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徐原的进步(1 / 1)

许阳招了招手:“过来,给这两个患者诊治一下。”

徐原心里顿时一慌,这是老师不满意学渣在下面暗搓搓做作业,非要把学渣叫到讲台在黑板上做啊。

“愣着干嘛,过来啊。”许阳又催促一声。

徐原这才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许阳则道:“这边有两个患者,你给他们诊治一下。”

“啊……啊……好,好。”徐原只能答应。

那两个患者,许阳已经跟他们交代过了,他们也愿意配合。

徐原赶紧压下内心的紧张,开始问诊:“你好,你哪里不舒服啊?”

这两人是一对中年夫妻,两人还挺开朗,丈夫哈哈笑了两声:“也没什么特别不舒服,就这近四五年时间吧。老是一受凉就咳嗽,也没别的不舒服,就单咳。”

“每年都有得有个五六次吧,有些时候吃药能好,有些时候吃药也不好,过段时间又好了,后来又犯了。大家都说这里的中医水平好,所以我老婆就让我来看看。”

徐原顿时感到心中沉重。咳嗽,医生之对头啊。

坐在后面的宋强也抬头看了过来,露出了思索之色。

徐原又问:“之前有做过检查吗?检查报告带了吗?”

坐着的许阳斜眼看了过来。

“额……”徐原立刻话锋一转:“那个,带了也不用拿出来了。我们继续……”

他又开始询问起了病情,越问心中越没底,然后也看了看前医的用药,心中还是未能知晓病机。

“看看舌头。”徐原对患者说。

男患者把舌头伸出来。

徐原皱眉看了看,舌淡红,苔薄白,也不明显啊。

“诊个脉吧。”徐原这次诊脉格外仔细。

这会儿也没新病人过来,许阳趁着这个间隙,开始看起了医书。

过了半晌,徐原有些犹豫地在本子上写下辩证结果。然后他又问患者妻子,也就是女患者:“你好,你哪里不舒服啊?”

女患者说:“哦,我是月经病,就是每个月例假都会推迟,而且量很少。听说这里治妇科很厉害,就过来治一治。”

徐原点了点头,量少还推迟,是气血虚弱所致吗?还是寒邪凝滞?

她老公又道:“你不还老是说后脊背发凉吗?”

女患者点头:“对,一直都觉得后脊背很冰凉。”

徐原皱起了眉,后背恶寒,他想到了《伤寒论》。

“少阴病,得之一二日,口中和,其背恶寒者,当灸之,附子汤主之。”

“伤寒无大热,口燥渴,心烦,背微恶寒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徐原又开始询问起来,然后也加上了脉诊和舌诊,最后才在纸上写好自己的辩证结论。

“许老师,我好了。”徐原有些心里没底地跟许阳说。

许阳也没看他的纸条,就问:“患者什么情况啊?”

徐原咽了咽口水,道:“这个,男病人是遇凉而咳嗽,干咳,其他症状不明显。舌象也不甚明显,再诊其脉,为一息四至,从容和缓,不疾不徐,应是缓脉。”

“那个……缓脉多主风与湿,如外感中风,风湿痹痛。也可主脾虚,嗝逆反胃……只是正常人也会出现缓脉……嗯……”

徐原有些说不下去了。

那病人两夫妻相互看了看,这么复杂吗?

宋强也一脸懵。

许阳露出了微微笑意,当初他在医术练习室里面跟着梁老学了很久的四季平脉,只有学会诊平人之脉,才能学会诊病脉。

许阳道:“《景岳全书》曰‘缓脉有阴有阳,其义有三,凡从容和缓,浮沉得中者,此是平人之正脉。’脉有浮中沉三候,中者的缓脉才可以是正常人的脉象。”

徐原陷入了思索。

许阳又提醒了他一句:“除了整体的脉象,更应该注意寸关尺三部各自的脉象,诊脉需要细致。”

“哦!”徐原突然叫了一声。

“嚯,你吓我一跳!”男患者被吓一哆嗦。

徐原立刻惊喜道:“我知道了,《金匮要略》曾曰‘寸口脉迟而缓,迟则为寒,缓则为虚。’患者脉象是缓脉,尤以右手尺部不足,右手尺部对应命门,此乃命门火衰,肾阳虚所致咳嗽。”

许阳嘴角稍稍弯起,他微微颔首。

宋强也听得一脸讶异,好像这年轻人真的找到了病机诶!

