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三章 这就是我们面对的现实(1 / 1)

夜晚,许阳和何教授没有出去,他们就在中医院的院子里,两人坐在花坛的台沿上。

何教授打开一包新买的烟,在身上摸了摸,才发现自己没有买打火机。

许阳问:“老师,您不是不抽烟的吗?”

何教授点点头,说:“对,一直都不抽,就是今天莫名想抽烟。买了烟,却忘记买打火机了。”

何教授摇了摇头,索性不再管打火机,就抽出一根烟来,放在自己嘴里,就这样叼着。

俩师徒就这样坐着,也就这样沉默着。

天越来越黑了,路灯也全都亮了。

许阳慢慢地把头低下,他小声地说:“老师,对不起,让您操心了。”

何教授则是抬头看天上的星星,目光有些悠远,他淡淡地回道:“说不上操心,就是觉得你现在过于优秀了。”

许阳问:“这样不好吗?”

何教授摇了摇头:“不好。”

许阳露出了不解之色。

何教授咬了咬嘴里的那根烟,他说:“虽然我一直认为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虽然我一直觉得你进入临床之后会进步非常快,甚至要不了几年就能独挡一面。”

“但我觉得我还是低估了你,你的医术进步太快了。我不知道你这段时间在跟着谁学习,是真的有一群大国手在轮着教你吗?”

许阳一时也不知道怎么答。

何教授道:“可就算是一群大国手轮着教你,你也不会进步这么快。可能你真的是天才吧,我现在竟然隐隐觉得你的医术已经不比我差了。”

“我是你的老师,其实你青出于蓝,这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但现在我却一点都笑不出来。”何教授扭头看着许阳。

他道:“我从你的言行,你的用药风格,你的学术思想中都看到了李可老中医的影子,你跟他一样优秀,也有跟他一样的愤怒。这段时间,你是跟着李老的徒弟学习了吗?”

许阳低着头,不答。

何教授看了许阳一会儿,见他不肯回答,他也就不问了,他只是道:“但你跟李老终究是不一样的,李老已经功成名就了,他可以愤怒,而你不可以。你有医术,但没有地位,你出事了,没人会保你。”

许阳一时有些茫然。

何教授把嘴上的烟取下来,塞进烟盒里放好,他说:“现在的医疗环境其实对中医很差,上有药典严防死守,下有司法鉴定围追堵截,中医很难行医。”

“更难治疗危急重症,要治这些病,中医就要担风险。永安堂的40g半夏,赔了五百万的事儿,你知道吧?”

许阳点了点头。

何教授道:“我知道你很崇尚李老的学术思想,你应该知道李老用半夏,全是用生的,而且剂量也敢用到四五十克。”

“其实临床上已经没多少人敢用生半夏了,尽管大家都知道仲景用的就是生半夏。尽管李老已经用他的疗效证明了生半夏的作用,以及加入等量鲜生姜就监制其毒性的经验,尽管国医大师朱良春用的也都是生半夏。”

“但还是没人敢用,也没人敢太超剂量,大家都怕了。永安堂那事出了之后,所有中医院还有民间诊所的药房,都只能严格按照药典规定拿药,不得违规。”

何教授对许阳道:“许阳,我知道你很生气。你气那么多省级专家面对这个病人,都不敢使用经方中的乌附剂量,以至于不能开冰解冻,反而将患者拖成垂危大症。”

“其实我们都知道经方中的真实剂量,但没人敢用。你看到了前医乌附都重用了标准的几倍,当然你觉得他做的很不够,但你知道他要把药方开出来,需要承担多么大的压力吗?”

许阳一怔。

何教授道:“他需要跟别人一遍遍解释,他为什么要这样用峻毒之药。他需要去跑很多个签字,才能让药房开出药来。他需要让患者签字免责,也要自己签协议。就这样,医院还很不愿意,因为他们不想担这个责任。”

“我知道你一直都有大医精神,励志一心救人,不考虑个人得失。可是后果你承担的了吗?你没有老婆孩子,可你有父母啊。巨额的赔款,谁承担的起?你要是被吊销执照,甚至坐牢,你父母怎么办?”

许阳嘴唇颤了几下。

何教授嘴角露出了无奈的味道,他说:“那些专家也是,上有老,下有小,他们一心赴救了,可谁来保障他们啊。其实……真的不该这样对医生的,更不该把风险都转给医生的。”

许阳叹了一声,他低下了头,眼神中第一次露出了茫然之色。

何教授摇了摇头,他道:“我再跟你说个故事。两年前我接诊过一个病人,那人患肝硬化7年,住院过几次。后来去省城一个中医私人诊所求诊,那中医拿了他的检查报告,对症下药。”

“硬化了,就加龟甲、鳖甲等软坚之物。看到他转氨酶高了,就用五味子,或者太子参。因为现代药理检测发现五味子中的五味子醇能有效降低转氨酶,太子参中的有效成分,也有此效。”

“他看患者尿黄,就用板蓝根利胆退黄;看到对方血色素低就加参、芪、归、地。然后强调三低一高的饮食,见病治病,见症治症,完全按照药理检测给患者治病。”

许阳摇摇头:“蠢货!”

何教授道:“对,就是蠢货。患者用了他的药,浑身不舒服,后来饮食不慎,食管静脉出血,经过抢救之后血止住了。”

“再后来患者经人介绍来我这里求诊,我发现他五脏真气衰惫,已经很危险了,所以急忙救胃气,保五脏,用理中汤合参苓白术散。吃了一段时间,他的症状缓解了。”

“他也从我嘴里,知道了这个庸医的害人之举。他也很愤怒,他就把这个庸医告上了法庭,要求他承担责任。”

许阳问:“结果怎么样?”

何教授摇了摇头:“患者败诉了。”

许阳神色也是一黯。

何教授语气沉了下来:“这个庸医开的剂量全都符合药典规定,只要在规定里面的,没有治好,那就属于个体原因,不属于医生的责任。”

“至于他的配伍。中医本来就有权自拟方,他不懂辩证,单纯用药理报告治病。见症治症,见病治病。在我们看来是大错特错,庸医害人。”

“但是司法鉴定机构,经过非常科学的药理检测,证明了五味子中的确含有能降低转氨酶的有效物质。参芪中的有效物质,的确也能补血。板蓝根的确有抗内毒素的作用。”

“所以他的用药,并没有过错。至于三低一高的饮食,就更没错了。其实中药的解释权,很早之前就不归中医所有了。”

许阳呼吸一下子就粗重了起来。

何教授叹了一声,道:“这事儿之后,我也关注了这个庸医。他被人告上过几次法庭,但每一次他都可以全身而退。”

“呵……这些年他一直在网络上大肆营销,各种宣传。很多外地患者也都慕名而来,所以他的首诊率很高,但是复诊率却很低,这些年被他耽误的患者不知道有多少了。”

“据说他已经在省城买了三套房了,很成功吧?”何教授脸上有很多无奈,他道:“许阳,这就是我们面对的现实啊。”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