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四季平脉(1 / 1)

中医院后的一家饭店外面的街上,有个年轻人在撒酒疯。

“混蛋,这人就是个王八蛋!”徐原指天骂地。

旁边人赶紧拦他。

徐原醉的满脸通红,粗着声音骂:“我就是不服,我就是不爽,凭什么呀!刘老师那么好的人,在医院里勤勤恳恳几十年,医德那么好,医术也那么好。”

“这是多好的一个人啊,他就是一直不懂去跑关系,所以拖到现在才升副主任,要不早当主任了。好了,眼看要熬出头了,他又被人忽悠瘸了。”

“那小子是什么狗屁啊?中西医结合怎么就不行了?他算老几啊!那些名中医也没谁敢这样说!我师父是不是中降头了,被这小子忽悠成这样,我真的是火大!”

旁边人赶紧劝:“好了,别生气了,大庭广众呢。”

徐原醉醺醺地大喊:“我凭什么不生气?我要去找那混蛋打一架。”

说完,徐原踉踉跄跄往前跑。

其他人又赶紧拦。

……

而许阳则还在系统内练习脉诊之法,不知过了多久。得亏是在医术练习室里,在外面,许阳真的能练疯掉。

难怪内经上会说,持脉者,都要虚静为保。不静下心来,能锤炼出脉诊的水平吗,能诊出真实的脉象吗?

许阳也不知道练了多久,直到他后来能非常轻易且精准地控制自己力量的时候。

梁老终于认可了他的基础。

然后就是学呼吸进脉,判断脉行周天的位置。又不知过了多久,许阳才通过了第二项基础。

最后一项是诊四季平脉。通常来说,脉象平者,无病也。但在四个季节里,有些平时是病脉的,但在季节里却是平脉的特殊脉象。

分别是春弦、夏洪、秋毛(浮脉)、冬石(沉脉)。

梁老道:“这些脉象放在季节里,可以不为病脉。但若是病在此处,也会是这个脉象。所以你要学会诊断四季平脉,体悟脉意,才能学会诊病脉。”

“人生于天地自然之间,人之所以生病也,无非是内因或者外感所致。所谓外感为之病,六淫外邪皆是自然天地使人生病。”

“天地使人生病,其解药也藏在天地之中,这就是中药药性都有偏差的原因,以偏纠偏,这就是中医和中药最根本的治病道理。”

“要学会诊四季平脉,就要体悟四季,体悟天地自然。我年少学脉之时,我父亲不让我诊人之脉,而是让我先摸河水。春日,绑一根绳子于河流之中,河流犹如人之脉也。让我在春日摸河水诊绳子,体悟春弦之意。”

“夏日,顶酷暑烈日,伸手摸浩荡河水,体悟夏洪之意。秋日,举麻雀在手,轻抚麻雀颈背,体悟秋毛脉动之意。冬日,砸冰摸河中石块,体悟冬石之意。”

梁老微微一叹,对许阳说道:“脉有脉象,但更重脉神,切不可只看教科书断脉。比如数脉主热证,一息六至,一分钟跳90-100次。可若是远超一百,甚至二百,面色晦暗,则又成了亡阳欲绝的大寒之证。”

“迟脉主寒证,可若是热极而致上下关格不通,也会出现迟脉。浮脉主表证,可若是阳气外散之时,也会出现浮脉,此时再解表,就要出大事了。”

“脉象也是会骗人的,只有你真正懂得如何诊四季平脉,才能学会诊病脉,才能直捣病机,不为虚象所困。”

“我曾苦练几个寒暑,才体悟四季脉意,我父亲才允许我在人身上诊脉。以后诊脉,才能抓住脉象在人身上的瞬息变化。指下显然,心中有数。我这一生,从未误诊,便是有此为凭。”

许阳也不禁心生佩服,一生从未误诊啊,这得多难啊!老马还有失蹄之时呢,谁敢说自己从未误诊过啊!许阳虽然谨慎非常,极少误诊,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过。

误诊有大有小,内经云:“擅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只要阴阳辨别没错,阴病用阳药,阳病用阴药,就算误诊了,顶多就是用药无效,或者见效很慢。

但要是阴阳都辨别错误,就像刘景宁一样,两次误诊,都是因为阴病辩证成了阳病,阴病阴治,结果越治越差。

梁老接着道:“学会诊四季平脉,才算真正踏入脉诊的大门,你现在还在门外呢。开始吧,春日,诊弦脉。”

话音落下。

眼前环境变了,春寒料峭之时,一条大河从许阳面前流淌而过。许阳就站在河边,河中绑着一根绳子。

……

许阳睁开了眼睛,只觉得自己头疼的厉害,这是进入医术练习室的后遗症。回到过去跟师,反倒还好,毕竟是一天天过日子的,就算回来也不会太难受。

而在医术练习室里,这没日没夜地练习,一下子回到现实,真的让许阳的脑袋都快要炸裂开来。

许阳靠在床上,缓了好久,发疼的脑袋才渐渐恢复。许阳长长吐出一口气,虽然过程很痛苦,但收获也是很多的。

此时的许阳,已经迈入了脉诊的大门。

许阳不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纯中医这条路,真是越走越觉得前路宽阔。

……

县中医院。

徐原上班坐诊,敲了敲有些疼的脑袋,这是宿醉的后遗症,他隐约还记得自己昨晚还发了酒疯。

“哎。”徐原摇了摇头,神情也很烦躁,最近因为他老师的事情,他也弄得相当心烦和恼怒。

徐原重重地呼吸几下,在电脑上按下了叫号按钮。

很快,进来了一对中年夫妇,老公还在不停地咳嗽。

徐原抬头疑惑地看了看患者。

那人老婆有一点口音,她问:“医生,你是许医生吧?”

徐原点点头:“我是徐医生。”

俩人这才放心,患者老婆说道:“许医生啊,我老公咳嗽好几个月了,一直没治好,你给他看看咯。”

徐原问:“咳嗽几个月了?有痰吗?”

患者老婆道:“咳嗽两个月了,没有痰,就是干咳。”

徐原在记录好患者主诉,又简单问了几个问题,然后道:“这样吧,先去查个t,看看有没有肺部感染,然后再做个血常规好吧?”

两夫妇一愣。

患者老婆说:“这个我们做过了,没查出什么来。”

徐原皱着眉头,道:“再查一次,可能病情有变化。在我们医院看,就要在我们医院里再查一次,这样准确一点。”

患者老婆疑惑地问:“可你不是中医啦?”

徐原眉头皱的更紧了,神情也有了些不耐烦,他道:“中医也是要看这个的,不看检查,我怎么给你开药啊?我开的药,你敢吃啊?”

患者老婆一脸疑惑:“可是……上次伊伊生病了,你不就是把了把脉,开了几服药,伊伊就好了呀。”

徐原更疑惑了:“什么伊伊?谁?”

患者老婆道:“就我们邻居的女儿,伊伊,一岁半嘞。刚在你们这儿出院,是那个叫腺……什么病?”

患者咳嗽着道:“咳咳咳……腺病毒肺炎。”

患者老婆道:“哦,对对对对,腺病毒肺炎,她爸爸妈妈说很严重,差点要进icu嘞,好吓人的。就是吃你的药,几服药就吃好嘞,他们都说你很厉害,所以我们才特意来挂你的号。”

一听这话,徐原鼻子都给气歪了,特么的什么鬼!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