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小青龙汤(1 / 1)

徐原惊愕道:“五种脉象?”

许阳点点头:“没错。”

“假的吧,你胡说的吧?”徐原一脸不信,要是说许阳能诊出病脉来,那他是信的,但是在右寸一部诊出五种脉象,这也太扯了吧?

钟华则是有些惊疑,他又想到刚才许阳那认真诊脉的模样,难道这小子是个脉诊高手?不可能啊,这么年轻的脉诊高手?

其他非专业人士听得一脸懵。

李晴扭头问张可:“这技能很厉害吗?”

张可反正吹牛不嫌事儿大,她道:“业内顶尖,牛逼plus,赶紧拍,这都是最好的素材。”

李晴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然后继续小心偷拍。

……

许阳内心也有些庆幸,得亏是被梁老狠狠锤炼了一番,要是没有这番基础打下去。放在昨天,他都会指下一片茫然,这患者又没有别的症状,心中肯定也是彻底糊涂。

之前这患者去了那么多医院,找了那么多专家都没能治好的原因就在这里。这个病证的确很难辩证。

许阳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以此为凭。右寸稍紧,加之咳则泪出,故知风寒束肺;脉大,则说明有肺火。”

“脉滑,有痰饮。加之干咳无痰,因此可判断寒包火,痰出不来,所以形成剧咳。脉浮稍数,加之咽喉有痒,又有稍许风热之证。”

几个中医都听得一呆,若是真的按照许阳所说,那患者的辩证就明明白白了,可他说的是准的吗?

许阳顿了一顿,又对徐原指点道:“像你刚刚说的燥咳,也是要分温凉的。伤于温燥者,其脉必浮数,兼有头疼发热,干咳无痰或者痰少而黏,舌红苔薄白。可以用桑杏汤之类的药治疗。”

徐原听得一怔。

而钟华则是把眉头皱了起来,他之前的诊断结果也是温燥,因为他诊出来的脉象就是浮数,患者表现出来的症状也吻合。

但就是因为他看了患者之前的诊治记录,他发现之前的医生开的就是桑杏汤,但是一点用都没有,所以钟华就吃不准了。

许阳接着道:“而伤于凉燥者,其脉浮弦,药可用杏苏散之类的。但是要知道,并不是干咳就一定是燥咳了,要辩证论治,不可太过教条主义。记住了吗?”

徐原一脸别扭和尴尬,记个鬼啊!

曹德华听得眼中放光,来了来了,多熟悉的一句“记住了吗”,我靠,又是先打压后指导,果然是pua啊!

钟华也有些惊疑不定,他道:“那许医生开方子吧。”

许阳点点头:“好,当以小青龙汤加味。”

“小青龙汤?小青龙汤怎么能治干咳无痰呢?”徐原又忍不住质疑了。

曹德华则是一脸无语,这货怎么这么不长记性啊,还在质疑许阳,你弄得过这个pua大王?

许阳叹一声:“刚刚不是跟你说了,让你不要教条主义,你又教条了。”

曹德华一摊手,看吧,果然又开始打压了。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打压完了之后,马上就是安抚了。

徐原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许阳又道:“小青龙汤的方证为:‘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或温、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满,或喘者,小青龙汤主之。’的确没写干咳无痰。”

“但是你要知道,小青龙汤是从大青龙汤里演化出来的,均属太阳病。‘太阳中风,脉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者,大青龙汤主之。’患者的脉象有浮紧啊,而且是在右寸。”

“我前面跟你说半天了,寒包住了火,而且我最开始就说了是水寒射肺。治疗水寒射肺方剂是什么,小青龙汤啊!”

徐原脸色更难看。

曹德华摇摇头,果然不出他的所料。

许阳开始开方子,他道:“既然肺有郁热之象,就加生石膏和桑白皮,一以清肺胃之火,且石膏味辛,又能透邪外出。一以泻肺中郁热之水,使从小便而走。”

“再加厚朴,杏仁。厚朴能降脾胃之气,此气一降,肺气也随之而降,气降则痰消。杏仁开降肺气最速,肺主一身之气,肺气一降则诸气莫不随之而降。”

许阳又对徐原道:“虽然《伤寒论》曰‘喘家作,桂枝汤加厚朴、杏子佳。’但我们在用的时候,这两种也并非只有痰喘可用,咳嗽也是肺气上逆,所以也是可以降气行痰的,要会活用!”

徐原则是扭开了脸,你跟我说个什么劲,你看我想理你吗?许阳教他越多,他越觉得尴尬,因为这样显得他自己好蠢。

许阳又道:“再加紫菀、款冬花,这二者是止咳化痰的要药,相须为佐,以求速效。”

说完之后,许阳一样样开好了方子,对张可喊道:“可可,抓药。”

“好嘞。”张可兴奋地应了一声,开心地去抓药了。

钟华惊疑地看着许阳,前面的脉诊他还摸不清真假,不知道许阳是不是真厉害,但许阳后来解释伤寒论,倒是让他吃了一惊。年纪轻轻能吃透经典到如此程度,不简单啊!

钟华看了看许阳,他问道:“许医生,你这个药要吃多少才能见效?”

许阳道:“对证的话,一两剂应该就能看出效果来了。”

钟华微微颔首。

“这么快呀?”患者老婆也很惊讶:“不是说中医要调理很久的嘛。”

许阳嗤笑一声,回道:“中医是治病的,治病,当然要效如桴鼓,立起沉疴!”

此言一出,站着的那三个中医全部一震。世人都觉得中医是调养身体的,已经治不了病。多久了,已经多久没有人说出这么硬气的话了。

“啊?”患者老婆也是一愣:“啊,是是是是……”

三个中医也没走,大家也想看看具体的疗效。

半晌后,张可端了药过来。

患者服了药,一群人在观察。

又过了好半晌,患者抚摸着胸口:“哎,我喉咙不痒了诶。”

患者老婆惊喜道:“哎呀,你喝药之后到现在都没咳过诶!”

钟华等人心里又是咯噔一下,难道又是一剂而愈?

事实证明,许阳的诊断和用药都是对的,因为疗效就是最好的证据!

患者老婆惊喜地对许阳道:“哎呀,许医生你太厉害了,哎呀,那么多专家都治不好。早知道我们一开始就找你好了呀,花了那么多钱,找了那么多人,跑了那么多趟……”

她又开始喋喋不休了。

徐原的脸色难看极了,他本来是打算来找许阳算账的,本来是想看对方出丑的,结果对方没出丑,自己倒是出了丑!

徐原也没脸再待了,转身就要出门。

“哎,你等一下。”许阳叫住了他。

众人都看着许阳,那喋喋不休的患者老婆也停了下来。

徐原停下了脚步,但却没转过来,他问:“怎么,许医生还想羞辱我吗?”

许阳叹了一声:“我是想告诉你,你师父不是被我骗走或者逼走的,是他自己决定的。现在有多少医生在揣着明白装着糊涂,谁也不舍得放弃自己既有的利益和名声,而你师父不一样。他是一个真正的医生,我从心底里敬重他!”

徐原有些不敢置信地回过头,他没想到许阳会说出这样的话。

钟华看了看许阳,又看了看患者,又看着门外远方,心中升起了自愧不如,他也长叹了一声:“唉……”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