而男患者当时一懵:“啥,我肾虚了?”

他老婆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还瞥了他一眼。

许阳则说:“别老把肾虚跟那方面等同起来,不完全一样的。小孩子还会肾虚呢。”

听到这话,她老公立刻把腰杆挺起来了。对嘛,不一样的!

徐原得到了许阳的肯定,一下子就有些激动了:“那……应当以桂附地黄丸主之,是吗?”

许阳点了点头:“没错,那这位女同志呢?”

徐原又陷入了思索,嘴里还在轻轻念着:“月经病,量少,后期,背部恶寒,附子汤?还是白虎加人参汤?阴证还是阳证啊……”

许阳看了看徐原,这个病人也很巧妙,因为背部恶寒之症,在伤寒里面出现过,但是治疗方案却完全不一样,附子汤是治寒的,而白虎加人参汤却是治热的。

这可以是完全相反的两个病机,寒属于阴,热属于阳,病机完全相反,但是它表现出来的症状却是一样的,这就是在迷惑医生。

现在就要看徐原能不能冲破重重迷雾了。

“嘶……”徐原还在琢磨呢。

那夫妇中的老公则是问:“许医生,能不能先把药给我开了啊。”

徐原下意识抬了抬头,看向了男患者,他脑子顿时灵光一闪:“哦!”

“嚯!你又吓我一跳。”男患者都急了!

可徐原却没有管那么多,他兴奋地说道:“我知道了,患者的脉象也是缓脉,而且也是右尺不足,也是一样的命门火衰,肾阳虚,也是以桂附地黄丸主之。”

许阳终于笑了。

女患者懵了:“我也吃这个药啊?”

男患者也问:“我们俩的病完全不一样,药是吃一样的啊?”

许阳则是笑了笑,道:“这才是中医,别看你们的症状完全不一样,病名也不一样。但是你们的病机是一样的,这就是中医里面的证,症不同而证同,自然舍症从证。”

“所以有些时候完全不同的两个病,但我们用一种药。完全一模一样的症状,我们却用两种药,这就是中医的辩证论治。”

“症状是会骗人的,不能见症治症。一定要冲破重重迷雾,直达病机根源,找到它你就能解决它。一旦外面的症状和其他几诊不清晰不明确,那脉诊就能做为凭据了。”

“所以诊脉之时,怎么细致都不会为过的。我们医生要做的,就是要尽量减少误诊,要用实实在在的疗效取信于病人。”

徐原深深地点头,他知道这是许阳说给他听的,他道:“许老师,我记下了。”

许阳又对徐原道:“《张氏医通》上也有背恶寒的相关记载总结,等会儿回去之后,记得去阅读一下。”

“是。”徐原沉声答应,自己这家庭作业真多啊,抄两本书不算,还得看书。不过他还是蛮兴奋的,至少这两个病人是他用纯中医手段辩证出来的。

而且这两人的病机藏得很深啊,可他还是冲破了重重迷雾,抓住了狡猾病机。这种成就感,太爽了!

许阳也站了起来,他指了指自己电脑,说道:“前面的病例,你一个个对照下来,看看你辩证是否正确,错在哪里,一个个标注出来。”

“啊?”兴奋的徐原脸色顿时一垮,得,学渣还是免不了对答案这一关。

……

宋强在后面看的有点嘴里发干,自从许阳突然变厉害之后,他连斗地主都不玩了。以前是理直气壮地玩,现在心虚啊。

尤其许阳现在都开始带中医院的徒弟了,而且徒弟都这么厉害了,宋强更不自在了……

想了半晌,他终于暗搓搓地找了几个老客户,给他们发了微信:“老板,今天做保健要伐?有优惠哦。”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