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抬回家等死的病人(1 / 1)

许阳曾经救过一个垂死患者,也是为了救那个人,让他失去了一切,从青云坠落到泥潭之中,几乎一生尽毁。

那事之后,所有人都在指责他,责怪他不该多管闲事,更不该用中医的方子去急救。急救何时轮得到中医去治了?

而现在,这一例典型的重症病人,就在许阳的眼前,仅用了十个小时就脱险出院了。

患者接受的就是纯中医的治疗。

许阳真的很想告诉那些人,谁他妈说中医治不了急重症的!

一时间,许阳百感交集,眼睛酸的更厉害了!

李老交代好之后,走了出来,见到许阳这般模样,他有些奇怪地看了看许阳,问道:“怎么了,被吓到了?”

许阳赶紧揉揉眼睛,说:“没有,就是有点激动。”

李老点了点头,夸了一句:“做的不错。”

说完之后,李老转身就走了。

旁边那个小中医挤眉弄眼道:“难得哦,主任居然还夸了你一句哦。”

许阳问:“主任平常不怎么夸人吗?”

那小中医道:“还夸人?主任平时除了治病和医学上的问题,他连话都不说呢。”

许阳问:“为什么啊?”

那小中医凑过来小声道:“咱们主任坐过两次牢,到现在都没给他平反呢。那些年谁跟他说话谁倒霉,说多错多,所以他干脆不爱说话了。”

许阳微微叹了一声。

小中医又对许阳挤眉弄眼道:“许阳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什么?”许阳问。

小中医看了看四周,又对许阳小声道:“我们主任呀,他怕老婆!”

说完之后,小中医憋着笑。

许阳顿时无语:“你怎么这么八卦?”

小中医一愣:“什么八卦?你还研究这种老封建?”

许阳翻了个白眼,理都不想理他。

这小中医还贴上来喋喋不休。

只是许阳没想到的是他跟这个爱八卦的小中医居然是室友,俩人睡一个屋子,真蛋疼!

忙碌了一天一夜,许阳也很疲累。

只是他却睡不着,他一直在想那个病人,也在想李老。

自近代来,西医逐渐确定了主导地位,中医慢慢丢失了急症领地,也丢失了重症领域。试观全国任何一家医院,哪家医院急诊科有中医?哪家医院icu里有中医?

中医一度被人认为已经不能治病了,只能做些调养身体的事情。

就连中医自己,都觉得自己不行了。

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医界决定要突出中医治慢病治未病的优势,像糖尿病高血压等疾病,西医通常就是吃药吃一辈子,到最后控制不好还可能出大病。

而中医在这些慢病领域却常常有优势,所以在那些年里,中医人拼命研究怎么治慢病,怎么治未病,怎么把疾病消灭在萌芽之中。

当然,也有些中医要求中医也要参与急重症的诊治,当时被行内无数人反对。因为他们认为这是西医的优势,你何必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呢,治慢病才是中医的优势。

这种说法和论调,一直到李可老中医的横空出世才被打断,要知道这个男人可是被人成为“行走的icu啊”。

他被岭南医派国医大师邓铁涛老先生盛赞为“中医的脊梁”,更是被孟河医派江苏南通的国医大师朱良春盛赞为“自仲景之后,千年以来中医能治危急重症的第一人!”

千年第一啊!

只是可惜……中医界的情况,并没有因为李老的出现……而大变过。

……

凌晨3点多,许阳失眠了。他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就起来上厕所,厕所在宿舍外面,是公厕。

许阳来到这里已经两天了,参与了一场急重症的救治,也见到了李老。只是许阳一时间也没想好要怎么跟着李老学习医术,也没想好怎么开口问出他心中那些疑惑。

李老虽然没什么架子,脾气和态度都很随和,但许阳总感觉李老跟他们之间有一层隔阂,让他有些触摸不到。

尿完,许阳甩了一甩,然后走了出来。

刚出公厕,却见楼上咚咚咚跑下来一人。

正是李老。

许阳顿时一怔。

李老看见许阳,也是一愣。

李老上下看了一眼许阳这造型,还不等许阳反应过来,就喊了一声:“马上叫醒院长签字!”

