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循证医学(1 / 1)

什么是循证医学?

就是遵循证据的医学。

什么是经验医学,就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经验。师父用这个药治疗这个病,有效。他就把这个经验传给徒弟,徒弟以后也这么治。

而循证医学对此是不信任的,为什么?因为你没有足够证据去证明。你只有单个的病例,并没有足够多的客观的临床证明。

你用这个药治这个病,有效率是多少?治愈率是多少?不良反应有多少?你没有完整的临床记录,你没有足够的证据。

所以循证医学一直觉得经验医学是不靠谱的,因为你传承下来的经验,万一要是错了,怎么办?所以必须要通过他们的临床论证,找到足够证据。

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年那么多西药研究所可劲儿研究中医药的原因。

包间内。

许阳微微一笑:“循证医学……呵,所以你给伊伊用麻杏石甘汤和银翘散就是因为这两个药通过了循证医学?”

刘景宁微微一怔,然后他点头:“有这方面的原因,这两个药都有很好的疗效,尤其是在甲型流感的治疗上,它的效果比奥司他韦还要好,这都是有循证医学做支撑的。”

刘景宁说的这个,许阳知道。

甲流,甲型流感h1n1,有孩子的家长应该都有印象,几年前甲流肆虐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抢特效药,奥司他韦,俗称达菲。当时抢的多地断货,价格被炒到了七八百一盒。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除了西药特效药达菲之外,中药也有特效药,而且做成了中成药上市销售了,这个药叫做金花清感颗粒。

这个药就是用麻杏石甘汤合银翘散加减之后做出来的。

而这个药,是有循证医学做支撑的。

2011年,国际权威医学期刊《anninternmed》,翻译过来叫《内科学年鉴》,有西医医学背景的人,应该知道这个期刊到底有多么权威了。

这是世界上最权威的几个医学杂志之一,而且在内科学领域,这个杂志被公认为是最权威的“第一刊”。

它在8月份刊登了我们国内专家做的对甲流治疗的临床研究,用的就是循证医学的办法。他们找了410个轻型甲流患者,随机分成了四组,对照组、达菲组、中药组、中药加达菲组。

对照组是不用药的,他们的发热时间是26个小时;达菲组是20个小时;中药组是16个小时;而中药加达菲组是15个小时。

这里的中药就是麻杏石甘汤合银翘散加减。它的疗效比达菲强很多,优势非常明显。所以国内马上就批准生产了,也就是中成药金花清感颗粒。

所以去抢达菲,还不如抢这个呢。

这就是循证医学,很科学,有足够的临床实验做支撑,有对照有对比有实验数据,也有理论指导,这个结果,西医是承认的。

所以这件事在国际上影响挺大的,因为《内科学年鉴》太权威了,但是国内却没几个人知道,甚至不知道有这个药。

中医对呼吸科疾病,尤其是对呼吸科时疫的诊治是非常擅长的。居然还有人说中医抗疫是在添乱,你们真的是对力量一无所知啊!

……

许阳对刘景宁道:“这事儿我知道,这事一出,国内研究中药的热情就更高了,大把大把的金钱撒下去,可却没有几个中药能通过循证医学论证的。”

刘景宁点了点头:“其实这也是我最困惑的地方。”

许阳道:“我对循证医学没有意见,对经验的质疑是有必要的,是应该要找足够证据来证明疗效,这个思路是很正确的。”

刘景宁一愣,他没想到许阳居然这么推崇循证医学,他以为他会贬斥它的。

许阳则道:“不用这么惊讶,循证医学是个好东西,中医也应该用,但它在中医这里却出现了偏差。”

刘景宁又是一愣:“什么偏差?”

许阳道:“那你知道为什么麻杏石甘汤合银翘散能治疗甲型流感吗?”

