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用药太大胆了(1 / 1)

许阳是觉得自己客气了。

但其他人全呆了。

办公室内顿时落针可闻。

许阳说完之后,也露出了疑惑之色,怎么他指点完了之后,没听到熟悉的叹服声、恍然大悟声、感谢声呢?

许阳抬起了头,却看见了一张张呆滞和尴尬的脸。

许阳也是很明显地一愣,他这才反应过来。他已经回到现实世界了,他已经不是那个从医几十年的临床权威了,而只是一个民间小诊所的年轻医生。

许阳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暗自懊恼,怎么嘴瓢了呢,一不小心就把实话说出来了。虽说是在指点钟华,但关键自己不是曾经的那个身份了呀。

不会把人给得罪了吧?

许阳也尴尬起来了。

曹德华干笑两声,硬着头皮打圆场,他常年不认真钻研医术,净钻研人际关系了,现在这种场面,也只有他稳得住了。

“哈哈……哈哈……”曹德华干笑了好几声,一拍手道:“许医生,你这可就有点事后诸葛亮了。这方子可不是不行吗?这要是行了,那病人不早好了嘛。”

“要都这样说,那老齐他们西医的保守治疗也不行嘛,你看这都20天了,对吧?啊?哈哈哈……哈哈……”

曹德华又笑了起来。

老曹也没揪着谁的不是,就是摆着谁都看得见的问题说。

曹德华道:“所以说嘛,这个比较棘手的病人,就得咱们中医西医一起配合治疗,现在也是很提倡的嘛,这叫发挥各自优势,互补不足。对吧?”

曹德华又笑了起来。

齐主任也道:“对,这也是我请各位来帮忙的原因。等下班了,我请大家吃饭表示感谢。”

老曹立马道:“那好呀,你老齐我们还没敲过几次呢,这次可得让你放放血,都不许说有事儿啊,都一起去。”

齐主任笑道:“行,我舍命陪君子。”

现场气氛稍稍缓和了一些。

只是钟华的脸上还有明显的尴尬和不愉之色。

许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就只能把方子放下。

钟华吐出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曹德华见状,便道:“那个……许医生你觉得应该要用什么方子呢?”

许阳说道:“患者是胃液干涸,中焦气乱,有升无降,自然该益气降逆,增液行气。”

许阳前面在点评钟华方子的时候,已经把患者的病机说了,有了准确辩证的病机,治疗思路也就明确了。但关键是要怎么开方子,遣方用药也是很关键的。

许阳拿了纸笔,写起了方子。

写毕,他把方子给了曹德华。

曹德华接过来一看,先赞美一声:“许医生的字写得真漂亮啊!”

说完之后,曹德华再仔细看配伍和剂量,这一看,曹德华却是一呆。

其他人也看的一脸纳闷。

徐原也走到了曹德华身后,看了过去,他也是一呆。

钟华也露出了好奇之色,这两人怎么这表情?

曹德华不动神色地把这纸折起来,放在手心里,他道:“许医生这方子开的真不错。”

许阳道:“患者是气机逆乱,有升无降,上不得入,下不得出,所以导致关格。治疗这种关格大症,一定要用扫荡攻坚之剂,而且必须要以气药为帅。”

“根据我的经验呢,一剂之后,患者应该就能诸症皆退了。次日再服用一剂,应该就没事了,稍微观察观察就可以出院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震。

这么一个大病,住了20天医院都没治好的粘连性不全梗阻,你两剂药就能给人治好了?他就能出院了?

还出院?你看看患者那个样子,连坐起来都要不停喘气,这也太能吹了吧!

齐主任脸上堆满了怀疑。

小慧也是一脸愕然。

不说他们了,房内的这些中医们都不信。

许阳有些时候的确可以做到一剂而愈,但那些都是实证,患者本人不虚的,病邪被赶走之后,自然可以出院了。

但是这位是虚证,患者本人已经虚成什么样了,已经25天没吃东西了,还天天呕吐,动一下都没力气。

许阳这话说的太满了!

