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沦陷了(1 / 1)

许阳让徐原自己对答案,然后他去给那对夫妇拿了药。

中午了,许阳还给徐原推荐了诊所旁边的那家包子铺:“肚子饿的话就去旁边包子铺买几个包子当午饭吧。”

正在看电脑屏幕对答案的徐原顿时一傻:“啊,我连午饭都不能出去吃了啊?”

许阳嫌弃地看了看他:“基础都差成这样了,还有脸吃饭?赶紧啃两个包子省点时间多看点书,多学一点吧。”

“好吧。”徐原悲催答应。

许阳道:“你先好好学着,我先走了。”

徐原问:“许老师,您去哪儿啊?”

许阳道:“我吃饭去啊。”

“额……”徐原更悲催了,同人不同命啊。

宋强也把他老婆给他准备好的便当盒拿了出来,他掀开盖子,拿出筷子道:“年轻人,多多努力吧,以前许阳可是每顿饭都在啃包子,还是一边啃包子一边看书。”

徐原却突然扭头,认真地问:“是一边啃包子一边看书,这样效率才高,才记得住吗?”

“哈?”宋强都懵了,这是啥逻辑?

徐原回过头去,自言自语:“肯定是这样的……不然许老师怎么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

说完,徐原立刻噔噔噔跑了出去,然后买了一堆包子,还说要分给宋强吃。

宋强看着他老婆给他准备的午饭,突然感觉不香了。

……

许阳回到小区,上了楼。

张可已经把他的午饭准备好了,她道:“来吃饭吧。”

许阳问:“你爸怎么样了?”

张可道:“喝了一副药了,已经出汗了,等过一会儿我给他送碗粥进去。你先吃饭吧。”

“好。”许阳点了点头。

张可给许阳打了碗饭,然后在许阳身旁坐了下来,她道:“辟谣的微博和公众号我已经发了,陈夏也转了。”

“怎么样?”许阳问。

张可耸了耸肩膀:“还能怎么样?被骂惨了呗,都沦陷了。”

许阳闻言,眉头也皱了起来,他道:“给我看看。”

张可则是把手机收了起来,她道:“先吃饭吧。”

许阳道:“没事,给我看看吧。”

“好吧,那你别生气。”张可把手机递了过来。

许阳接了过来,点开了手机,翻看起来,他眉头皱的很紧。辟谣的那条微博底下评论数已经过万了,满屏都是“巫医”言论,还有各种粗鄙话语。

私信里面也早就爆满了,也是各种辱骂。人性的恶,躲在互联网后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许阳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了。

张可小心地看了看许阳的脸色,她小声道:“你没事吧,我都让你别看了。”

许阳轻轻地把手机放下,他看着面前的饭菜,沉着脸说道:“以后……你别运营这些账号了,宣传的事情不用你负责了。”

张可顿时一怔:“为什么啊?”

许阳拿起筷子,沉着脸说:“不想让你承受这些网络攻击。”

张可不仅没生气,反而两边的嘴角都快飘起来了,她瞥着天花板说道:“没有啊,账号是你的,你才是许中医。我又没有承受攻击,是你挨骂啊。”

许阳听得一怔,拿着碗筷的手都愣住了,他疑惑地回头问:“是这样吗?”

张可摊了摊手,理直气壮道:“我又不姓许!”

许阳一时间也被绕进去了,他怎么感觉逻辑上有点不对,但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

张可宽慰道:“安啦,没事的。我又不看评论,我只发微博,再说了,他们骂的又不是我。”

“好吧。”许阳只能闷声答应。

张可道:“嗨,中医黑嘛,说来说去,都是那几板斧,没什么新意。我反正又不虚他们的。”

许阳闷闷地点了点头:“不管他们了,我们只要把正确的东西说出来就好了。你解释清楚了吗?”

张可眼睛眨也不眨,拍着胸脯道:“那当然咯,交给我,你放心!”

许阳道:“那就好,我先去看看你爸。”

张可却道:“你先吃饭吧,我刚开门进去看过,他还在休息,老开门也不好。”

“也行。”许阳点点头,就吃起了午饭。

饭后,许阳进去看了看张三千,今天是密室服药的第一天,张三千出了不少汗,但是精神状态不错。

孙思邈当初中风的时候,是找一密室,服用续命煮散,十日十夜连服不绝,然后就痊愈了。

不过孙思邈中风的时候都近百岁了,像张三千这种五十多岁的人,应当是要不了这么久的。

许阳估计他最多只需一半时间,就能恢复了。许阳再次提醒了张可,一定要注意服药次数,药力一定要接续上,要一鼓作气。

交代完之后,吃完了饭,许阳就下楼去明心堂坐诊了,明心堂现在生意不错,还是很忙的。

张可在上面收拾了碗筷,然后打开手机,去看了看陈夏的微博。陈夏倒是很守信,这次又跟许阳并肩作战了。这种找骂的微博,他也转了,还帮着许阳吆喝。

当然他的微博也沦陷了。

四千万的大v果然不好惹。

陈夏的粉丝才四十万,许中医的粉丝才八万。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叮咚。”

微信响了一下。

张可拿了起来,是陈夏发来的语音。

“可可姐,你那证据啥时候发啊,我都沦陷好久了。”

张可嘴角露出一丝隐秘的笑,还是上次的老套路,钓鱼执法。

张可给陈夏回复:“热度还不够,你什么时候能忽悠他转咱们的微博骂我们,那时候就是时机了。”

陈夏回复:“这活儿可不好干啊。”

张可回复:“不然要你干吗?”

回复完之后,张可扔下手机,给她爸打碗粥进去了。喝完了粥,等会儿还得再喝药呢,她要一直看着她老爸。

陈夏也搓了搓脑袋,又使出了老一套绝招,雇水军去桂皮医生底下刷评论,看看能不能钓到鱼。

其实这把陈夏是不慌的,为什么呢,他是有把握的,因为有证据啊。《金匮要略》里面的确没有记载啊,兰州大学也没有相关的研究,这货就是在胡说八道啊。

现在热度高啊,“转发桂皮医生辟谣食物相克文章,被提出家族群”,这话题都顶到热搜第二去了,陈夏也想薅一波羊毛啊,涨一大波粉。

而张可的想法,则是既然他要胡说八道,抹黑中医,那她当然不能忍啊,肯定是要打脸的。再说,现在热度不够,他们说什么都是没人听得,一定要钓到鱼,要有足够热度,才能让更多人知道。

所以这两个货,到现在都没把证据放出来呢。

还在钓鱼呢。

……

许阳回到了明心堂,看了徐原之前的辩证记录。他也忍不住摇了摇头,这货错了好几个,这要是真治病,疗效肯定很差。

徐原也很尴尬地摸着自己肚子,然后打了个饱嗝。

下午时候,许阳让徐原跟在他后面学习。

许阳开始带着徐原,教他辩证的要点,也锻炼他的临床诊断辩证能力。

宋强也没闲着,叫了几个老客户来做保健了。

傍晚,徐原跟许阳道别之后,就拖着疲惫身体和满足的心灵回去了。明天他还要上班,还要早起跟钟华主任查房去。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