刘景宁答道:“实验表明,它能有效抑制病毒复制,而且从中医的角度来说,它能有效清热解毒,宣肺透邪。”

“错。”

刘景宁一怔。

许阳道:“是因为甲流为风热犯表证,是热证,你用辛凉解表,当然是有效的!你用这个药去治伊伊,为什么没治好,因为她是风寒犯表。”

“我把伊伊治好了,她是腺病毒肺炎吧,我见效很快吧?按照循证医学的思路,那就应该找一堆腺病毒肺炎的患者来,随机分类,分成几个组,其中一组用我前面开的药。”

“我可以告诉你,没有几个人是有效的。为什么?因为你没办法保证,所有患者的情况都跟伊伊一样,我说的是中医辩证病机,不是腺病毒肺炎。”

“我不会治腺病毒肺炎,我治的中医辩证的病。她是风寒束表,有桂枝汤证,又有喘症,所以我用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你得找符合这个条件的来啊。”

刘景宁有些怔怔出神,又有些恍惚。

许阳又道:“我再给你举个简单例子,前段时间我治好了一个常年口腔溃疡的患者,他是脾胃虚寒,土不伏火,我用了理中汤,见效很快,后续我给他开了附子理中丸巩固。”

“按照道理来说,我是用理中汤把口腔溃疡治好的。那要证明理中汤对口疮有效的话,是不是得找一大批口疮患者来用这个药验证临床效果?”

“我告诉你,不会有用的。为什么,中医是治证的,不是治症的。你不能拿着口腔溃疡来对理中汤啊,造成口腔溃疡的情况太多了。”

“理中汤是治脾胃虚寒的,你要证明它有效,就应该要找一批脾胃虚寒的患者过来,做临床实验对照。”

“但是他们会告诉你,不好意思,现代医学不承认脾胃虚寒这个概念,什么虚寒,找不到啊,证明不了啊。”

“你都否认我理论了,然后还让我怎么证明?我说理中汤是治脾胃虚寒的,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不存在脾胃虚寒,请你另外证明。”

“你让我怎么办?这就是最典型的废医验药,全盘否定中医的理论,然后按照西医那一套来验药,能验出结果吗?”

“就算我们自己花钱去研究脾胃虚寒和理中汤的关系,好,结果出来了。他们是不会认可的,权威医学期刊更不会接受。我告诉你,碰上甲流是运气好,因为人家的病证单一,全是热证。”

“所以不是中药无效,你不懂中医理论怎么用中药啊?你要练一套绝世剑法,结果你说剑谱不科学,反而满脑子装了机关枪的射击技巧。怎么着,你打算用长剑挥舞出两点一线点射扫射?”

刘景宁被镇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许阳微微叹息了一声,他看着刘景宁说道:“机关枪射击理论是指导不了剑术的。你药理报告看的越多,现代理论对中医的解析看的越多,你就越没办法用中药治病。”

“张晓彤先生你知道吧?他在北京开了个纯中医的诊所,这里面的中医都很厉害。”

“他就说他们诊所隔三差五就会上演医学史上的奇迹,有很多病西医没治好的,却在他们那儿治好了。”

“不过就算你治好了,西医也是不承认的。因为单个的治愈病例,没有循证医学做支撑,原因是一样的。”

“不过我们也无所谓了,无非都是治病救人罢了。但是你想用中医救人,你就必须要有中医思维。你想用西医救人,就必须要做一个正经西医。”

“西医当然也很厉害,他们也能治好许多我们中医治不好的病。这个世界就是因为不同才会精彩的,而你这种强行结合不是更强了,而是更差了,你是在消灭中医,消灭这种因为不同而产生的优势。”

“我不会劝你如何如何,但你心中要有数。我只能说到这儿,我不会强迫你做纯中医,虽然这对我很有好处。”

许阳点了点头,他道:“言尽于此,饭我就不吃了,告辞了,刘医生。”

说完,许阳拿上自己的包,转身出了门。

刘景宁则是失魂落魄地坐在椅子上,心中一片茫然。

许阳走到了外面,深深地呼吸几口,然后长长地吐出来。虽说他很想要系统的奖励,但是他不能改变自己做人的准则。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