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少阳与阳明合病(1 / 1)

“好。”许阳答应一声,把酒精盒递给了徐原,徐原接在手上蹲在了许阳身边。

许阳取了一个酒精棉给患者腿部消毒,他对徐原说:“急性阑尾炎呢,属于中医肠痈的范畴。发病的原因,多是脾胃功能失去调解,再加上其他诱因,比如饮食不节,突然奔跑等因素而至发病。”

“初期正邪相争于肠内,加上郁热,使气血蕴积不得通畅,结聚而成痈;如果积热不能散泄,血肉腐败,就化成了脓。这是病情的传变。”

“治疗急性阑尾炎,我们是按照肠痈治的,中医可以用针刺、服药、外敷等治疗手段。针刺之法,救急最快,可以针刺阑尾穴、足三里、右天枢。”

“阑尾穴,多有压痛,我们一定要在痛点上进针,因为患者是实热证,所以需要用泻法,最好用强刺激。”

许阳行针刺入,针进之后,立马就扎跳了,这是得气了。许阳现在的针灸之术有省级专家水平,对付起这个病证还是轻松的。

进去之后,倔老头就在低声哼哼,说有胀痛感。

许阳又对徐原道:“强刺激呢,要看患者的病情和患者的体质,如果病情较轻或者患者体质很弱,那就不要强刺激了。但是这个患者体质不错,可以直接用透天凉手法。”

“什么?”徐原惊呆了。

“透天凉?”钟华和曹德华也傻了,他还会这个?

西医们则是一脸懵,什么玩意儿?武侠小说吗?

“嗤……”何灭绝嗤笑一声,面露不屑,中医就是喜欢装神弄鬼!

许阳直接用上了透天凉的手法,患者的针感很强,他成功了。

倔老头一直在忍着胀痛感,强刺激带来的胀痛酥麻感还是很难受的,他一直在难受地哼哼着。

何灭绝几次想出声,但话到了嘴边上,却又给咽了下去,这是倔老头自己选的,是他自己作的!

年轻西医们也看了看齐主任,但是他们却发现齐主任看的正起劲,得,他们也就没什么说的了。

许阳取针之后,倔老头在床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跟现行针灸标准不一样,烧山火和透天凉都是行完针就会立马取出来的,而现行标准则是留针三十分钟。

许阳没停下,消毒之后,又在足三里上也用了这套手法。

倔老头继续哼哼。

许阳又对徐原指导道:“阑尾炎呢,一般是右下腹疼痛。通常情况下,我们可以选择左下腹对称的位置下针,这叫缪刺,知道吧?”

徐原答道:“知道,《素问·缪刺论》:“缪刺,以左取右,以右取左。”

“对,但是这个患者比较特殊一些,是右上腹疼,那我们选右天枢也是一样的。”许阳行针,又是一套手法下去。

“有发热、恶心和呕吐的,可以加曲池、合谷、内庭。”许阳说完之后,再次行针。

原先倔老头还躺在床上一直哼哼,因为疼呀,他都哼哼两天了。许阳刚行针的时候,患者还是很难受的,因为刺激强度比较大。

但随着许阳的行针下来,倔老头的哼哼声就越来越小,到最后都没声音了。

何灭绝都看的紧张了起来,生怕倔老头出事情,但是看见倔老头脸上痛苦之色似乎不太重的时候,她就没有说话了。

许阳施完所有针穴,问患者:“怎么样,好点没?”

倔老头长长地吐着舒服的气息,眉头都舒展开来了:“啊……好多了,好太多了,我这两天就没这么舒坦过,不疼了,一点都不疼了。”

其他人都看傻了。

何灭绝也是难以置信,一双本就很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许阳点点头,收起了针灸包。

其他人也都没了话说,疗效都这么明显了,难道还不能说明是异位阑尾炎?那个住院女医师看着许阳的眼神都呆了。

其他人也很呆,关键他们想不通的是中医这么厉害的吗?见效这么快吗?

倔老头不停说:“我就说中医有用吧,我就说,我就说有用吧!”

何灭绝紧紧绷着脸。

许阳站起来,道:“开方子吧,钟主任,你之前开的方子呢?”

“哦,我准备好了。”钟华从呆滞的情绪里面抽离出来,把写好的方子交给了许阳。

许阳接过来看了两眼。

钟华问:“我开的方子有没有问题?”

许阳回道:“没有问题,这确实是个隐藏太深的病证了,常规的辩证根本用不了。虽然西医诊断为急性胆囊炎,但是你也根据了患者病证,开出了大柴胡汤,其实是对证的。”

“只不过患者主要是肠痈,你用药效果不会特别明显。患者是明显有少阳病,只是你在用大柴胡汤的时候剂量轻了一些,如果当时剂量用大一些,效果应该可以更好。”

“受教了。”钟华点了点头。

许阳道:“既然已经证实患者是肠痈,且是少阳和阳明合病,那么方子自然就用大柴胡汤合大黄牡丹皮汤。”

“好,我来写方。”钟华应了一声。

许阳说,钟华写。

很快,方子写好。

钟华拿了方子在手,他问齐主任:“老齐,这是我们中医内科会诊之后开出来的方子,你过过目?”

钟华把责任揽过来了。

齐主任接过来,看了两眼,他问患者:“这是我们医院中医开出来的方子,你用不用啊?”

“当然用啊!”倔老头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齐主任又看向何灭绝。

何灭绝扭过头,没有说话。

既然患者同意了,那就没事了。齐主任对钟华道:“那我也没意见,就用中医的保守治疗。”

“好。”钟华答应一声,下去开方子了。

许阳坐在椅子上,有些累。

徐原则是站在一旁,看着许阳,非常不好意思地说:“许医生,昨晚我跟老师打了电话。”

许阳问:“刘医生还好吗?”

徐原道:“老师挺好的,老师也跟我说了很多。所以,我今天想跟您道个歉,是我冒失了,对不起,许医生。”

徐原面露羞愧,给许阳鞠了一躬。

许阳则是大方地摆了摆手:“嗨,没什么冒不冒犯的,认真学医,认真治病救人才是。你要多向你老师学习,一定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好医生,你的老师是个让人敬佩的好医生。”

“是,我记下了。”徐原恭恭敬敬。

听了这话,何灭绝的目光一直在许阳身上打转。

顷刻后,药房就把药送了上来。

倔老头服了药,突然觉得腹痛难忍,然后就去厕所泻下大便,先是硬块,后是稀水,量很大。

泻完之后,倔老头觉得腹中轻松了许多,再没之前那样的胀痛难忍的感觉了。

看到了这里,大家更是无话可说。

应该就是异位阑尾炎了,那几个年轻西医看许阳的眼神都惊疑不定了。齐主任看着许阳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徐原等人也都把头抬得高高的,露出了骄傲之色,谁说中医治不了急腹症的?

许阳也放心了不少,他又给患者多开了两剂。

许阳正准备离开,背后却有人喊住了他。

“哎,你等等。”

许阳回头,是何灭绝。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