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谁怼我,我夸谁!(1 / 1)

许阳闻言想了一想,他道:“我们探讨探讨也好,患者也能更放心些。”

患者夫妇都赶紧点头。

“那就请赐教吧。”钟华淡淡说道。

许阳道:“患者仅有咳嗽一症,其余诸症皆不明,也无证可辨,所以我尊前人经验,唯凭脉辩证,经脉诊之后辩证患者为水寒射肺……”

许阳话还没说完呢,徐原就忍不住打断道:“水寒射肺?”

钟华也皱起了眉。

许阳话被打断了,他也微微一滞:“没错。”

徐原嗤笑一声:“水寒射肺不都是咳痰清稀,喘息胸满,甚至喘息不得平卧。患者分明是干咳无痰啊,哪来的水寒射肺啊?如果水寒射肺,咳痰哪儿去了?”

患者老婆一脸纳闷地问:“咳嗽还能把这个寒气咳出来啦?”

徐原道:“咳嗽呢,是人体的自我保护,它见你身体里面有病了,就赶紧咳出病邪保护身体。水寒射肺呢,一般都是体内一直有痰饮或者水肿的人,突感寒邪,寒邪引动水邪,寒水上逆,导致肺卫失宣。”

“人体就赶紧咳嗽,想把水气和寒气都咳出来,那就健康了。所以水寒射肺的病人一般都是有痰的,而且痰是清稀的,可能还会有泡沫,而且一般口不渴,舌苔白润。”

“哦。”患者夫妇听懂了,他们又看向许阳,想听听许阳怎么说。

许阳则是对着徐原点点头,称赞道:“知识点掌握的不错。”

徐原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我用你夸我?”

许阳也不在意,又道:“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咳出水气来?”

屋内几人都是一愣。

曹德华提醒道:“许医生,你……是不是说太快说岔了。”

徐原则立刻道:“屁,他就是不懂,他不仅不懂而且耳朵还不好,人家病人说了半天干咳无痰,他听不见啊?”

许阳则道:“我看是你看不见吧,患者每次咳嗽之后,都有一个小动作,你没注意到吗?”

“啊?”徐原顿时一愣。

曹德华和钟华也是一怔。

连患者自己都有点懵:“我做什么动作了?”

患者老婆道:“还能什么动作咯,我每次都给你张餐巾纸擦擦眼泪的,我现在出门都必须要带纸嘞。”

患者这才想起来:“哦,对对对。可是咳嗽咳出眼泪来,这不是很正常的嘛,说明我咳的厉害呀。”

他是觉得正常了,但是在这些中医人耳朵里面听起来就没那么寻常了。

所有人立刻都扭头看向患者。

患者吓一跳,这一吓他又觉得喉咙痒得不行,立刻又咳嗽起来了:“咳咳咳……咳咳咳……”

患者老婆熟练地从包里抽了一张餐巾纸出来,她现在都把大包餐巾纸塞包里了,抽着方便量大还便宜。

患者接过餐巾纸擦眼泪,这一下子所有人都看见了。

钟华拉住了患者的手,他观察了一下患者的眼泪和患者的眼睛,眉头皱紧了几分。

他松开患者,问许阳:“若是水寒射肺,咳嗽自然是可能把水寒以眼泪和鼻涕咳出,但嘴里的痰肯定是大头,为何他干咳无痰?”

许阳点点头,又称赞道:“真不愧是主任,一句话就点到了重点。”

钟华也一脸别扭,他也想学徐原来一句‘我特么用你夸我?’,但是出于主任的风度,他没说出来。

但是钟华的心里是真别扭,他还是第一次感觉被人夸奖也是这么别扭的一件事,什么玩意儿嘛,真的是!

曹德华也有些哭笑不得,他对许阳这破习惯也很是无语。人家上门来找茬,你跟人家吵架翻脸,甚至打架,他都能理解,因为这是正常的嘛。

可是你夸什么玩意儿呢?这什么路数啊?曹德华又想起了上次他来找茬,许阳也是一边夸他,一边批评他,还一边指导他。

难道是pua?

曹德华悚然一惊,看许阳的眼神都不对了,难道这小子要对老钟用pua?我去,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曹德华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钟华压下心中的别扭,道:“你说你的,别扯开话题。”

许阳微微一笑,道:“为什么没从口出,那是因为肺有郁热,此时感受寒邪,风寒束肺,也就是俗话说的寒包住了热,寒热郁遏,肺中的痰饮就无法出来了,反而旁出作眼泪或鼻涕。”

几人都是一怔。

徐原狐疑道:“这也……太牵强了吧……”

许阳则是问钟华:“听说钟主任之前也诊过了?要不一起探讨探讨?”

钟华微微一怔。

曹德华则是小心地看钟华一眼,老钟可没瞧出病机所在呢。

钟华神色不变,淡淡地说:“我不是患者的主治医生,来,小徐说说你的看法。”

曹德华眼神立刻变得不一样了,我去,战术转移啊。

徐原也是一愣,他不会呀,但是主任点他名了,他总不能直接说自己不会吧。尤其大仇人许阳就在眼前呢,他可不能怂。

徐原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绪,他道:“嗯……患者干咳无痰,多半属于燥咳,而伤于燥者,则燥以濡之,用温润濡养,滋阴润燥的治疗方式应该是没有大错的。”

“错了。”许阳说了一声。

“啊?”徐原一愣。

许阳指了指那一沓诊治记录,他道:“你没看前医的诊治?用的也多是滋阴润燥的药,根本无效。”

“啊?”徐原脸一下子就红了,他还真没看,前面光顾着吵架了。

患者老婆立刻满脸不高兴了:“噢哟,我就说这种年轻医生不负责任的啦,这都不好好看的,就知道让我们做检查,让我们多花钱啦。”

徐原脸红的更厉害了,他争辩道:“那……那也有可能是方子或者用药的剂量出现了问题。”

这话徐原说的自己都心虚,如果辩证对了,方子基本不会有大错的,剂量上错一点,也不至于一点效果都没有,但是患者服用后却根本无效,甚至咳得更厉害。

钟华帮徐原解围,他沉声道:“许医生,还是说说你的依据吧?”

许阳道:“其实前面就想说清楚了,只是我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一听这话,徐原气的更懵了,合着是我自己坑自己呗!

钟华面无表情道:“许医生就请赐教吧。”

许阳道:“我之前已经说了,患者无证可辨,我是凭脉辩证的。”

“脉象。”钟华皱了眉,他也给患者诊过脉,但是没诊出什么来。

许阳点了点头,道:“对,关键这患者的脉象也是极其难明,一片平和之脉。唯独在其右寸之上,有病脉。”

钟华也微微颔首,这一点他也察觉到了,他究竟是县中医院医术第一人,这点本事还是有的,只是他在右寸上也没有诊明白,所以他才吃不准。

许阳接着道:“患者右寸的脉象为浮大滑数,稍紧。”

这话一出,不懂中医一脸茫然,懂中医的人都听懵了。

寸口脉上一共有三部,分别是寸关尺,右寸指的是右手寸部,就这一个部位,只能容纳下一根手指。

而许阳居然在这一个部位上诊断出了五种脉象,你特么扯的吧?

钟华都呆了。

曹德华则是开始怀疑起来,这是忽悠还是pua?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