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谁说中医治不了急腹症的(1 / 1)

不说他们了,中医自己都傻了。

不是傻在许阳的判断上,而是傻在许阳的脉诊上。

脉行手阳明大肠经,下行大肠之时发现有病象,这特么是什么鬼?

徐原也傻了,他小声问:“主任,这什么诊脉方法?”

钟华也面露惊疑,他不确定道:“难道是《难经》记载的诊脉法?一呼一吸,脉行六寸,脉行何处有病自然会呈病象出来。只是,还有人会这个?”

徐原还是很懵。

曹德华也懵。

因为现在没有人会这种诊法了,现在的脉诊法是什么样的呢?都是先诊出脉象来,然后再根据前人的典籍一一对应。

比如弦脉,左寸弦:心悸、头痛、盗汗;左关弦:胁满痛,冷热癥瘕。左尺弦:少腹、腰膝疼痛……

甚至很多医生都不仔细诊寸关尺三部,就是粗粗一诊,一按,此脉端直以长,如张弓弦,得了,就是弦脉。再测个脉搏,九十多下,数脉。哦,弦数之脉。

数脉主热证,弦脉可主肝病,那就是肝火太旺了,然后看看患者的检查报告,就开药了,所以他诊脉时间非常短。

比如这个倔老头是弦滑之脉,凡病有虚损,就会出现弦滑之脉。而且也可主实热,痰饮,痰热,多见于肝病或者中风,但你是判断不出准确的病证来的,还得依靠其他诊断。

再加上西医的诊断是急性胆囊炎,患者又有少阳病证,弦滑脉又可以主肝病,肝胆互为表里嘛,那肯定就没错了。

但最正统最有效的还是《难经》脉诊法,梁氏脉诊法就是脱胎于《难经》脉诊法。许阳打了四季平脉的基础,会诊四季平脉,才会诊病脉。

再加上他学了呼吸脉进之法,能判断脉行周天的位置,何处有病自然能在脉象上判断出来。

但是他究竟学的是基础,也不敢十分确定。因为肠痈是少腹疼痛啊,不是上腹啊。

钟华想了一想,提醒道:“许医生,患者是右上腹疼痛。”

许阳皱起了眉,他道:“所以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

何灭绝冷冷说道:“我一个医学外行人都知道阑尾炎疼的地方是右下腹,不是上腹,还说什么中医?一点医学常识都没有。”

这话一出,几个中医的脸色都不好看了。

许阳站了起来,他道:“虽然我有困惑,但是我在诊脉发现脉行胆腑的时候,病象却并不明显,所以应当不是胆囊炎。”

众人神色纷纷一滞。

何灭绝嘲讽道:“b超都显示胆囊炎了,你的手比b超还厉害?”

中医们都尴尬了。

徐原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的确嘛,人哪有仪器精准啊!

钟华的脸色也很难看。

齐主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看老钟非要斗气,你看这气斗的。

“会不会是异位阑尾炎啊?”跟在齐主任身后一个年轻女医生弱弱地说道。

众人皆回头看她,她只是个住院医师,一下子被这么多主任大佬盯着,脸立刻就红透了,下意识捂着嘴,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曹德华一拍手,立刻道:“对呀,也可能是异位阑尾炎啊,阑尾炎误诊的概率还是很大的呀!”

另外一个年轻西医小声说:“可是……阑尾也不属于大肠啊,他不是说患者大肠有病吗?”

曹德华解释道:“中医的心肝脾肺肾跟你们解剖学上的心肝脾肺不是一个概念。急性阑尾炎呢,在中医辩证上属于肠痈的范畴。跟你们的分类不是一回事,治阑尾炎,我们也是按照肠痈治的。”

几个西医都皱起了眉。

阑尾炎的误诊概率的确挺高的,所以通常在让家属签字的时候,都会加上一句如果发现不是阑尾炎,医生有权在手术中更改手术方案。

齐主任皱眉想了想:“胆囊区的确有个炎性包块,不能完全排除阑尾炎的可能,但异位阑尾的概率一直都是很低的。”

跟在齐主任身后的年轻西医道:“手术切开,剖腹探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嘛。”

很多阑尾炎误诊,尤其是异位阑尾炎,基本上都是在手术中才发现的,很难通过事先的检查发现。

就像这个患者,切开之后发现如果不是胆囊炎,而是阑尾炎,那把阑尾切了就好了嘛。

但是这话在患者家属耳朵里听起来就挺刺耳了,何灭绝问道:“你们医生就是这样试着做手术的?”

