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老年人别骗吃骗喝(1 / 1)

灵石是山西最狭窄的一个县城,处在两山夹一水之地,两边皆是高山,中间是汾河,整个县城找不到几块平整的土地。

今天他们要去的就是在很里面的一个村子,俩人骑自行车就过去了,一路颠颠抖抖,许阳屁股都抖肿了,终于才算是到了山脚下。

两人找了个地方把自行车藏好,然后就开始徒步上山了。此时的李老已经是个中年人了,但是走起山路来,是又快又疾,许阳这个大小伙子完全赶不上他。

不多时,许阳就气喘吁吁了。

而李老却走的还是很轻松,李老取笑道:“年轻人要多锻炼身体啊。”

许阳喘着粗气:“是,您常走山路吗?”

李老在前面走着,说道:“对,整个灵石都是山,现在在县医院里工作,倒是少走很多了。以前做赤脚医生的时候,每天都在赶山路。”

“常常半夜里被人叫起来,披着满天星光就翻山越岭给人看病去了。那时候山路都看不见,所以久而久之,倒是练出来闭着眼睛也能走山路的本事了。”

“不过啊,这种天气都是好走的。最怕的是大雨天,那山路太滑了,一不小心就要从山上摔下去。还有大雪天,山上全是积雪,走山路跟溜冰一样。”

许阳在后面喘着气问:“那您不是得老是摔跤吗?”

李老笑了笑,道:“摔,当然摔了,可摔过不少次呢。经常看完病回来,衣服裤子也弄破了,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回家还挨老婆一顿骂。”

李老摇了摇头:“没办法啊,人家既然是大半夜找你,那肯定是很严重的病。农民太穷了,小病不敢看医生,所以一上来就是危急重症。大半夜还来找你翻山越岭去看病,那肯定是非常严重了。我不过是摔几下,可人家等得是救命啊。”

许阳顿时心生敬佩,李老就是常年在广袤的农村里翻山越岭救人性命,其中艰苦不为外人所知也。

这年头舍得去看病的人都是有单位给报销医药费的,农民连饭都吃不饱,生病了也是熬着,熬到最后熬不住了,才想到去请医生。

所以他们这些医生一接手就是危急重症。

这跟城里不一样,城里的危急重症,直接被救护车拉去医院了,根本轮不到中医治,遇上开明的西医,可能会要求中医会诊,但也仅仅只是会诊。

而农村,很多中医一天到晚接触的都是危急重症。他们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用中医的法子去治。

这一治,倒是真出来一批擅长危急重症的中医高手,李老就是其中之一,也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位。

李老在前面爬着山,忽然问:“许阳,你真的想跟我学医?”

跟在后面的许阳顿时一怔,然后立马回应道:“当然真的!”

李老没回头,继续道:“我一生坎坷,两度入狱,至今未被平反,一身的污点,满身的疮疤,实在不是一个幸运的人。”

“我没有拜过师,那些年大家听到李可的名字就跟听见瘟神似的,唯恐避之不及。我一直是自学中医,好些中医同行都说我是野路子,你也愿意跟我学?”

许阳非常认真地点头:“我愿意!”

李老又道:“我的用药常常超脱药典十几倍甚至数十倍,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许阳道:“救活,被吊销执照;没救活,锒铛入狱。”

李老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目光灼灼地盯着许阳,他问:“你不怕吗?”

许阳顿时一滞,然后他坚定地说:“我当然怕,但我知道您才是对的!”

李老也露出了错愕之色:“你认为我是对的?”

许阳点头。

李老呵呵笑了笑:“世人皆说我离经叛道,用药凶险,你反倒认为我是对的?”

许阳说:“因为我知道您才是真正懂仲景之方的人。”

李老这次是真的意外了,上下看了许阳好几眼,嘴唇蠕动了几下,想说什么,可最后又咽了下去,他只说:“赶路吧。”

许阳点了点头。

两个人再度赶路,一路疾行,一直到中午过后。翻过崇山峻岭,才来到藏在深山里的那个村子。

李老很熟悉地跟村民们打着招呼。

患者家属引着李老来到了病人房内。

一见,又是一个急危重症!

许阳沉重地呼出来一口气,以前在城里难得遇上个急重症。可在这八十年代初的农村,三天两头都是危重症,他可算长见识了。

两人进到房间里。

床上侧卧着一个中年妇女,正在频频呕吐。

李老说:“许阳,上去诊断一下。”

“是。”许阳应声上前,先见患者频频呕吐秽臭粘涎并且夹有粪便。

许阳见患者躺在床上痛苦呻吟,头上有止不住的冷汗掉下来,右腿弯曲着都不敢稍稍伸直了。

许阳掀开患者的衣服,发现患者小腹阑尾处有一个馒头一样大小的隆起包块,外观红肿,轻轻一碰,患者就疼的不行了。

许阳用自己的手捂了上去,有灼热感,且有波浪感,就是那种一波又一波袭来的灼热感。且患者腹部肿胀如瓮,还有阵阵绞痛。

许阳看的眉头皱起,摸了摸患者的额头,发现对方明显发烧了,但是如此高热之下,患者却是一直在打寒颤,牙齿也一直冷的在打架。

许阳掰开患者的嘴看了看,患者的口气秽臭,舌黑起刺,干涩。

许阳仅从外表就能判断患者是阑尾炎重症,肠痈脓成,已经很严重了。许阳之前也治过阑尾炎,但那个倔老头的病情跟眼前这位一比,就跟闹着玩似的,毕竟那倔老头还有心思精力吵架呢!

李老也在跟患者家属询问。

“哎呀,都疼五天了,吐得都不行了,连大便都在往外吐了,整个人都不行了呀!我们没办法了,才叫你来帮忙的,李可兄弟呀,你一定要帮帮你嫂子啊。”

家属央求。

旁边还有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站在房里,背着手走过来走过去,他有些烦躁地说:“你们这家人就是说不通啊,这明显是阑尾炎脓肿加肠梗阻了,已经三天没有大便了,连放屁都没有,高烧也四十度了。”

“我给她用了青霉素,但没有用。这必须要动手术啊,可他们就是不听,再拖下去阑尾穿孔腹膜炎,人就要没了。”

“这种病只能送到县医院去手术,我们乡里卫生室都治不了的。可你们就是不听,还把李可叫来,叫他来也没用啊,必须动手术啊!”

这人是他们村里的赤脚医生。

李老也问:“为什么一直没有送去手术呢?”

家属是个中年庄稼汉子,皮肤面容粗糙,晒得黝黑,本是爽朗的人,此时也不禁红了黝黑的脸,他抓着自己破破烂烂的衣角,说:“你嫂子,她……不敢去手术……而且……而且……”

李老微微叹息一声,这样的情况他见过很多次了。

那个赤脚医生则道:“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你把李可叫来也是白费功夫。这是急腹症,阑尾炎脓肿加肠梗阻,出现一个就必须要手术,更别说两个了。”

“这个你找中医没有用的,我也学过中医的呀,我也会上山挖草药的呀,但是中医治不了急腹症的!”

许阳诊断完了,站了起来说道:“谁说中医治不了急腹症的?”

赤脚医生年纪比较大了,也是村里有威望的人,一见这个小年轻也敢顶他,他马上不高兴了,道:“你能治啊?你要能治我把这桌子吃下去!”

许阳却没好气地笑了:“老人家别骗吃骗喝好不好?”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