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攻毒承气汤(1 / 1)

“啥玩意儿?”赤脚医生差点没给气乐了。

李老也呵斥道:“许阳,不许乱说!”

“哦!”许阳只能应一声。

那赤脚医生则是老大不高兴,他对李老说:“这是你带的徒弟吧?你这徒弟没大没小啊。”

“额……”李老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否认。

“嗯?”许阳扭头看了过来,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这个老头顺眼多了!

赤脚医生上下看了许阳两眼,没好气道:“你看什么看?你师父都没说话,你个做徒弟的瞎插什么嘴?”

许阳这回没生气了,反而很诚恳地说道:“是是是,您说得对。”

李老一脸嫌弃地把头扭开。

“嗯,这还像样。”赤脚医生点了点头:“徒弟就该有个徒弟的样子……”

他话还没说完,李老就打断道:“好了好了,栓柱大哥,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了。”

赤脚医生哼了一下,傲娇地说:“要不是看在他是你徒弟的面子上,我非得骂他不可。”

李老都无语了,你是绕不开了还是怎么着啊?

许阳突然觉得这老头儿眼光挺好啊!

李老看了许阳一眼,没好气道:“干站着干嘛,行针啊!”

“好嘞。”许阳应了一声,从自己的包里面取出了针灸盒。

患者家属那个黝黑男子则是涨红着脸,结结巴巴问:“李可兄弟,他……他……他……”

李老宽慰道:“他是大学生,针灸用的挺不错的。”

一听是大学生,屋内众人的眼神都变了,就连那个赤脚医生也露出了惊讶之色。

赤脚医生问李老:“你真打算用中医治啊?”

李老道:“她都病成这样了,山路颠簸,没办法抬到县医院去,不然真把人折腾坏了。”

赤脚医生也闭了嘴,只是小声道:“这么严重,中医治不好吧!”

李老则是微微一笑。

黝黑男子也忙点头:“我们吃中药,用中药,中药好,中药好。”

李老问:“家里有没有白萝卜啊?”

黝黑男子急忙点头:“有,有的,有的。”

李老道:“去准备五斤生的白萝卜,村里哪里能打电话?”

黝黑男子道:“就村委会有一部电话。”

李老微微点头:“行,那你带我去村委会吧,我打个电话让乡里的卫生院送点中药过来,这样节省点时间。”

“好好好。”黝黑男子忙答应,赶紧带着李老出去了。

许阳则是蹲下来,拿出了一枚三棱针,准备针刺放血。

屋里的人都在围观大学生的操作。

赤脚医生也走过来,态度跟之前不一样了,他问:“你真是大学生啊?”

许阳蹲下来掰开患者的嘴,先给患者的嘴里稍稍清洗一下,然后针刺金津和玉液二穴放血,这是主治呕吐的,而且患者热毒壅闭三焦,也能泻热。

许阳点刺放黑血,道:“我是研究生。”

许阳拿了一块毛巾放在患者嘴边,好方便她吐出黑血。

赤脚医生迷惑了一下,问:“研究生是啥?”

许阳起身,点刺尺泽双穴和委中双穴放血,他回道:“就是高级大学生!”

赤脚医生满脸不信:“净瞎吹牛!”

许阳放完黑血之后,收起了三棱针。

床上躺着的患者长长地呼出几口气。

旁边人问:“你咋样嘞?好些没?”

患者喘着粗气:“好多嘞,没那么恶心了,没那么想吐嘞。”

赤脚医生顿时惊愕不已。

许阳又从针灸包里面取出毫针来,按了按患者阑尾穴,在痛点进针。患者现在阑尾炎脓肿已成,而且热毒已经壅闭三焦,病情很严重了。

但是许阳给患者诊过脉了,虽然患者已经病了五日,而且又发烧,又肠梗阻,三日不曾大便和放屁,但患者的脉象却没有虚象,患者的身体素质还是可以的。

所以许阳上手就直接用了透天凉的手法,行强刺激!

旁边人看的稀奇。

赤脚医生好奇地看了看问:“你这个是什么手法?”

许阳来了一句:“研究生专用手法。”

赤脚医生听得一懵,啥玩意儿?

许阳在足三里、内关等穴上行强泻法。

李老和黝黑男人回来,李老见到许阳正在行针刺,他也看的一愣:“咦?透天凉?”

