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扶正祛邪(1 / 1)

张可把张三千送回了房间,然后去了厨房看了一会儿药。

本来是打算在楼下的那个小杂物间吃药治病的,但那个太小了,若是进去给他送药送饭,要打开房门,反而易让风邪再入。

用药之后的张三千是会全身出汗的,此时极易感受风邪,反而会影响治疗效果。所以也提醒诸位一句,夏天时候,如果外出归来大汗淋漓,不要立刻进入空调房。

空调房内就相当于人造的一个风寒之处,大汗淋漓之时,正是皮肤腠理大开之时,一进来,风寒会立刻束表,身体里的热也散不出来的。又会导致表寒里郁热。

若是平时身体就很不错的,那还没什么大碍。可若是身体挺虚的,就很容易生病。所以生活中,小心为甚,注意克制。

像张三千这样要好几天都出汗的,所以必须要将其放在密室之中。楼下那个环境就不适合了,就只能把楼上的套房门窗紧闭了。

张三千现在是处在密室中的密室,这样给他送药送饭进去,开了门他也不易感受风邪,稳妥一些。

许阳对徐原提醒道:“密室服药法,一定不能忽略,古之圣贤,字字珠玑。所以后来圣贤法度无人使用,怕是也跟忽视了这一点有关系。”

徐原点了点头。

许阳道:“我也用密室服药治过一些中风病人,效果都很不错。你要记住,在治年纪很大的,或者素来体虚的中风病人,一定要用密室服药法,万万不可大意,可不能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是,许老师,我记住了。”徐原在笔记上记了下来。

许阳微微颔首,道:“方子的话,等会跟我去诊所,去抄录一份,一定要琢磨上面的配伍和剂量。治这类病人,一定要注重四个字,扶正祛邪。”

“这四个字,也是我们中医的一大武器,也是中医面对西医之时所拥有的优势之一。正邪相争,就像是两军对垒,外敌入侵。”

“扶正驱邪呢,就是给自己的军队最好的装备,最好的体力,最好的作战环境,然后一鼓作气,把敌人赶出去。这样病邪驱逐了,但是我们自身不会大伤正气。”

“中医有一套非常完整的扶正祛邪理论,你一定要多加学习研究。千万不可一味追求驱邪,而不顾扶正,甚至于伤正,那就得不偿失了。”

徐原认真地点点头。

许阳摇头笑了笑,道:“其实近代中西医相争,在1929年之前,中医还是很有优势的。像民国早期,有识之士天天吵着要废除中医,可最后不还是要靠中医治他们?”

“像胡适的肾炎,在协和医院久治不愈,还是陆仲安出手给他治好的;还有汪精卫的岳母,身患痢疾,久治不愈。”

“那时候,正是废除中医法案准备出台之时。也是京城四大名医南下呼吁之时,汪的妻子请来了施今墨医治,施老两剂药止泻,五剂药恢复正常,十剂药余邪得清。”

“还有京城四大名医的孔伯华,南下打擂。孔老跟西医治十二个病人,各选六人,西医那边还没见效呢,孔老早把人治好了,拍拍屁股走了。”

“所以那些年,中医虽然愤怒,但并不害怕,为什么呢,疗效在这儿呢。但是很快,局面就被打破了。”

“那就是西医发现了抗生素,这确实是一大杀器啊。孔老打擂的时候,治的就是发烧,哮喘,呼吸道等感染性发热性疾病,那时候的西医是比不上中医的。”

“但是抗生素一出来,中医就被打懵了。正邪相争,两军对垒,我们是扶正祛邪,给自己的军队最好的装备和条件。而抗生素则是直接从天上轰下大炮来了。”

“就像冷兵器时代的手枪一样,有了手枪,小孩子也能杀武林高手。在这之后,西医的科学技术迅速发展,中医就更节节败退了。”

徐原也叹了一声,有些无奈。

许阳则拍了拍徐原的肩膀,道:“不必妄自菲薄,民国时期的中医代表不了中医的巅峰水平,李老的疗效就常常优于现代医学。”

“而且扶正祛邪,这套理论是没有过时的。抗生素虽然厉害,但它只顾驱邪,而不顾扶正。前些年一直滥用抗生素,确实也造成了不小的危害。”

“尤其是对儿童,用多了抗生素,退烧了,但是身体抵抗力也差了,常常生病,就常常要用抗生素,而且是越用越厉害。”

“抗生素的滥用导致儿童耳聋、耳鸣、肝脏、肾脏伤害等后遗症也有不少,还有其他一系列问题。中国滥用抗生素,美国滥用止疼药,这都出了名的。直到这几年,国内才收紧了抗生素的使用。”

“还有治癌症的一些化疗药,用上去之后,各项指标是往下掉了,但是人也被折腾的不行了。这也是只顾驱邪,而不顾扶正所致。”

张可刚从厨房出来,她插嘴道:“我这几天做网络宣传,天天有中医黑过来说这个中药有毒,那个中药有什么酸,会肾脏肝脏,还会导致什么尿毒症,肾衰竭。”

“呵呵……”许阳摇了摇头:“抛开剂量谈毒性,本就是耍流氓。西药里的洋地黄类的强心药,也有毒,怎么不说?”

