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中医之过也(1 / 1)

“怎么了?这个药不能用嘛?”曹达华有些紧张地问。

众人不知道该怎么答。

曹达华直接点了名:“哥,你说。”

“额……”曹德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只能道:“你……你先别急,先听听再说。”

何教授面色阴沉,斥责一声:“胡闹!”

说完之后,何教授就不再说了,再说的话,许阳就要出丑了。

而显然许阳却没有打算善罢甘休,他皱眉道:“老师,如此危急时刻,当以挽救患者生命为先!”

何教授瞪了过来。

“等会儿,等会儿,到底怎么回事,能治不能治啊?”曹达华有些急了。

何教授沉着脸不说话。

钟华沉吟了一下,解释道:“嗯……许医生的思路呢,没有错,跟之前那些省里的专家一样,只是他的想法是要把剂量加大一些。”

“要不这样吧,你们家属先到外面去等待一下,我们在这里需要仔细商量和斟酌一下。等会儿我们会把治疗方案给到你们的,好不好?”

曹达华一愣:“怎么,听都不能让我们听了?”

曹德华没好气道:“你又听不懂,在这儿也没用啊。”

曹达华一听,当时就不乐意了。

“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这里。”患者老婆轻轻地擦了擦自己的眼角,面无表情,非常平静地说了这句话。

大家一时间不知道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患者老婆轻轻抬起头,看着许阳,她平静地说道:“都已经这么久了,已经没什么是我不承受的了。这位医生,有什么话,直说就好。”

许阳微微颔首,他说:“其实刚刚已经说清楚了,你爱人现在体内就好比有一座冻了三十五年的冰山,所以他才病成了这样。现在治疗方案,必须以大辛大热的重药,开冰解冻,方能有效。”

“能治好吗?”曹达华紧张的问。

许阳道:“现在已经拖成这样的重症,没人敢保证一定能治愈。我能保证的是,用药之后,情况肯定不会更差。”

“许阳!”何教授一声怒喝,拍了桌子,他真生气了。

曹达华看的一脸纳闷,他问:“既然有效,为什么你们不让他用啊?”

众人神色各异。

“哥。”曹达华又点了他老哥的名字。

曹德华紧皱着眉,问:“你知道药典为什么规定川乌用量不超过3g吗?”

“为什么啊?”

曹德华眉头皱的更紧了:“因为川乌有毒。”

“啊?”曹达华顿时一惊,他这时才想到刚刚这个年轻医生打算要超过十倍剂量使用:“你……你怎么敢这样?”

许阳眉头皱的更紧了,又看了一眼手上那一沓诊治报告,脸上的不愉之色更甚,他道:“并非如此,治疗这种沉寒疴冷的顽疾,小剂量的乌附根本不足以起效,更别说救人性命。”

“川乌是有毒没错,但是仲景早在一千八百多年前就敢这样使用川乌了。金匮里的乌头汤,川乌的用量达到了五枚,合现在25g左右。”

许阳盯着众人,问道:“仲景能用,你们不能用?”

众人被许阳问的哑口无言。

曹达华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他问道:“不是,这到底能用不能用啊?”

曹德华硬着头皮解释道:“古人是这么用过,但是现在……现在药理研究表明不能这么大剂量使用……而且药典早就已经规定剂量。太超剂量使用,其实是不太妥当的。”

不等曹达华说话。

许阳盯着曹德华,问:“有何不妥?你说剂量太超,不妥当,你用过吗?”

曹德华顿时一噎。

许阳语气有些咄咄逼人:“你是只看药理报告就不敢用了吗?你亲身试验过吗?”

曹德华看了看两边,他舔了舔唇,道:“额……这都说有毒了,我哪里敢超剂量给病人用啊。”

许阳声音又提高了几分:“不敢给病人用,那你自己尝过吗?”

曹德华顿时一怔,他真想来一句。我特么有病啊,我喝这有毒的玩意儿干啥?

许阳道:“我喝过。”

曹德华又是一愣,我去,还真来一个有病的。

众人一听,纷纷错愕。

就连何教授也看向了许阳,面露惊讶。

患者老婆也怔怔地看着许阳。

许阳看了看在场众人,他道:“正因为我喝过,我才心中有数。为何仲景用如此剂量的乌头汤而不会使人中毒,其秘密全在配伍、炮制和煎服方法上。”

“仲景用川乌,是用蜜先煎川乌的。为何?因为蜂蜜乃百花之精华也,善解百毒,尤为川乌之克星。”

“且用粘稠的蜂蜜文火煎煮川乌,必定影响其毒性分解,川乌剽悍燥烈之性,已经不能为害。”

“其次,乌头汤中有三两炙甘草。汉代一两合今日15625g,若以16g计算,恰好为48g,正好是川乌剂量的两倍。”

“甘草善解百毒,有两倍的甘草监制川乌之毒性,延缓其燥烈之性,何必担心其害?在煎煮上,仲景是先用2升蜂蜜煎川乌,合现在200毫升。”

“煎煮至1升蜂蜜之后,取出川乌。将乌头汤中五味药材,用水3升,煮取至1升,然后捞去药渣,放入之前的一升蜂蜜再煮,煮至7合,约是140毫升,为原剂的三分之二。”

“如此多次中和其毒性,加长时间煎煮,川乌之毒早已不能为害,而川乌大辛大热之效能不变。这才是中医驾驭此等毒峻药物的秘密。”

“你看个两三页检测报告,你能驾驭它吗?你懂得如何用它吗?中医治病岂可只看单药之毒性,而不管其炮制、配伍和煎煮之法?”

许阳再次质问众人。

大家脸上都有些尴尬。

曹达华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他怎么感觉现场这么多人都被这个年轻医生给问住了。

说着说着,许阳心中也生了恼怒,他又看了一眼手上的那一沓诊治记录,他道:“《伤寒论》是可以救生死于顷刻的临床急重症抢救宝典。伤寒疫病的特点,就在于发病急,传变速,动辄便会转成垂危大症。”

“伤寒论就是在抢救伤寒疫情中锤炼出来的,所以仲景立方皆是剂量大、药简、力专、效宏,如此方能及时阻断病势传变,挽救患者生命。”

“前医诊治这个病人,之所以不效。皆是因为剂量过轻,不能开冰解冻。习惯用轻剂,固然四平八稳,医生也不用担风险和责任。”

“可是病人呢?”许阳越说心中越气:“只有你们真正尝试过,才知道仲景的方子从来。你们不敢给病人用,为何不敢自己先尝试?”

“川乌之毒性,你们尝过吗?不敢学神农尝百草,何必做中医?”许阳盯着众人,语气越来越重。

“不懂更不敢驾驭这类峻毒药物,何以挽救患者生命于顷刻?患者病痛十年不愈,此乃医生之过也!住院七月,不仅无效,反而传变至垂危大症,此乃医生之过也!中医之过也!”

许阳怒喝一声,把手上的诊治记录往桌上狠狠一砸,发了大火。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