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釜底抽薪之法(1 / 1)

一个病,就能把现场这些中医划分等级出来了。

这些小中医,告诉了他们答案,他们都没想明白原因。

而钟华则是有些不敢确定。

何东军则是在看完之前的处方单之后,就已经判断出来了。

这就是他们水平高低的区别。

只是让何东军有些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许阳可以在没有看前医处方单的情况下,就能判断出来,他是猜测的吗?

其他小中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小声问:“宿食也能导致咳嗽?”

许阳则是答道:“患者是因为过食而导致食积,以至于到了大肠成了宿食,无法排泄,实热蕴结大肠成了腑实证。阳明腑实证的确没说会咳嗽,但你们不能死读书啊!中医治病当以整体来辩证,你们难道忘了肺与大肠互为表里嘛?”

小中医们皆是一怔。

许阳又道:“肺主肃降,若是肠中的实热移于肺,就会导致肺的肃降功能失常,自然会有咳嗽。不仅如此,我们在临床上会发现这样的咳嗽,比普通咳嗽咳的更剧烈一些。”

小中医们相互看了看。

许阳接着指点这些小中医,道:“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小孩子食积之后,便秘好几天了,但是却出现了发热,咳嗽,呼吸道发炎等症状,这时候单纯的清上焦之热,是不行的。”

“就算用消炎等西药,也常常不会有好的效果。原因很简单,因为大肠之实热未除,这就跟釜底之火一样,你底下火烧的那么旺。”

“上面自然会很热,你一味地给上面降温,是降不下来的。要把下面的火给灭了,这才是病机根本,这就是中医里面的釜底抽薪之法。”

大家终于听明白了。

钟华还是不解地问道:“可是许医生,为什么你就能一下子判断是阳明腑实之证呢?痰热阻肺,也是很有可能的啊,而且患者表现出来的症状都符合啊。”

其他人也点了点头,这也是他们所困惑的地方。

何教授也看向了许阳,他也没搞懂许阳是怎么直接就判断了。

《素问·咳论》中曰:五脏六腑皆可令人咳,非独肺也。

咳嗽这个病,本来就不好治,五脏六腑,内淫外邪都会引起咳嗽,有些时候把不准病机,就会久治不愈。

这个时候就要看医生水平了,前面诊脉诊出来是滑数之脉。那么滑数之脉能主的证也有好几个,有痰热,也有食积。

再加上患者咳嗽有痰,面红多见于痰热壅阻,舌象也是主热证,所有证据都导向了痰热阻肺,而至咳嗽。

所以很多医生会直接用止咳化痰清热的方子,治完之后,没效果。患者第二次来的时候,他可能才会想到食积,才会更改方子。

但很多时候,你一次没见效,人家第二次根本不找你了。你还以为自己已经治好了呢,那你的水平就无法提高了。

而对于那些有经验的老中医来说,他就不能这么简单判断了,一定要谨慎,既然诊出来是滑数之脉,他肯定也会问一问有没有痰食的情况。

如果问出来有了。

这里又要筛选掉一批人,到底是因为积食而致咳嗽,还是痰热阻肺。用药要怎么侧重,如果还是判断不好,那又要试一试了。

水平再高一些的中医,就会找出更多依据了。

许阳则是道:“你们前面没有听见家属说孩子睡下之后就开始咳了?为什么白天不咳,而晚上睡觉才咳?”

众人皆是一怔。

许阳又道:“若是痰热阻肺,岂有白天不咳之理?而且痰热阻肺咳出来的痰,多是黄痰啊。你没听仔细吗?患者咳出来的是白色的口水啊,痰都没出来呢。”

许阳接着道:“而且根据十二经行的规律,阳明腑实而至咳嗽,一般是晚上,尤其是凌晨的时候会咳嗽的更剧烈一些。”

“对对对对。”那阿姨忙答应:“就是后半夜咳的厉害,我们都被他弄得睡不着。”

这下子所有人彻底明白了。

只是何教授还皱着眉,他不是不明白这个病,他在看完处方单之后,就已经判断出来,之前用了宣肺止咳的药无效,而且也用西药也无效。

那多半就不是上焦的问题了。

这就是以经验和水平做依据的。

像钟华也看了处方单,但他就不敢直接断定,他反而在想有可能是药不对证,没有很好地注重清热,所以效果不佳。他也不敢确定,也在犹豫。

但是让何教授搞不懂的是许阳并没有看处方单,他是诊完脉之后,就已经判定对方是积食所致。

他还不是单纯在问食积,而是早就判断了阳明腑实,一直在问阳明腑实的情况,好像他已经知道答案。

是因为凑巧吗?他看过这类的医案?

何教授心生疑惑。

人群里面有个人弱弱地问:“可是患者不是有拉清水出来吗?这也是算腑实吗?”

许阳有些无语地看着这个学渣:“《温疫论·大便》:热结旁流者,以胃家实,内热壅闭,先大便闭结,续得下利,纯臭水,全然无粪。不是告诉你热结旁流了吗?无大便,拉出来臭水,也是腑实证。”

那人神色一滞。

许阳又问那个学渣:“那应该用什么方子?”

那人想了想,道:“既然是食积而致的话,那保和丸吧……”

许阳则道:“保和丸呢,消积食,或者治疗小儿食积而发热,问题不大。但是这孩子已经是阳明腑实之证,你这个见效就慢了。”

那人脸上顿时露出了尴尬之色。

许阳看着那人,道:“而且阳明腑实之证,是很有可能见于重症的,甚至会危机生命,你这样慢吞吞治病,不怕吗?”

像这次疫情,很多患者早期就表现出了疫毒闭肺,阳明腑实证,出现了高热、咳嗽、大便不畅,喘憋气促等症。然后迅速传变,两三天后就成了邪热内闭,阳气暴脱等垂危大症!

治病,在辨证正确的基础上,就是要果断出手的,这样才能有效阻断病情传变,挽救患者生命!

“啊?这么严重吗?”那阿姨被许阳的话吓一跳。

许阳回道:“你家孩子到不了这个地步的。”

阿姨这才放心一点。

许阳接着道:“《金匮要略》曰:‘脉数而滑者,实也,此有宿食,下之愈,宜大承气汤。’不要畏惧这种峻下剂,辩证正确了,是可以用的,医圣的指导是不会错的。”

何教授看了看许阳,他道:“那你开个方子吧。”

“好。”许阳点头,写起了方子。

大承气汤是峻下剂,很多中医畏惧其力,害怕伤正,而不敢用。

但阳明腑实之证,有些时候是会危及生命的。在这种紧要关头,不是这种猛烈的峻下之剂,不能救人性命。

所以经常有中医说,能在临床上真正掌握此汤的用法,才能说是一个成熟的能治病的中医!因为你不止要会用,更要敢用!

许阳写完方子之后,交给了何教授:“老师,您过目。”

何教授接过来看,眉头稍稍皱起,这方子是在大承气汤上加了几味药,加了清肺热的药,还有扶正的元参。

何教授有些惊疑地看着许阳,这才半年多时间不见,许阳进步这么快吗?他要是在待在医院里好好学临床,何教授相信许阳进步会飞快的,他是有这个自信的。

毕竟他当初给许阳的基础打得太瓷实了,上了临床之后,自然会进步神速。可他都被开除半年多了,都沦落去那种小诊所了,他跟谁学的?

何教授有些疑惑,还是说这个病人他凑巧看过一模一样的病案?毕竟许阳的理论基础太扎实了,病案的阅读理解也是基础之一。

此时,门口传来几声敲门声。

小慧推门进来,她道:“何教授,齐主任请您过去一起会诊病人。”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