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老师上门(1 / 1)

中午。

明心堂柜台上放着一个饭盒,这是她给许阳准备的,她也要给她中风的老爸准备午饭,又见许阳老是没午饭吃,所以就顺便多做一点了。

她早就把饭盒拿下来给许阳了,然后才上去服侍她老爸吃饭,她都下来了,结果许阳竟然还没吃饭,还在给人看病。

虽说现在诊所生意不错吧,但是也没到这个程度,关键是这个病人唧唧歪歪,说个不停,都多久了,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许阳也还在跟他不厌其烦地说着。

张可实在是等得有些不耐烦:“咳!咳咳!”

张可连咳了好几下。

宋强还问呢:“可可,你感冒了吗?”

张可翻个白眼,理都不想理他。

终于那边交代完了,病人过来拿药付钱,然后才走。

张可把便当盒拿去给许阳,她道:“你能别跟人一聊聊半天,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饭都凉了。”

许阳打开饭盒,吃了起来,他也饿了,他道:“还是要交代清楚的,刚才这个患者是高血压,我给他用了升发的药。”

“他吃完之后,血压有几天是会比之前还要高的,我把服用之后的情况跟他说清楚,他就不会害怕了。”

“现在的高血压患者,每天都会测血压,他要是看见自己血压突然飙升了,不得吓坏么!所以一定要跟人家说清楚的,这个不能省的。”

张可道:“那你也不能不吃饭啊!”

许阳笑了一下,捧着便当盒,说:“这不是在吃嘛,唔……味道不错!”

张可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宋强听得一脸迷惑,他问:“治高血压用升发的药?那不是越升越高了,越来越厉害了吗?”

许阳把饭盒放下,赶紧嚼了几口,把饭菜咽下去,他道:“并非如此,首先高血压这个病,在中医里面是没有这个病名的。现在中医大部分都是按照肝风内动去治的,效果也常常不好……”

张可忍不住打断道:“你能不能先把饭吃完再聊这个?”

许阳被堵了一下。

张可又扭头对宋强不满道:“你干什么呀?就不能等人家吃完了再问?”

“得,我不问了。”宋强赶紧摆了摆手。

张可对许阳没好气道:“赶紧吃饭!”

许阳迫于淫威,只能默默吃饭。

张可摇了摇头,这许阳真是一聊中医就上头,跟病人也说半天,跟同行说的就更多了,这两天宋强天天被许阳教育。

许阳继续闷头吃饭,他打算等他吃完了,再跟宋强说一说诊治高血压的误区在哪里。

不过,显然今天没这么平静。

“到了,就是这里。”

“许医生!”

门口响起了叫声。

“再等半小时,现在不上班。”张可看都没往外看,就来了这么一句。

“没事儿。”许阳应了一声,把便当盒放下,往外一看,却是一愣:“曹医生?”

老曹在门口引路:“来,何教授,这就是许阳医生。”

许阳顿时一怔。

张可也看向了门外,这一看,她便立刻把脖子一缩,然后直接把自己缩到柜台里面躲起来了。

门外急匆匆闯进来一人。

正是何东军教授

何东军快步跑进屋内,转身看许阳,他呼吸一下子就变得粗重起来了,不知道是因为刚才跑的太快,但是情绪过于激动。

“许阳……”何教授的声音颤了几下,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许阳。

许阳也彻底呆住了:“老……老师。”

围观的几个人大眼瞪小眼,难道许阳是何教授的学生?

曹德华拍了拍脑袋,许阳是南中医毕业的,而何东军是南中医的教授。嘿,他前面怎么没想到这茬。

何教授往前两步,抓住了许阳的手,他紧紧盯着许阳,问:“许阳,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面对何教授的目光和询问,许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答。

何教授突然发起火来,松开许阳的手,怒拍桌子,粗着脖子吼道:“许阳,你去哪儿了!”

旁边人全都吓一跳。

跟着来的钟华、曹德华还有徐原,还有女住院医师小慧四人全都面面相觑,在他们的印象里何教授一直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而且也很爱提携后辈。

所以每次何教授过来,都是他们这些年轻中医最开心的时候。因为可以跟着大佬学习,有疑问还可以问,人家也会不厌其烦地告诉他们。

他们都说何教授是最没有架子的一位大佬。

但是徐原也没想到,何教授今天居然发火了,而且还是这么大的火,他都被吓住了。

小慧也是一脸懵逼,她在想许医生到底干了什么,能让好脾气的何教授发这么大的火。她想到了许阳骑粉色电动车的风采,嘶……他不会跟何教授的儿子……

小慧又开始脑补大戏了。

许阳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

何教授却还是怒不可遏,他指着许阳的鼻子怒骂,口水都快喷到他脸上去了:“手机号码也换了,微信也不登了,所有联系方式都弄没了,你到底想干嘛?玩人间消失啊!”

许阳头低的更深了,挨了骂也不敢还嘴。

何教授继续怒吼道:“你逞什么英雄?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跟你们院领导都商量过了,医院会帮你出面的,这个事儿你本来就没多大责任!医疗鉴定这关你是能过的!”

“不过是让你去休息一段时间,让这件事情冷静冷静,你装什么孤胆英雄啊?你要求被开什么除啊?你知不知道这对你意味着什么啊?”

“啊?你这个混蛋小子!”何教授又拍了一下桌子,他是怒不可遏啊。

许阳小声回道:“我……我没办法。”

何教授怒问:“你有什么没办法的?”

许阳苦笑一声:“我有医院保我,姚柄他们家怎么办?”

何教授一怔,然后道:“医疗鉴定没事,他们家就会没事。”

许阳道:“那只是法律上的没事,可现实却不会,那家人不会善罢甘休的。祸是我闯的,自然我来承担!”

其他围观的人相互看了看,皆露出疑惑之色,许医生到底干嘛了?

小慧则是有些迷惑,怎么又多出来一个姚柄,好像也是个男的呀!

只有曹德华叹了一声,他之前在许阳的同学杨辰那里听到了一些经过。

何教授沉默了,他重重呼出来一口气,刚刚一顿火发出来,现在他也冷静下来了,他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扭过头不看许阳。

他摇了摇头,道:“那你也不该删除所有联系方式,自己偷偷躲起来了。你有事儿不能跟我说吗?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师了?

许阳低着头,非常惭愧道:“那事之后,我也没脸再见所有人了。”

何教授抬头看许阳,他道:“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许阳抿嘴不语。

曹德华突然问:“何教授,您不会是为了找他,所以才答应来我们县中医院坐诊的吧?”

钟华和徐原也是一怔,对啊,从省城来他们县里可不怎么方便。就算何教授要支援基层,完全可以选一个方便一点的地方嘛。

难道是因为他们县是许阳的老家,何教授觉得许阳总有一天是会回来的,他总是能守得到许阳的?

“老师……”许阳想说什么,可是一时间心里却堵得厉害。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