诊,要用实实在在的疗效取信于病人!”

这一次,所有人看徐原的眼神都不一样。

连钟华看徐原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连病人都看呆了!

徐原则更是傲娇,没想到吧,我连补习老师的原话都抄了!

……

许阳去看张三千的情况,张三千右半身情况稍微好许多了,能动上一动了,情况在好转,但药力还要继续。

许阳嘱咐完张可之后,就下楼了。

现在网上吵得更厉害了,许中医的微博全部被攻陷了,他们原先想冲的“桂皮医生借辟谣之名行造谣之实”的话题,根本没有冲上热搜。

桂皮医生的食物相克已经彻底掉下热搜了,其他的营销号也都删了这个文章和视频,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现在桂皮医生又有新的热搜在榜上了,那就是“桂皮医生辟谣女性经期养生”,至于许中医和陈夏两个货早就被按在地上摩擦了,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张可虽然心有不甘,可也别无他法。

许阳倒是极少上网,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账号已经爆炸了。许阳刚下楼还没到诊所的时候,突然接到了电话。

是曹德华。

“喂,曹医生。”许阳打了个招呼。

电话那头,曹德华问:“哈哈,许医生,你现在有没有空啊?”

许阳问:“怎么了?”

曹德华道:“是这样,如果你现在有空的话,能不能来一趟中医院?”

许阳面色稍稍一喜,他问:“是你们杜院长把手续都弄好了吗?”

曹德华道:“额……还没有,不过快了快了。就是我们这边有两个比较棘手的病人,想邀请你一起会诊一下,你看方便吗?”

许阳回道:“这样啊……哦,行吧……那我现在过来一趟。”

许阳挂了电话,先到诊所里跟宋强交代了一声。现在许阳也越来越忙了,常常要去会诊,他一走开,诊所里就连个会治病的人都没了。

只希望张三千能赶紧好起来吧,好歹还能顶的上用场。

……

中医院,副院长办公室。

曹德华放下电话,对着杜月明摊了摊手:“杜院,电话打完了。”

杜月明问:“病人那边怎么样了?”

曹德华道:“还那样呗,一直也没好转。”

杜月明微微颔首之后,没有再说什么。

曹德华想了一想,又问:“杜院,真不用跟许医生交代一下吗?”

杜月明则道:“像许阳这样的医生,心里只有病人和病情,脑子里面装不下别的东西。你跟他说了也没用,说多了反倒是让他对我们有意见。”

曹德华又想起了许阳那次去给谢总夫人治病时说的话,曹德华也点了点头:“也对,他就是这么一人。可……医生治病也没谁敢保证一定能治好的。”

“万一许医生要是这次没治好,或者说失手了。那不是更糟糕了,郭副局那边不是更有话说了,他本来就不同意。”

杜月明想了一想,道:“也对,这样,曹主任,你等许医生过来的时候,就跟他说出于医务处的规范要求,让他穿上白大褂戴好口罩。进去之后,你说找了个专家过来了,别的都别说。”

曹德华听得眼睛一亮。

杜月明接着道:“要是许医生治好了郭局的老婆,我们再把这个事儿说出来,让大家都知道。他这么固执一人,他不是不信许阳的疗效和医案的真实性吗?把他老婆治好了,他总没话说了吧。”

“然后咱们再做做郭局老婆的工作,让他老婆去跟郭局说,郭局夫人这老毛病可折磨她好多年了,她不得好好感谢这个大恩人啊。”

“万一啊,万一许医生真失手了,没给她治好。那咱们就当做没这回事,许医生压根没来过,邀诊记录呢,先签纸面协议,先别录入系统了,看看效果再说。他写的方子,就由你来开给药房。”

曹德华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赞叹道:“杜院,高哇!”

杜月明摆了摆手:“哎,都是为了病人考虑嘛。还有那个刑警队的重要嫌疑犯不是关在咱们医院嘛,不是说很紧急吗?你等会儿跟你弟弟说一声,也让许医生去诊治一下。”

“这都有两个棘手病人了,我就不信许阳一个都治不好。不管哪棵树上开花了,咱们后面都好操作。”

曹德华立刻点头:“明白,我这就去安排。”

……

许阳骑上电动车很快就到县中医院了。

刚进门,正巧几个小中医走了过来,领头的正是徐原。

徐原撇耳拉嘴的,脚步抬得高高的,故作老成地说:“哎呀,这个治病嘛,一定要小心谨慎的呀。不要怕时间长,只有我们谨慎了,患者的疗效才能有保障嘛!”

旁边的几个小中医都静静地看着徐原在装逼,自从早上他出了风头之后,就一直装逼到现在,都装一个小时了,他居然还不嫌累!

其他人也不爱搭理他。

他自己也不管别人的嫌弃,居然还能接着往下装:“尤其是这个脉诊啊,尤为关键,你们就是诊脉时间太短了,不是粗粗诊完整体脉象就好的。”

“一定要对寸关尺三部都仔细诊断一遍,你们粗粗诊断双手脉,当然两分钟就搞定了。可你要是细细诊断双手的寸关尺,一共六部呢,这下来不得五六分钟啊。”

“所以啊,你们判断不出来,就是因为脉诊不行,主要是你们不够细致啊。病机很狡猾的,可不能被它骗了呀,以后可要好好注意哈,以后可要记住呀!”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