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医生与药典(1 / 1)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许阳镇住了。

就连何教授都半晌说不出话来,这一刻,他仿佛觉得身边的这个年轻人,已经不是他之前认识的那个谦逊的学生了。

许阳的年纪不大,资历也不深。

房间里面年纪比他小的,其实也就几个人而已,其他人年纪都比他大。

尤其还有这么多科室主任在,中医院里这些人都是中流砥柱,都是领导干部。

更别说还有何教授这个省级专家大学教授。

可是全场这么多人,竟然被许阳一个人的气势压住了。

所有人连话都不敢说了。

不怪许阳生气啊,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像这样的病人,真的不至于拖到这个地步啊,若是早些敢用大辛大热之药,开冰解冻,开门逐盗,托透伏邪,十年前患者犯病的时候就已经给他治好了。

就算拖到了现在,七个月前患者去省城住院的时候,当时就给他用大剂量的乌附之药,也能开冰解冻了。

何必拖到了现在啊,拖到了这种垂危重症。

患者被病痛折磨的要死要活。

患者家属也被折磨的痛不欲生。

这难道不是医生的责任吗?

许阳真是火大,一下子就压不住火了,他沉着一张脸,一个个看了过去。虽说许阳在现实中的资历很浅,但他心态早就不是那个年轻医生的心态了。

他发起火来,也顾不得那么多,以前被他当面痛骂的专家又不是没有,他盯着众人道:“不要以为这种危重症跟中医没关系,我告诉你们,这就是中医的责任!”

“不要以为西医邀请你们会诊,就是走个过场。你们要担起这个责任来,治疗危急重症,中医从来不落于人后。”

“你们不敢挑起来这个责任,病人就要躺在病床上等死。你们不敢挑起这个责任,中医就要一直被人骂作是慢郎中,骂做是保健医学!”

“你们不敢挑起这个责任,先辈圣贤历经万苦才积累的抢救急重症的经验就会彻底白费。你们不敢挑起这个责任,中医就会永远这样半死不活!”

许阳一通呵斥。

全场静若寒蝉。

曹达华和患者老婆也有些呆滞地看着这个年轻的医生

明明许阳如此年轻,明明这人资历很浅,但是他骂起人来,却让大家发自心里感到发憷,竟一时不敢跟他争辩。

就连何教授心中也打了鼓,这一刻他突然想到了多年前他去参加一次中医研讨会的时候,当时有个老中医也是这么骂人的。

指责现在的中医只顾保全自己,只知道四平八稳地用药,甘心做一个慢郎中,以至于彻底输掉了危急重症领域,沦为了西医的附庸。

“这是老中青三代中医莫大的耻辱!”那个老中医在会上狠狠痛骂。

“没错,那个老中医的名字叫做李可!”何教授看着许阳,竟然仿佛看见那位老中医的影子覆盖在了许阳身上。

那时的他,也是这般语气。

那时的他,也是这般眼神。

那时的他,也是这般愤怒。

……

过了好半晌,人群中才有个弱弱的声音:“真的不会有事吗?”

许阳面无表情道:“煎好药之后,我先喝!”

在场众人皆是一惊。

何教授也大为吃惊。

全场众人纷纷无言。

“这样不合适,开了方子煎了药,就直接给他用吧。”患者老婆说话了。

“嫂子,你……”曹达华顿时一怔。

“青燕,你……”曹德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患者老婆抬起头看着许阳,她语气平静说:“我同意用你的方子。”

“嫂子,你可要想清楚啊。”曹达华急忙提醒。

患者老婆木讷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丝绝望,她问:“我还有别的办法吗?”

众人心中更堵。

许阳看着她,郑重答应道:“你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

“许阳!”何教授又呵斥一声:“这样的重症,没有谁敢保证一定能治好的,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要是最后没治好,药典即法典,你是要担责任的!你忘了永安堂500万赔款的事情了吗?”

此话一出,所有中医神色均黯然了下来。

就连许阳自己也怔住了,因为他真的忘记了。这件事情就发生在几年前,他在回去跟师之前是记得很清楚的,但是在系统里的那段时间太长了,他真的忘了这事了。

许阳一时间也愣住了。

其他中医们纷纷哀叹,那事之后,中医界人人自危。仲景经方再有效又如何?沿用千载,救人无数又如何?谁他妈还敢超过药典剂量用药啊?

何教授皱紧了眉,用拳头敲着桌子,他苦口婆心劝道:“许阳啊,不许胡闹!”

许阳低着头,在这一瞬,他的眼前一时间闪过许多回忆……

过了稍顷,他抬起头,露出回忆的笑容,他看着何教授,道:“老师,其实这段时间……我经历挺多的。”

“我跟着许多位老中医学过医,但我学到的不仅是治病救人的本事,更是一心赴救,不考虑个人荣辱得失的医德。”

“或许所有人都觉得我之前没有必要非救那个心衰垂危患者,吃些速效救心丸,尽一尽医者本分就可以了,没必要弄得自己前途尽毁。但其实,老师,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何教授愣住了。

许阳对着何教授,洒然一笑:“我可能还是傻吧,虽然所有人都觉得中医治治慢性病,做做养生保健就可以了。但我真的无法看到患者躺在我面前,而不拼尽全力去救他,我可以做到更多的。我究竟……是个医生。”

一时间,全场所有中医都动容了。

曹达华也怔怔地看着许阳。

患者老婆看许阳的眼神也变得不一样了。

连何教授也半晌说不出话来,他叹了一声,又苦笑一声。半年多过去了,虽然经历过那么大的挫折,可许阳却还是那个许阳。

icu的石仁通主任却皱着眉头说:“这种超过规定剂量的汤药,我们是不能给患者使用的。出了问题,不是你要承担责任,是我们医院要承担。”

“我可以签免责协议。”患者老婆此时说话了。

许阳看向她,露出意外之色。

石仁通也是一怔。

患者老婆看着许阳,慢慢地说:“我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我们也不是会医闹的人。我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能治好他,但我能感受到你的真诚和医德,这样就够了。无论结果如何,我们只有感激。”

患者老婆从椅子上站起来,冲着许阳鞠了一躬。

这一躬,让许阳不禁动容。

更让现场所有医生动容。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