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晚年的李老(1 / 1)

翌日清晨,许阳和李老去给患者二诊。

患者已经从病床上起来了,还给他们准备了早饭。她肚子阑尾处原先那个红肿的包块已经消失了,只是再按肚子的时候,还是有些疼痛。

她舌头上的黑苔已经褪干净了,六脉从容和缓,体温也恢复正常了。

村里那个赤脚医生连呼奇迹,他是亲眼看见这患者病的有多重的,谁知道一个晚上过去,她居然就好了。

这会儿,他再也不敢说自己学过中医了,他感觉自己啥也不懂,啥也不是。

李老又给患者开了《辩证奇录》的清肠饮三剂,以清余邪,他把方子留给了他们,让他们自己去镇上抓药。

早饭的时候,他们给李老和许阳舀了两大碗厚厚的小米粥,还准备了黄条条,还有两个鸡蛋。

但他们却没在这儿吃,许阳去上茅房的时候,经过厨房,发现患者在喝清的几乎能看见底的粥,这还是病人才有资格喝的,其他人都在喝黑乎乎的什么东西。

而且他们的主食也是黄条条,严格来说,也不是黄条条,而是黑条条,这里面也没有多少主粮,掺杂的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能很明显看到某种植物的筋丝,还有些菜叶子。

许阳回来之后,看着自己那碗厚的跟饭一样的小米粥,他就怎么样都吃不下了。

李老也没喝粥,拿了两根黄条条放在许阳手上,他说:“就说你肚子昨晚受寒了,拉了几次,吃不下东西了。”

许阳把黄条条放在手上,点了点头。

李老也取了两根。

临行告别,他们要给李老塞诊金,李老没要。

李老有四个子女,但是他们都没有学医。因为他们都觉得医生这个行当太倒霉了,李老几乎已经把全部家当都贴给了病人了。

农民太穷太苦了,李老只能不停贴补他们,他家除了宅基地上房子以外,其他的差不多都贴完了。

再加上李老常年救治危急重症,除非是神仙,否则绝不可能百分百成功,所以也常常有医患矛盾。

李老成名之后,去了东南亚等国,还有我国宝岛等地区讲学、治病,赚了不少钱,大概有六十多万。可是带回来还没捂热乎呢,扭脸又全给捐了。

谁能想到像李老这样的一代名医,他这一生竟过的如此清苦。

许阳和李老再度回到了县医院,继续坐诊治病。

正如他们之前所预料到的那样,东汉古墓的出土对中医界的震动并不大,大家还是甘心做慢郎中,还是热衷于搞中西结合。

就连经方派都不怎么上心,不过火神派的朋友们倒是比较激动的,因为他们总算找到依据了。

火神派的人也是师仲景,宗伤寒的。不过他们的剂量,尤其是附子的剂量还是超过了仲景原方的。

包括李老的,仲景的原方也没这么大剂量,仲景的基础用量是比较高的,而李老是在这个基础上再度破格重用的。

破格用药,自然有重用的好处,但是弊端也很明显,因为你一旦误诊误治的话,就会有大问题。而且你配伍不得当,也一样会出问题。

所以后来火神派渐渐兴盛之后,民间多了许多拥趸,但是很多人治疗效果并不好,都是些假火神。

大剂量用药就相当于一把青龙偃月刀,挥舞起来自然非常威武,但是你一旦舞不好,就要出大问题。

真正的用药高手,是要能用青龙偃月刀雕豆腐的!

现在许阳每天都会尝附子、川乌、木鳖子等有毒的中药,而且是逐日加分量,他常常被毒的面唇麻木,上吐下泻,腹中绞痛。

不过他也备好了解毒的汤药,他痛并快乐着。

东汉古墓的事儿,中医界也只有上海的柯雪帆教授一直在奔走疾呼,然后赶紧做临床研究。

李老也在查阅古代典籍,他把六经古方,还有常用的《金匮》要方,唐宋以前的经验效方,全部整理出来。

按照现在的发现,重新厘定折算成现在的剂量,以备查阅检索和研究。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发现原来早在宋朝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怀疑经方的剂量不对了。

中医的传承其实断过好几次次,而剂量之错,不是从明朝开始的,而是早在唐朝就开始了。

不过李老还是骂李时珍骂的比较多。

……

1982年7月,蒙冤28年,曾两度入狱的李老终于被平反了。

在通知下达的那一天晚上,李老喝醉了。

……

1983年,李老奉命创办灵石中医院。

李老荣任院长。

许阳也跟着李老去了中医院。

当了院长的李老就更忙了,不仅要诊治每日上门求诊的病人,还要处理各种杂事,还要去开会。

幸好现在许阳的治疗水平很不错,李老忙不过来的时候,他也能接李老的班。

李老常常需要去开会,也会跟中医界的同行交流,但是每次李老回来都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一晚上他气的能抽掉一整包烟。

1992年,李老从院长的位置上离休,他在自己家开了一个小诊所,随着各种渠道的传播,渐渐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病人前来求诊。

而随着这些病人回去再传播,李老的医名渐渐鼎盛了起来,逐渐传到了各地中医界人士耳中。

这时,大家才惊愕地发现原来在这个偏远的西北小县城里居然还藏着这样一位能治危急重症的真中医。

李老在晚年之时终于走出了灵石。

后,李老的著作面世。

中医界大为震动,医学界亦是大为震动,普通民众也大为震动!

多家媒体开始不停采访、报道、传播李老的事迹和学术思想。一时间,李老的医名天下皆知。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或许李老的心态早就改变了,应该是在东汉古墓被发现的时候,他的心态就已经变了,不然在做院长的那些年也不会常常出去跟中医界的人吵架了。

现在终于成名了,也有那么多人认可他了。李老便接受邓铁涛老先生的邀请,多年一直南下讲学,传艺,讲述他的学术思想。

他也一直呼吁中医人不要甘愿做慢郎中,也不要甘心做西医的附庸。老中青三代中医都应该要奋起直追,要提高治疗危急重症的能力,慢郎中是中医的耻辱。

而许阳则是一直在县中医院里面坐诊治病,李老虽然已经名满天下了,但是他却一直甘心寂寞,从不出灵石。

白天坐诊,晚上还常常有农村的急症病人来求诊。许阳半夜翻山越岭去给那些病人治病,久而久之,他竟然也练出了闭着眼睛也能山路的本事。

许阳的名声一直没有传出去,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他是李老的徒弟。但是在县里,所有人都知道中医院有许阳这样一位极好的中医。

李老在垂暮之年,一直在为中医的未来而奔走。穿州过省,不停讲学传艺。全国各地的病患纷至沓来,竟跟随李老穿州过省,只为求治,李老亦不忍拒绝。

如此高龄的李老,多年来竟从未在凌晨两点前入睡过。

后来,他终于病倒了,他中风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