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是你们误诊了(1 / 1)

“患者什么情况?”许阳赶紧跑到了中医院。

钟华、徐原还有曹德华在中医院大门口迎接他。

曹德华看向了钟华,他也不清楚什么情况,严格来说他只是个通讯员,他只负责给许阳打电话。

钟华和徐原脸上都有些尴尬之色,毕竟昨天才上门找茬过呢,今天又叫人家来帮忙了。不过钟华究竟是老江湖了,很快就把尴尬之色压下去了。

他对许阳伸出了手:“许医生,很感谢你来帮忙啊。”

许阳也跟他握了握手,他道:“不用客气,应该的,曹医生跟我说患者是急性胆囊炎,现在怎么样了,先说病情吧。”

“好。”钟华也不磨叽了,伸手请许阳先走,然后几人边走边说。

徐原张了张嘴,本来想跟许阳说几句话的,但却没这个机会。他微微叹了一声,然后也赶紧跟了上去。

钟华说道:“患者姓何,今年65岁,腹痛一日,然后来我中医院就诊,经过急诊科诊断后发现患者右上腹疼痛,b超回报,胆囊区附近有炎性肿块,胆囊壁毛糟,诊断为急性胆囊炎,收治入院。”

“本打算做手术治疗,但是患者畏惧手术,坚持要用中医治疗。所以邀我会诊,我诊断发现,患者发热385度,右上腹胀痛,咽干、口苦、恶心欲呕,大便干,舌红苔黄,脉象弦滑。”

“符合大柴胡汤证,遂用大柴胡汤一剂,患者稍感缓解,但是疼痛仍在,效果一般。西医也用了抗生素治疗,效果也一般。我们再劝患者手术,但患者仍坚持用中医,所以就请了许医生你来会诊。”

许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伤寒论》165条,“伤寒发热,汗出不解,心下痞硬,呕吐而下利者,大柴胡汤主之。”

按照钟华的说法,患者的确符合大柴胡汤证的症状,患者有发热症状,心下痞硬就是上腹胀痛;呕吐并不实指呕吐,恶心干呕,嗝逆嗳气都是胃气上逆的表现;下利包括泄泻和便秘。

而且从患者其他症状来看,患者的确是病在少阳经,用大柴胡汤治疗应该是对证的。而且中医也用大柴胡汤来治疗胆囊炎,不过一般都是治疗慢性胆囊炎,急性的也轮不到中医去治。

可为什么效果一般呢?

许阳也陷入了思索。

《灵枢·胀论》曰:“胆胀者,胁下痛胀,口中苦,善太息。”《灵枢·五邪》曰:“邪在肝,则两胁中痛。”

这都是前人对胆囊炎辩证的一些记载,只是现在这种急腹症也轮不到中医治了。

正说着呢,几人就来到了住院部的病房,患者还躺在病床上低声呻吟,但是他女儿何灭绝不知道去哪儿了。

钟华对许阳道:“这就是患者。”

许阳点了点头。

钟华对患者道:“何源昌,这是许阳医生,一会儿他来给你诊断,你配合一下好吧?”

倔老头扭过头,不看这边,倔强地说:“我不,我只要中医治我。”

几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钟华道:“许医生就是中医,你配合一下好吧?”

倔老头道:“好,是中医就好。”

许阳走过去对患者开始诊断起来,许阳问什么倔老头答什么,非常配合,倒是没有因为许阳年轻就有什么不信任的感觉。

许阳一一诊断过去,患者的症状正如之前钟华所说的那样,许阳稍稍思索了一下之后,便开始给患者诊起脉来。

“你们在干什么?”门口突然传来清冷的声音。

几人都回头一看,正是倔老头的女儿何灭绝。

“治病啊,干嘛?”徐原对何灭绝也没什么好态度。

何灭绝看了一眼正在给患者诊脉的许阳,她冷声问道:“是谁允许你们中医过来治疗的?”

徐原理直气壮道:“患者本人允许的。”

何灭绝脸色更冷,但也为之气结,她指着许阳问:“这又是什么人?”

徐原回道:“中医专家呀,你不是说让我们中医治好这个中医迷吗?”

何灭绝顿时面若寒霜。

徐原则是心中暗爽,怼人就是这么开心。

钟华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快意,但是嘴上却说:“好了,别吵了,别打扰许医生诊治。”

徐原不说话了。

何灭绝用冷淡的眼神扫过几人,她道:“好,我去找他的主治医生,我倒是要问问是谁批准你们来诊治的?”

“请便。”钟华也非常硬气。

何灭绝扭头愤怒地走了。

许阳继续细细地诊着脉象。

稍顷之后,齐主任一行人也来了。

“就是他们,我问你们,到底谁是他的主治医生?为什么在我们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请什么中医来会诊?”何灭绝愤怒发问。

齐主任也赶紧往前一步,凑到钟华身边,小声问道:“老钟,什么情况?”

钟华回他:“找了个朋友来会诊。”

齐主任眉头顿时一皱,他顿时也为难起来了:“老钟,别斗气啊。”

现在正是全力劝服患者接受手术的时候,结果老钟倒好,居然又请了一个中医过来,这不是斗气嘛。

钟华则说道:“这不是斗气,是我要这么做。”

齐主任当时无语。

何灭绝问:“齐主任,你说吧,怎么办?”

齐主任想了一想,硬着头皮道:“医院呢,自然是有医院的规章制度的,但如果是患者自己非要请人过来,那我们也很难办。”

躺在床上的倔老头立马道:“是我要找这个中医来治我的,跟别人没关系。你又不管我,还不能让我自己找医生了?”

何灭绝顿时给气坏了,胸膛不停起伏。

细细诊着脉象的许阳对患者提醒道:“别说话,平心静气。”

患者闭嘴。

许阳继续诊脉。

这时,外面几人才看许阳,这一看,众人就是一怔。

这也太年轻了吧?

齐主任半晌说不出话来,老钟居然请了这么年轻的一个中医来会诊?搞什么啊?这不是斗气,这是搞事情啊?

曹德华在一旁解释道:“老齐,是这样,这位医生呢就是治好那个产后二便闭结和那个一岁半腺病毒肺炎重症的那个医生。”

齐主任顿时一愣,他问:“就是把刘景宁劝到北京去的那个?”

曹德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答,敢情许阳最出名的战绩是这个啊!他只能点点头:“对。”

齐主任和他后面跟着那几个年轻西医这才又看向许阳,他们也听过许阳的传说,只是没想到许阳这么年轻。

何灭绝则是冷着一张脸,连话都不想说了。

许阳足足诊了半个小时的脉象,他才终于诊完了双手脉,他的眉头皱了起来,露出了疑惑之色,他伸手按了按患者的小腹,问道:“这里疼不疼?”

“有一点。”患者答道。

许阳又把眉头皱了起来。

钟华问道:“许医生,怎么样?”

许阳道:“按照症状来说,舌红苔黄多属里实热证。而且从患者口苦咽干欲呕等症辩证也当属少阳病也。”

“但是我在脉诊之时却发现患者脉行手阳明大肠经,下走大肠之时,却呈现病热之象。所以我怀疑患者是肠痈之证,只是患者少腹疼痛又不明显。”

几个中医都听傻了。

西医听得一脸懵,有个年轻西医小声旁边人问:“肠痈是什么?”

“好像是急性阑尾炎。”

“啊?”那年轻西医都傻了:“阑尾炎不是右下腹疼吗?怎么会是右上腹呢?再说阑尾也不属于大肠啊!”

“呵!”何灭绝听了这话,脸色更寒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