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翻译翻译,什么叫效如桴鼓(1 / 1)

其实前面一听见是急性心梗重症的时候,李老马上就让人去请院长了。原因很简单,没有院长签字,药房是不肯给药的。

现行药典规定附子的用量不能超过9g,2005年修改了之后是3-15克,而李老上手就是150g,超过标准十几倍,没有签字,谁敢给他用啊?

他们院长是军人出身,做事情雷厉风行,而且很不怕担责任,很是头铁。李老说要签字,他立马就会给他签。

李老把药方开好,又检查了一下患者的状态,他点了点头,道:“加冷水2000毫升,文火煮取600毫升,分三次服用,两小时一次。”

若是情况非常危急,这时候就不能这样慢吞吞煎药了,而是要加开水,直接武火急煎,随煎随服。

只是现在经过许阳的急救,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虽然还没脱险,但心痛却是停了下来,这也给后续治疗赢得了时间。

武火急煎是没有办法的操作,中药的药效要想达到最好还是要用冷水文火慢慢煎煮。

院长很快就赶来了,直接签了字,药房大姐也早就把药都称好了,就等着签字了,签字一来,立刻就让他们去煎药了。

李老就在患者身边守着,这是李老的习惯,他接手的重症病人都会一直守护到对方脱险为止。

李老也不爱说话,就安静地坐着。

患者家属询问几句,他简单答上几句,然后就是沉默。

许阳也在诊室里面,李老不跟他说话,他也不敢跟李老说话。

反倒是旁边有个年轻中医问:“许阳,前面是你做的急救呀?”

许阳微微颔首。

“厉害呀!”那小中医夸许阳。

李老闻言也扭过头又看了许阳一眼,只是他仍旧没有说话。

“还好。”许阳简单回了两个字,刚刚前面急救太过紧张,现在许阳也感觉浑身疲累,也不想多说话。

院长也来了,也在这里观察患者,这患者是县里的老干部。

刚退休,年纪也大了,肾阳本就久亏于下,过年的时候天天去走亲戚打牌喝酒到深夜,过于劳倦,以至于内伤。再加上吃的太好,过食肥甘。

所以痰浊淤血阻塞胸膈,属于真心痛重症。早就确诊冠心病了,在心痛了之后,还不管不顾,直接拖成了重症!这才送到了医院里来。

西医一看没把握,就把李老给请来了。

李老1978年才进的县医院,之前一直是赤脚医生。自他进县医院之后,急症重症根本轮不上西医治,急救这种事情都是中医科的事情,李老就是中医科的定海神针。

就跟西游里玉皇大帝急声高呼快去请如来佛祖一个意思。

不久之后,药煎好了,拿了过来,给患者服用下去。

一刻钟后,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患者的大汗也收敛了,喘息也平定了下来,四肢也回温了。之前许阳的针药急救只是缓解了患者的心痛,吊住了他的命,但他还是没有脱离危险的。

但是李老这幅药一下去,患者立刻诸症皆退,患者这会儿都已经躺在病床上安稳地睡着了!

这才仅仅只喝了一次药啊。

翻译翻译什么叫效如桴鼓,这特么才叫效如桴鼓!

许阳都看呆了!因为他刚刚是亲眼看见患者那如坠地狱的模样的。

患者家属紧张地问:“李主任,我爸他怎么样了?”

李老又检查了一下,说:“已经稳定住了,剩下的两次药,每隔两个小时服用一次,不分昼夜。虽然说控制住了,但也不能大意啊。”

“好好好。”患者家属忙点头。

院长见情况稳住了,他也道:“那行,稳定了就好。李主任你多费心,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李老忙喊住了院长:“院长,等一下,这个方子还得再抓一次药,你还得再帮我签个字。”

院长笑了笑,他开着玩笑道:“又来150g附子啊?我早晚得被你弄进去。”

李老摇头笑了笑,没有说话,他也不爱说话。

院长也没有多言,又签了一次。

守上方,又抓了一副药。

许阳听得眼皮子直跳,又是附子150g,前后加起来就300g了。

李老对许阳和那个小中医道:“也是跟之前一样煎煮,也是分三次服用,每两个小时服用一次,不分昼夜,一共服用六次。”

许阳听得牙花子直嘬,李老用药果然够猛,从第一次开始算起,到第六次服药,一共需要十个小时,附子的用量达到了300g。

相比药典规定的9g,这分量对比就太可怕了。

难怪有人形容李老治病救人皆是行雷霆霹雳之法!

又过了两个小时,已经是10点多了,患者第二次服药。

许阳对李老说道:“主任,要不您去休息吧,这边有我们看着。”

“是啊,李主任您先去休息吧,今天实在是太辛苦你了,等我爸好起来,我们一定要陪着他上门来好好感谢您这个救命恩人啊。”患者家属也很诚恳。

李老则是微微摇头:“不用客气。”

李老见患者情况已经稳定了,他便对许阳道:“许阳,你在这边看着病人,我就在上面休息一下。如果有别的情况,马上来通知我。”

“好。”许阳应下。

李老便走了。

旁边那个小中医锤了许阳一拳,笑着道:“许阳,你小子可以呀。”

“怎么了?”许阳问。

那中医道:“咱们主任是不是私下给你开小灶了,你小子急救可以呀,颇有咱们主任几分风范啊!”

患者家属又赶紧感谢许阳。

许阳则是连道不用。

许阳看着外面,他有很多困惑想问李老,只是现在也不是时机,他只能全部都先压在心里。

患者的情况已经很稳定了,而且也在呼呼大睡。

许阳和那个小中医就去了值班室,等服药的时候再过去看着就好了。

那小中医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而许阳则是望着黑夜,神情有些怅然。

一夜过去,次日清晨六点多,患者已经共六次服下了两剂破格救心汤的变方。患者本人现在已经清醒了,也能坐起来跟大家正常说话交流了,精神状态也很不错。

李老再次过来检查,患者诸症皆消,连舌上的瘀斑也退的一干二净。至此,一夜时间,十个小时,这个急性心梗重症患者彻底脱险,得以安然。

患者和其家属又是对李老好一顿感谢。

李老最后给患者开了培元固本散治本。

许阳也松了一大口气,这个病人终于是被抢救过来了,终于安然无恙了,像他这样的重症,送到大医院里去都不敢说一定能救下来,更别说一定会有他们这么快又这么好的效果。

放在81年这种医疗资源落后的西北小县城里,说不定人已经没了。但是李老却是用纯中医的手段,十个小时就让患者彻底脱险,都能出院了。

一时间,许阳眼睛竟有些发酸……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