赤脚医生问:“啥,这不是研究生专用手法吗?”

李老顿时无语。

半晌后,许阳施针完毕,许阳问:“大婶子,还疼不疼了?”

患者躺在床上道:“好多了,不怎么疼了。”

赤脚医生惊呆了,喃喃道:“研究生手法这么厉害吗?”

李老看了一眼被忽悠瘸了的赤脚医生,微微摇头,顿了一顿,问许阳:“许阳,如果让你来治,你要如何开方?”

许阳一怔,这是要考教自己了。

许阳不敢大意,细细思索了一番:“患者乃热毒壅闭三焦,阳明腑实之关格大症。”

自称学过中医的赤脚医生一听这话,顿时一懵,啥意思?

许阳道:“患者三日未能大便,亦未矢气,可知阳明腑实,大肠燥热严重,这也是患者肠梗阻的缘由。治法,当以张锡纯的硝菔通结汤为宜。”

“其软坚润下通便之功甚是卓越,而且无伤正之弊,虚弱之人和老年人最为适宜。且患者为肠痈脓肿,自然该合大黄牡丹皮汤!”

赤脚医生这里看看,那里瞟瞟,还是没听懂。

他所谓的学过中医,只是知道这味草药能降火,那位草药能消炎。中医治疗讲究理法方药,他顶多略知一点药性,连方子都不懂,就更别说治病的道理了。

所以赤脚医生很明智地选择了闭嘴,不过他突然感觉许阳有点厉害,真不愧是高级大学生啊。

李老微微颔首,对许阳道:“把方子和剂量写下来,我看看。”

“好。”许阳答应一声,立刻拿出纸笔趴在桌子上写方子。

赤脚医生还凑过去看,看了几眼,又疑惑地走了回来。

许阳把写好的方子交给了李老,李老看了几眼,没有发表评价,只是让许阳把方子收好。

这让许阳有些没着没落的。

不久之后,乡卫生院里的人就把中药送上来了。

他们这边也把萝卜准备好了。

许阳和李老去煎药。

许阳把五斤萝卜切成片,分成了三份,然后在锅里面加入了5升水,加入元明粉120g,然后加入三分之一萝卜,煎煮起来。

这是张锡纯的硝菔通结汤,对于治疗大便燥结久不下,或是肠梗阻都有非常好的效果!

张锡纯用的是朴硝,但是芒硝也是可以的,而且芒硝的泻下之力更强一些,性状是一样的,也是味咸性寒。

这种药,少了效果不佳,多了会伤正。所以需要加萝卜,很多人认为萝卜性寒,其实不对的,萝卜是性微温。萝卜的微温正好能中和芒硝多余的寒性,又能吸收其咸味,使其不过咸而伤肾。

虽然这方子只有两味药,但是配伍非常合理,使用起来效果很好,尤其适合老人和体虚之人。

许阳煮着药,分三次下萝卜,煮熟一批,捞出换一批,要一直熬到药汁浓缩到500毫升。

许阳熬另外一个方子。

李老则是递过来一张纸。

许阳接过来。

李老道:“这就是第二个方子的配伍和剂量。”

许阳赶紧看方子。

李老悠悠道:“我自学中医第六年,研制出两个方子,一个是破格救心汤,救治各类心衰危重症,重用附子,破解重重阴寒,破阴回阳救人性命,这是治阴证的。”

“而另外一个就是这攻毒承气汤,我是在《金匮要略》的大黄牡丹皮汤的基础上加味而成,专为阳证所设。”

“此方我常用于危重急腹症,在农村,其实急腹症非常常见。我行医至今,治疗这种急腹症,多不胜数。此方建功无数,至今所有患者全部治愈,我亦从未失手!”

“牛批!”许阳惊叹了。

李老慢悠悠点燃一根烟,缓缓吐出烟圈,他道:“农村配药诸多不便,所以我都是加大剂量,行医至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急腹症病人,重症皆能一剂而愈。轻症一剂未服完便已治愈。”

“用时最多十几个小时,花费也不过几块钱而已!只有少数几个阑尾炎穿孔合并腹膜炎等危及生命的垂危之症,用了两剂!”

“牛批!”作为高级大学生的许阳,又说了一句很没文化的赞美词。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