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方子不合格(1 / 1)

得,许阳接了电话又要出门了。

张可有些欲哭无泪,怎么又走了,但是她又不可能拦得住许阳,只能跟许阳说:“你得记得问他们要出诊费啊,不能让你白忙活。”

“知道了。”许阳答应一声,开始收拾东西。

张可道:“那……你看完病早点回来啊,你骑着我的小电驴去好了,那样快一点。”

“好。”许阳又答应了一声,拿了张可的钥匙就出门了。

“唉!”张可惆怅地叹了一声,扭头看向坐在墙角的宋强,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宋强不停翻着白眼,也不知道现在装晕还来不来得及。

许阳出了门,还有些不习惯,一下子也找不到路。但是病人那边也不能耽搁,他就拿出手机搜索中医院,点了导航,然后把手机放在小电驴上。

许阳转身跨上了张可那辆粉色少女小电驴,戴上张可那粘了个小黄鸭风车的粉色头盔,扭动开关,跟着导航骑了出去。

在旧县城这一块,骑电瓶车比开车方便,许阳很快就到中医院了。

许阳到了之后给老曹打了个电话。

老曹马上就下楼了,一起同来的还有外科的齐主任。

没错,就是之前给灭绝的老爸治阑尾炎的那个齐主任。

齐主任对着许阳满脸笑容,伸出了手:“哈哈,许医生,又见面了。”

许阳神色不变,跟齐主任握了握手:“你好。”

许阳早忘记这人是谁了,不过老曹他还是记得的,毕竟接触过好多次,还请他吃过饭。哦,刘景宁也请他吃过饭。

“许医生,您好。”跟在齐主任身后一个带着眼镜的小女生对许阳问好,脸颊微微有些红。

她就是昨天第一个提出来灭绝的老爸可能是异位阑尾炎的那个女住院医师。

“你好。”许阳也点点头,看着这个女医生,好像没什么印象。

那女生偷偷地看一眼许阳,见许阳在盯着她看,她脸就红的更厉害了。他看我干吗?他为什么要看我?

小女生顿时脑补了很多内心戏。

齐主任非常客气地说:“这次恐怕又要麻烦许医生你了,哦,我们已经让院里准备邀诊协议了,你这几次的会诊费,到时候医院都会跟你结算的。”

老曹也在一旁说:“对,以前咱们医院没有邀请过民间中医来会诊,所以没有这个先例。”

“不过你这几次确实帮了我们大忙,我跟钟主任,还有齐主任他们一起跟上面说了,上面也同意了。一切按照规定的会诊费来,可能不是很多,你别嫌少。”

许阳客气道:“没关系,治病要紧。走吧,说说什么情况。”

“好,边走边说。”曹德华伸了伸手。

几人走了起来。

三位大佬在聊病情。

小姑娘跑在前面领路。

齐主任道:“许医生,这次主要是我要麻烦你了,我们这边有个病人比较棘手,所以我就让老曹去找了你。”

老曹对着许阳呵呵一笑,他现在就像是许阳的通讯员似的。

许阳问:“什么情况?”

齐主任道:“是这样,患者两年前做过肠梗阻手术,这次又发生了粘连性不全梗阻,已经住院20天了,已经25天不能进食了,频繁呕吐,一直腹痛。小慧,把病例给我。”

那女住院医师立刻把手上的文件夹递过来。

齐主任接过来,把文件递给许阳,说:“这是患者这段时间的诊治记录还有检查报告。”

许阳接过来,只看了看患者的症状和之前的用药情况,并没有看他们的检查报告。

几人进了电梯。

齐主任接着说:“我们用了保守治疗,但是效果一般。而患者也不愿意再次手术,所以我们请了中医来会诊,但是中药的效果也不好,所以就请了许医生你来。”

女住院医师小慧听得眉目一扬,他们主任这话说的可就很抬举了。他们医院中西医都不行,然后才请的许医生,这话的意思是许医生比他们医院的医生都强咯?

小慧暗自咋舌。

不过也不怪他们这么看重许医生,昨天那个可是异位阑尾炎啊,几乎是百分百会误诊的病,许医生居然给诊断出来了。

诊断出来了还不算,一副药下去,那倔老头居然就好了。今天早上她去查房的时候,这倔老头人都不见了。

他们又是打电话,又是出去找,后来才发现这老头溜出去吃早饭了。他还理直气壮说,他们不给他饭吃,他自己还不能去吃了?

小慧也是哭笑不得,之前他也吃不下啊,而且也不能给他吃啊。之前是准备做手术的,所以是需要禁食水的。

只是她也没想到这老头好的这么快,就算他们动手术,手术后也要禁好几天食水,要住院几天恢复好才能出院。根本没有这么快。

一行人上了楼,去了住院部。

许阳终于见到了患者。

住院20日,已经25日不能进食的患者,身子爆瘦,几乎已经瘦得脱相了。

许阳也询问起了病情,得知患者现在全身疲软,不能坐立,而且稍动便会气喘。呕吐频繁,腹痛不止,大便似通不通,很用力的话,能出来一点点。

许阳观对方舌象,发现对方舌红,中根燥干。

许阳又给对方诊了脉,脉大按之而散。

诊断完成,许阳就跟着他们一起出去了。

几人来到了中医内科的钟华的办公室。

钟华和徐原也在这里。

“许医生。”

“许医生好。”

“你们好。”这两人许阳还是有印象的,他记得这两人去诊所找过茬。

钟华问:“哦,是那个肠梗阻术后粘连不全梗阻的病人吧?”

齐主任道:“对,就是他。”

钟华也把他们这边的方子打印出来,他道:“这个病人虽然是肠梗阻,但却不是实热之证,而是虚证,因为中气虚弱才导致梗阻的。”

许阳微微颔首,钟华的水平还是有的,并不是所有的肠梗阻都是实热证,这个患者是虚证,你要是不管不顾,直接苦寒泻下,就要出事情了。

钟华把他的方子递过来,说:“我用了补中益气汤,塞因塞用,但是效果一般。”

许阳接过他的方子,看了两眼,眉头微皱。

钟华笑着问:“许医生对这个病有什么看法?”

许阳看着方子,神色淡然,这样的会诊场面,他在那个时空经历过无数次,已经很习惯了。

他道:“患者是因为中气虚失于运旋,胃液涸不主和降。你的方子啊,总体思路没错,但是有问题。”

“补中益气固然是对的,但是你要注意患者的舌象,患者是胃液干涸,他的胃气自然降不下来,所以呕吐不止,你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钟华顿时一怔,我只是让你看看方子,又没让你点评。我问你对病怎么看,你怎么还主动点评我的方子了?咋的,买一送一啊?

其他人的神色也慢慢变的精彩了。

许阳则是浑然不觉,他继续道:“治疗一切痞塞不通之症,都在于治气。百病皆生于气,三焦气化升降的枢纽在脾胃。患者现在中焦气乱,有升无降,所以下面不通,而上面猛吐。”

“你补气塞因塞用的思路是对的,但是现在是有升无降,你只补气,而不导气向下,是很难速效的。又没考虑到胃液干涸,参芪的用量又过低。你这方子呀,不行!”

最后一句话一出,全场都惊呆了。

徐原都傻眼了。

小慧也惊讶地捂住了嘴。

钟华一张老脸迅速红了起来。

许阳却还是浑然不觉,他刚从那个时空回来呢,思维还没转过来,他在那个时空里可是当了几十年的临床权威。

什么叫权威?

他们县里那些中医西医的主任全都被他骂过!

骂完之后,人家还露出一脸受教的模样。

许阳觉得自己已经很客气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