年轻西医赶紧解释:“不是,如果是异位阑尾,它也是在这个位置的,开刀下去是合适的,而且本来异位阑尾炎就都是在手术中发现的,不会影响治疗的。”

何灭绝道:“那就动手术啊,找中医来捣什么乱?”

“我不手术,我就用中医。”床上的老头倔强无比。

大家都无语了,得,问题又绕回来了。

何灭绝真是气得没话说。

而许阳却道:“我也觉得可以试一下。”

众人一愕。

“你也同意手术?”齐主任有些惊讶。

“还算有脑子。”何灭绝评价了许阳一句。

“叛徒!”床上的倔老头气愤无比。

许阳有些哭笑不得:“我是说用中医的办法试一下。”

中医的办法?

众人都是一愣,中医有什么办法,就算阑尾炎也是急腹症,也是要靠西医的诊断啊,中医能有什么办法?

不说他们了,连站着的那几个中医都是一愣。

而许阳则是挪到了患者的脚旁边,伸出手在患者小腿上一按,问道:“这里疼吗?”

“疼。”倔老头难受地说。

西医们看的一懵,什么意思啊?

钟华一拍手,懊恼道:“哎呀,阑尾穴啊,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徐原和曹德华也立马明白了过来。

曹德华也惊喜道:“对呀,阑尾穴,主证阑尾炎或肠炎。若是病患急性阑尾炎,按此穴多有压痛!”

何灭绝脸上露出了意外之色。

“难道真是异位阑尾?”之前那个女住院医师喃喃说道。

众人皆惊,难道这人真的能凭自己三根手指诊出来现代科学仪器都确定不了的病?

而齐主任则是紧皱眉头,虽然这几位中医都认为是阑尾炎了,但他是不认可的,为什么呢,因为西医并没有承认中医穴位脉象的科学性。

你说你脉象诊出来他有阑尾炎,我们不认为脉象是科学的呀。你说阑尾穴按着会痛,说不定他这里是碰到了或者伤着了呢。

再说了,就算是急性阑尾炎,那也得开刀做手术啊,不然等阑尾炎严重起来也是会要人命的!

而许阳却是没管那么多,他在自己的包里面拿出来一个针灸盒。

何灭绝盯着许阳,问道:“你想干嘛?”

“治病呀。”许阳简单回答,打开针灸盒,取出毫针。

“你……”何灭绝为之气结,她问齐主任:“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床上的倔老头喊道:“我自己负责,是我让他治我的,跟任何人都没关系!”

齐主任也没话说了。

何灭绝都气的不行,一甩手怒道:“好,你治,你治。害了一个还不够是吧,好,那你也被你的中医害死好了!”

倔老头怒道:“我没错!我就要中医治我!我就要证明我没错。”

“你……愚蠢,封建,迷信!”何灭绝越说越气:“我看你是脑子病的不轻,就算是阑尾炎,那也是急腹症,中医能治急腹症吗?你也想把自己拖成重症吗?”

倔老头一言不发。

其他年轻西医也纷纷点头,他们也是这么觉得的。只是他们老大齐主任都没说话,他们也就不敢明说了。

钟华和曹德华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只是两人也无话反驳!

许阳看了一眼何灭绝,淡淡地回道:“谁告诉你,中医治不了急腹症的?”

何灭绝一怔。

众人皆是一怔。

这可是急腹症啊,多少年来都是交给西医做手术的,什么时候轮到中医了?

许阳弄个小凳子坐在了倔老头脚边,然后他又从包里面拿出了装酒精棉的盒子。

“我来拿吧。”

许阳抬头看去,是徐原。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