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梁氏脉诊法(1 / 1)

虽然完成了系统的任务,但是许阳内心却兴奋不起来。甚至还有些淡淡的忧伤,刘景宁来跟许阳告别之后,许阳一整天都有些闷闷不乐。

张可和宋强都看出许阳的情绪不对了,两人也没敢去打扰他。

到了下班的时候,许阳收拾好东西,回家。

先吃了一点晚饭,许阳又坐着发了一会儿呆,他很少发呆,他总是觉得有发呆这时间还不如多看一些医书,多学一些医案呢。

但是现在,他却发了半个多小时的呆,在这段时间里,他脑子是完全放空的,没有任何东西,就像是呆滞了一般。

这是正经的发呆。

等他慢慢回过神来,脸上多了一份惆怅,他微微叹息了一声。

许阳站起来去洗了一把脸,回来坐好,长长地吐出几口气,振奋了精神,才点开系统,使用自己的奖励。

眼前画面转换,许阳又来到了那间熟悉的医术练习室,上次他就是在这间练习室里跟着承老学习针灸之术。

没日没夜,不知寒暑,练到精神都崩溃许多次,才终于将自己的针灸之术提升到了省级专家的水平。

现在他又回来了,这房间里另外还站着两个人,只不过这次承老就不在了。

那个面无表情的工具人还在。

而另外一个人……

“许阳同志你好,我叫梁秀清,接下来由我来教授你梁氏脉诊法的基础,你可以叫我梁老师。”

这一回,许阳就没之前那么惊讶了,不是说梁老的脉诊不厉害,而是系统每次安排的都很高端。这次说要学习脉诊之术,许阳就猜到八成是要学梁氏脉诊法了。

梁老是真真正正掌握中医脉诊精华的人,他用的是他们家祖传的梁氏脉诊法。梁家是九代行医,家学深厚。这种有家传的中医,都很厉害。

所以古代一直有句话叫做“医不三世,不服其药”。你家没有三代行医,患者都不放心吃你的药。像这种九代行医的就更厉害了,而梁家最负盛名的就是梁氏脉诊法了。

梁老每次诊断病人的时候,他都是在本子上先画好人体的五脏六腑简略图,一边诊脉,一边在图上简单标注几下。

他从来都是不许病人先说话的,他都是先诊脉,诊完之后,再问病人是不是这个症状,从来没有不准过。

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对自己脉诊的自信,所以认识梁老的人都会说他有一双透视眼,没有什么病能在他的面前藏匿起来。

梁老治癌症是很出名的,他凭借这一手脉诊,就能说出病人的肿瘤长在什么部位,大概的大小尺寸,良性或者恶性。

一般这种诊断都是需要依靠西医检测的,通过t等仪器观察肿瘤的部位大小等,然后活体取样检测良性恶性。

而梁老仅凭几根手指就能做到,震惊了所有来诊的患者。

不过,也有某(我不好意思说名字的)中医名家曾评价梁老的用药之术称不上顶尖,但论及脉诊之术,天下无人不服。

……

中医有四诊,望闻问切,前三种都是有可能出现虚假症状的。

有时候,明明是寒证,但是人家表现出来的症状就是热证。甚至连舌象有些时候都不是那么准确,唯一准确不骗人的就是脉诊。

这就是黑夜中的一座灯塔,助你破开重重迷雾的一把利刃。

孙思邈曾云:夫脉者,医之大业也,既不深究其道,何以为医哉?

《内经》也云:能合色脉,可以万全。

所以真正的临床高手,都是以脉诊为根本的,然后参考其他几诊的结论,相互印证,四诊合参,辩证论治。

吴鞠通曾云:“四诊之法,唯脉最难,亦为脉最可凭也。”

脉诊是最难掌握的,但也是中医诊断之法里面最核心的依据。

而梁老就是一个不用病家开口,就知病情根由的真中医。

能学习大名鼎鼎的梁氏脉诊法,尽管是基础,但许阳的内心也还是很激动的。

梁老开始教授许阳诊脉,他先让许阳在工具人身上诊治一番,一上手,梁老就忍不住摇头:“你的基础太差了。”

许阳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他脉诊基础是在学校里打的,那能有啥基础。后来在系统里的那些年跟着钱老慢慢学习,脉诊也渐渐掌握了。

到现在来说,治病勉强能用,四诊合参之下,也极少会误诊,凭的不是自己指下功夫的高超,而是自己足够谨慎和细心。

不过就他这两下子,在不用病家开口,就知来龙去脉的梁老面前,就显得很不够瞧了。

梁老微微一笑,宽慰道:“不用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基础可以慢慢打。梁氏脉诊法,没有别的秘密,唯一的秘密就是基础。”

“你的基础打的能有多牢,你将来脉诊的成就就能有多高。这里有最得天独厚的环境,希望你能耐得住寂寞,能静的下心来。”

“先从最基础的开始吧,《难经》云:初持脉,如三菽之重,与皮毛相得者,肺部也。如六菽之重,与血脉相得者,心部也。”

“如九菽之重,与肌肉相得者,脾部也。如十二菽之重,与筋平者,肝部也。按之至骨,举指来疾者,肾部也。”

“要想学脉诊,必须要从学沾豆子开始,指下的力度只要控制准确,诊断脉象的时候心中就有数了。”

“人一呼脉行三寸,一吸脉行三寸,呼吸定息,脉行六寸。人一日一夜,凡一万三千五百息,脉行五十度周于身。”

“一呼一吸之间,脉行六寸。只要你有足够精准的指力,再学会判断计算呼吸脉行之法,诊一个周天下来,患者身上有何疾病,自然指下显然,心中有数。所以诊脉需要细致,可不能像有些医生那样粗粗诊完脉象就好了。粗粗诊完,自然用时很短,可要细致了,时间就长了。”

“说来简单,做起来可相当不易。梁氏脉诊法,是以《难经》脉诊法为依据的。你记住,千万不要轻视古中医的四大经典,因为那才是中医真正的根本。”

“这次教你的是基础课程,我只会教你最基础的东西,不教如何辨别脉证。教你有三,一是练习指力;二是判断脉行之法;三是掌握四季平脉。”

“先从练习指力开始吧。”梁老话音落下,这桌子上便出现了一把颗粒匀称的豆子,还有一个天平秤。

梁老放了三颗豆子在天平另外一端,示意许阳用手指压另外一端,他笑了笑道:“现在这种仪器倒是便捷,我们以前可全是沾着豆子学的,可殊为不易。”

许阳吐出一口气,这堂课他学的是基础,想达到梁老那种断脉如神的境界是不可能的,但只要基础打得足够牢靠,那他脉诊的水平就会大幅提升。

以后在诊治病人的时候,误诊的概率就会小太多了。须知,行医者,最怕的就是误诊啊!

许阳平心静气,伸出手指轻轻按了上去,可却极难达到真正的平衡。这一刻,许阳才发现对身体力道的精准掌控居然这么难。

他问:“梁老师,冒昧问一句,您学沾豆子用了多久?”

梁老微微一笑,道:“单练沾豆子就用了三年,而巩固则用了一生。”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