许阳听闻这话,立刻倒吸一口凉气,这是又出大事了呀!

许阳急忙冲到自己宿舍,一脚踹开宿舍门,冲进去把在睡大觉的八卦小中医给拖下床来。

那小中医顿时吓醒,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恐道:“怎么了,地震了吗?”

许阳赶忙说一声:“狗屁,快去叫醒院长签字,有急重症!”

小中医这才反应来,赶紧爬了起来。

许阳抓起自己落在床上的外套和裤子,他连裤子都来不及穿,拿着衣服就匆匆往外跑了。

那八卦小中医本来还想穿个衣服的,但是见许阳就这么冲出去了。得了,他也就穿着短裤去敲院长的门了。

这就是县医院目前的常规操作,一旦遇到西医治不了的危急重症,第一时间呼叫李老来救人,同时呼叫院长来签字。

许阳一路跌跌撞撞,边跑边穿上衣服裤子,冲到了医院的诊室里,这时候李老已经上手诊断了。

许阳也赶紧观察患者。

现在是凌晨四点,患者约莫60岁,已经昏迷不醒,正在吸氧。患者面如死灰,唇、指甲皆是青紫。

李老掰开患者的嘴,观察舌象,许阳也看了过去,发现患者的舌头也变成了青紫灰败之色。

许阳内心顿时一沉。

许阳蹲在了患者身边,摸了摸患者头上不停往外冒的冷汗,发现竟如油一般,这是出汗如油啊!

患者双目紧闭,嘴巴张开,喉咙痰声漉漉,口鼻之气皆是冰冷,一点热气都没有了,而且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呼吸了,只剩最后一丝奄奄气息。

李老摸了摸患者的手足,他说:“患者手冷过肘,足冷过膝。”

许阳顿时一滞。

前面那个急性心梗重症的患者好歹只是手足冰冷,而这位却是冰冷已经过肘,过膝了,连口鼻之气也是冰冷非常,而且几乎已经没有什么进出之气了。

李老戳了戳患者的腿部,手指便深深陷进去,而患者的腿部肌肉却不能恢复,就跟手指戳进了泥土里一样,他说:“患者双下肢肿烂如泥。”

许阳再看这患者,大小便也拉了出来,这是二便已经失禁了。

旁边也站着一个西医,他说:“李主任,患者的血压已经测不到了。”

许阳面色凝重非常。

那个西医说:“李主任,这病人患阻塞性肺气肿,肺心病代偿期已经十年。这次发病一周,之前在市医院里抢救了6天,无效,市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病人家属将其抬回老家,准备后事。今日凌晨12点左右,病人突然爆喘,痰阻喉咙,昏迷不醒。家属本以为老人会速亡,但老人苦熬了四个小时,未亡。”

“家人不忍老人受苦,遂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在凌晨四点,送到我们医院急救。我们初诊判断病人为肺心病心衰,呼吸衰竭合并脑危象。”

一般来说没必要说的这么详细,但这个医生跟李老配合好几年了,他知道有些信息在他们看来不重要,但是在李老看来却是很关键的,所以他都会说的尽量详细一些。

患者家属坐在一旁很是安静,也不催促李老。其实他们已经放弃了,只是不忍见老人这般苦熬惨状,所以送到了医院做最后挽救。

他们已经不指望能把人救回来了,送到医院也就图个自己心安,省的以后想到这事儿,自己会后悔。

许阳听得也是心中一沉,市医院抢救了六天,却仍旧病危,家属只能将其抬回家等死了,这是一个现代医学已经放弃抢救的病人!

而这一刻就是患者真正的弥留时刻,真正就剩下最后一口气。

而这个病人却送到了李老手上。

如果说之前那个急性心梗重症的患者是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那眼前这个老人就是整个身子都进了鬼门关,就剩下最后一只脚在外面。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