“连豇豆里面都有毒呢,不是照样吃?腌菜里面还有亚硝酸盐呢。不管剂量,不管炮制方式,不管病情,不管配伍,单纯谈毒性,何其愚蠢?”

徐原则道:“都是不懂医学的人瞎说罢了。像我认识的西医,就没有一个黑中医的。”

许阳道:“但凡有点医学知识都不会这样说,西药里面副作用很大的药物多得是,拿这个来黑中医,根本站不住脚。”

“而且中医治病本就要注意扶正驱邪,驱邪不可伤正,这一直是中医最重要的治病法则。所以当年抗非的时候,广中医第一附属医院那些用纯中医治疗的非典病人,都是零后遗症,这就是中医扶正祛邪之道!为了治病把人给伤的乱七八糟,根本不是中医治病路子。”

徐原和张可都笑了笑。

张可又道:“还有更离谱的,说是清朝某大官说他生病了,不敢吃药,所以证明中药无用,不然为什么不敢吃药?”

徐原则笑了:“现代有个大官,生病了不敢手术,岂不是说明手术无用,要废除手术了?这些中医黑的逻辑,真没脑子。”

许阳指了指徐原,接着道:“好了,不提中医黑了。现在并不提倡中西医竞争,而是要相互配合。像有些疾病,比如癌症,比如手术之后,肿瘤摘走了,但是身体余邪未清。”

“这时候,你也可以配合西医,用扶正驱邪之法,以清余邪,而不伤其身体,也要注意帮助其术后尽快恢复。或者配合他们的化疗,扶正之法,护卫本气。”

“还有一些家长不愿意使用抗生素的,你也可以用中医扶正祛邪治疗。还有病毒类疾病,抗生素见效不佳的,比如我上次帮你师父治的腺病毒肺炎,也是可以用中医治疗扶正祛邪的。”

“还有一些其他的手术,比如剖腹产。要做足了术前术后的补气血工作,可以有利于产妇恢复,和良好的预后。”

许阳又提醒徐原:“扶正祛邪的路子,绝对不可轻视。尤其像一些癌症晚期的病人,西医治不好,我们中医也治不好。”

“那怎么办?带癌生存,扶正祛邪,尽量延长其生命,并且提高其生活质量。像李可老中医的母亲,当年李老被诬入狱,后来释放回家才发现老母亲已经食道中段癌晚期了。”

“然后去他们省三院求治,接受放疗37天,老太太被折腾坏了,也没治好。血色素只有6g,白细胞只有3400,体重只有75斤。

“那时候已经是垂危之症了,当时省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书,说是已经没有挽救的希望了。”

“后来李老带垂危母亲回家,用纯中药治疗,用了三日之间,使劲浑身解数,终于把人救了回来。”

“但是李老也治不好这样的癌症晚期,只能带癌生存。老太太病情好转之后,每日都要服用大剂汤药,连服三年,共一千多剂。至于散剂,到临终之时都没断。”

“所以老太太又多活了十年,而且生活质量不错,还能下地种菜干活。李老凭借的就是扶正祛邪之法,至于中药有毒?呵……”

“李老给老太太的方子里面有木鳖子30g,这是有大毒的,规定用量不超过12g,因为吃多了会死人的。”

“可是你不管病情,不管配伍,不管炮制,单纯说这个没意思的。老太太吃的方子中每日都有30g木鳖子,连吃三年,不仅没事,还能下地干活。”

“不过你要是胡乱吃的话,那就要出人命了。所以用中药,必须要有中医思维,尤其是这种毒峻药物,擅用者,常有不可思议之效。”

“对了,让你品尝附子和川乌,你尝了吗?”许阳问徐原。

徐原面色顿时一僵。随着这本书人气越来越高,果不其然,中医黑闻着味来了。这些人反正也不看书,看到中医两个字就过来尬黑,典型就是来捣乱的,惹人厌烦…………好了,说个消息,下周五上架……要准备屯稿子啦……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