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八章 张三千的愤怒(1 / 1)

下了班,许阳准备跟张可去她家给张三千治病。许阳之前只是听说张三千中风了,但是一直没去看过。

听张可说张三千曾经在省里治过一段时间,但没治好。而且张三千压根不想治,很不配合,后来就回家养着了。

从入职到现在,许阳还是第一次去见大老板。

不知道为什么,许阳突然觉得自己莫名有些紧张,不是要见领导的那种紧张,他见领导从来不紧张。

他问:“要买点水果什么的吗?”

张可也是一怔:“你是去治病的,又不是……不用买东西,空手去行了。”

“哦。”许阳应一声。

张可道:“那个,先去买菜吧,晚上家里没菜了。强哥,你留下来把东西收拾好,然后打烊关门啊。”

“哦。”宋强有些悲催。

……

阳光新村是个老小区,不过在十几年前,这可是全县最好的小区。只是现在就不是了,现在最好的房子都在南边新城。

老小区有老小区的好处,虽然算不上高档,但是生活非常方便。小区里面就自带一个大菜市场,而且周边的底商特别多,不用出小区就能满足日常所需。

张可带着许阳去菜市场晃了一圈,买了点菜,两人就回了小区。

上了楼,张可家住四楼。

张可拿了钥匙,开了门,对许阳道:“进来吧。”

许阳却还站在门口。

张可回头看他一眼,道:“进来呀。”

“啊,哦,好。”许阳赶紧跟了进去。

张可把菜放进厨房,她对许阳道:“你先在沙发上坐一会儿,我给你倒杯水。”

“好。”许阳去沙发上坐好。

张可端着水从厨房里出来了,她把水杯放在许阳面前,然后道:“我去把我爸推出来。”

许阳点了点头,心中那奇怪的紧张又莫名冒了出来。

张可进卧室把张三千推了出来。

张三千还是那副造型,歪坐在轮椅上,眼歪嘴斜,手足僵直,左手比个六,右手比个七。神情满是颓废,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

张可对她老爸道:“爸,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许阳医生,他来看你来了。”

张三千也不抬眼看许阳,他似乎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了,也没有别的什么能引起他的注意。

许阳也站了起来,想打声招呼,可是话到嘴边了,他却发现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张三千,最后只憋出两个字:“您……您好。”

张三千也不理许阳,就是了无生趣地看着地面。

张可解释道:“你别介意,我爸就这样,他现在很颓废,不想理人。”

许阳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他道:“那我先给你爸看病吧。”

张可则道:“嗨,不着急,先吃饭吧,哪好意思让你饿着肚子治病啊。这样,你要没事,帮我一起做饭吧。”

说完,张可把张三千的轮椅推到了电视机前,然后打开了电视,开始播放最近热播的《延禧攻略》,《甄嬛传》他已经看完了。

许阳则是去厨房帮张可了。

“帮我剥个蒜。”

“哦。”

正在歪头看《延禧攻略》的张三千,慢慢地把眼睛斜了过去,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许阳和张可。

张可掌勺,许阳打下手。

张可称赞道:“你可以啊,还会切菜。”

许阳道:“就会一点。”

张可问:“你现在是自己烧饭吗?”

许阳点了点头。

张可把菜放进锅子里面翻炒起来:“一个人烧菜多麻烦,多了吃不掉,少了不够吃。得了,你要不以后下班就来我家吃饭好了。”

许阳则是有些不好意思:“太麻烦你了吧。”

张可翻了个勺,笑道:“跟我见外什么呀。”

张三千在听到这话,原本了无生趣的眼神,竟慢慢变得锐利了起来。

“给我拿个盘子。”张可把菜弄出来,然后道:“等会儿吃完饭,看完病,你帮我过一下公众号要发的稿子,有些专业问题我吃不准。”

“好,没问题。”许阳痛快答应,他问:“现在关注的人多吗?”

张可去洗锅子:“还不错,不过可能咱们写的比较专业,不像别的公众号夸张胡搞弄噱头,所以起来的不是特别快。”

许阳点了点头。

张可接着道:“等有空了,我去写点小说小故事,把这些正确的中医专业知识和病案融入在故事里面。总比一大堆枯燥的专业知识来的好看吧,宣传效果肯定不错。到时候给你写成主角啊。”

张可对着许阳挑了挑眉。

许阳笑了笑,他指了指后面的电视机,罕见地开了个玩笑:“跟电视里的皇帝一样吗?那么多女人追着吗?”

“美得你,德行!”

说完,张可扭了一下腰,撞了一下许阳,然后又翻了个白眼:

斜眼看这两人的张三千,正看到了这一幕,原本了无生趣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都快瞪出来了。

“呜呜……呜……呜!”张三千嘴里含糊不清在说什么,原本颓废极了的他此刻竟然变得激动了起来。

许阳回头奇怪地看了一眼张三千,他对张可道:“你爸好像想说什么。”

张可正在炒菜,她头都没回,就道:“应该是魏璎珞又打人了,他喜欢看这种宫斗剧,他好像一看打脸的剧情就很激动。”

“呜呜!呜……”张三千又在含糊不清地嚷嚷什么,他越激动就越说不清楚话。

张可继续道:“估计是看到尔晴了,激动了。”

“哦。”许阳点了点头。

……

晚饭好了,三人吃饭。

张可一直在给许阳夹菜:“尝尝这个,我记得你爱吃糖醋排骨。藕片你喜欢吧?我给你打碗汤呗,菌菇鸡丝汤。”

张三千看着自己面前空落落的碗,呼吸一下子就粗重起来了。斜着眼睛看许阳,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来,爸,吃饭。”张可终于想到了她老爸,端起了她老爸的碗。

张三千把头扭了过去。

生气!

张可还有些奇怪,她老爸怎么莫名其妙又生气了?

……

饭后。

许阳给张三千做诊断,许阳给张三千诊脉。

张可在一旁看着。

真正开始诊治病人了,许阳的内心立刻恢复了古井无波,全身心投入了进去。

张三千则一直斜着眼睛看许阳。

半晌过后,许阳诊完了脉,他道:“舌头伸出来,我看一下。”

张三千斜眼看许阳,歪着嘴,动也不动。

张可道:“我帮你。”

说完,张可掰开了张三千的嘴。

张三千一脸悲愤。

许阳看了看他的舌象。

看完之后,张三千还一脸愤愤。

张可也奇怪地看了看她老爸,自从中风之后,张三千一直是了无生趣的神情。怎么今天,表情还丰富起来了呢?

许阳又看了看前医的诊治记录,问了一些问题之后,他心中有数了。

张可问许阳:“怎么样?能不能治?”

许阳点了点头:“不敢保证一定能治好。”

“真的啊?”张可一听许阳这样说,她就知道许阳肯定有把握了。

许阳微微颔首,问:“有没有密室?”

“密室?”张可一愣。

许阳道:“对,密不透风的房间,他需要在密室中喝药治病。”

张可想了想道:“一楼有个小杂物间,之前买房子送的,也没窗户,这样行吗?”

张三千一听,眼珠子都瞪大了。

张可道:“要不就让他去杂物间好了,咱们俩就在楼上待着,然后做饭煎药,给他送下去。”

张三千一听这话,顿时激动了起来,嘴里含糊不清地叫着,那只比出“六”的左手,稍稍抬了起来,不停地颤。

许阳看的莫名其妙,他问:“你爸这是什么意思?”

张可回头看了一眼她老爸不停颤动的左手,她道:“哦,他可能是想说你比较六六六吧。”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