曹德华笑着点点头,神色不变道:“是是是,许医生,辛苦了。”

许阳也看出了现场气氛有些不对,他站起来道:“那行,那我先走,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

几人忙站起来。

齐主任道:“好,许医生辛苦了,那个……小慧,去送一下许医生。”

“好。”小慧答应一声。

许阳跟几人告别之后,就出门了。

……

房内几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钟华脸色更是不愉。

齐主任好奇地问:“怎么了,老曹,许医生的方子有问题吗?”

曹德华把手上的纸摊开,道:“问题吧,倒也不是问题,配伍其实挺合理的。只是他这剂量有些大了,患者究竟过于虚了。”

“患者都住院二十天了,二十五天没吃东西了,你看他都瘦成什么样子了?动则气喘,连坐着都气喘啊,中气太虚,如此之虚的人,不宜大补或者大泻。”

“偏偏他的方子剂量都开的很大,尤其破气行滞的药剂量挺大的。这个,我个人觉得稍稍有些冒险了。老钟,你觉得呢?”

钟华伸出手道:“给我看看方子。”

曹德华把方子递了过去。

钟华看着方子道:“配伍确实很恰当,增液行舟,益气降逆,只是这剂量确实大胆,若是患者刚住院,我倒是敢给他用,但是这么久了……”

说完,钟华又抿了抿嘴,又有些不满地说道:“我又不是傻子,患者明显的关格大症,上不得入,下不得出,我还能不知道导气向下,破滞开结吗?”

“关键是现在患者太虚了,他本就是虚证为主,再强行开破恐怕会生变啊,尤其他剂量还用的这么大。所以我才用小剂量的补中益气,先补起来,调理气机。”

“中医也不是见病治病,不治之治,方为大道。等把他补起来,气机恢复一些之后,再一边补一边破滞。我思路没问题的,对吧?”

所以这也是钟华没让许阳点评方子的原因,我又没错,你干嘛点评?

徐原看了看几位大佬,低着头也不敢说话,就在背后仔细地看着许阳的方子。

曹德华无奈笑了笑,他道:“老钟,许医生刚刚也是无心之失,你别怪他啊。”

钟华摆了摆手,说:“算了,年轻人嘛,又是这么有本事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不年轻气盛?他也帮过我几回,我也没那么小气。就是他大胆是真的有些大胆了,不够谨慎。还是年轻,有点飘啊!”

齐主任忍不住了,他问:“不是,方子有问题,前面怎么不问清楚啊?”

两人都有些尴尬。

要是许阳前面不点评指点老钟的方子,他们肯定是要问清楚的。但是那会儿现场气氛已经这么尴尬了,然后他们立马又开始质疑许阳的方子,这成什么了,你质疑完我的,我质疑你的。

抬杠呢?

齐主任也没好气地瞥了瞥两人,他有些烦躁地问:“那怎么办?这方子用不用啊?”

两个人都有些犹豫。

曹德华道:“这样吧,明天不是何教授来咱们医院出诊的日子么?要不让何教授诊治那个病人吧,也不差这么一天对吧?我觉得这样有把握一点。”

“也好。”齐主任想了一想,也点了点头。

这事儿就这么定下了。

……

小慧把许阳送到了大门头,眼睁睁地看着许阳骑上粉色小电驴,戴上粉色的头盔,风骚地骑车走了。

“为什么好看的男子都是这幅德行?”这一刻,住院女医师小慧脑补了好几出大戏,她的一颗少女心,碎了!有个不好的消息,咱们这周网站没安排推荐,有点惨!!所以请大家多多投推荐票,最好每天都投一下!如果在没有网站推荐的情况下,各项数据还能起来,下周可能还会有推荐。拜托诸位!让许阳小朋友冲鸭!!!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