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对话刘景宁(1 / 1)

张可溜得倒是很快,一直到下班都没敢回来。

不过下班的时候,倒是另外来了一个客人。

刘景宁。

“刘医生!”宋强立刻两眼放光:“您怎么来了呀!”

刘景宁还是很有名气的,至少名气和实力都比曹德华强,所以宋强一见人家就两眼放光了。

“快坐,快坐。”宋强忙招呼刘景宁。

刘景宁客气地说道:“我找许医生。”

“啊?”宋强一愣,怎么都找许阳啊!患者找许阳也就算了,刘医生也找许阳,找他干嘛?

刘景宁走进来,对许阳微微一笑:“许医生,我……我跟老曹要了您的地址,就这样冒昧过来,希望没有唐突。”

宋强惊了,这么客气的吗?

许阳的神色也有些复杂,他对刘景宁的感觉也很复杂。这是一个很负责任的医生。

但是吧……今天接连出了两次误诊,全是因为他给的药不对,不仅没把患者的病治好,反而更严重了。这两个病人,他其实都犯了同一个错误。

许阳轻轻一叹,他问:“刘医生有什么事儿吗?”

刘景宁说道:“有些医学上的问题想向许医生请教,不知道许医生晚上有没有空,我请您吃个饭。”

一听这话,宋强惊呆了,我去!刘景宁也要向许阳请教医学?

许阳顿了一顿,点了一点头:“行,那咱走吧。”

“好。”刘景宁笑了一下,他伸手道:“您请。”

许阳跟着刘景宁出去了,留下宋强一脸懵逼,他怎么感觉许阳混的越来越高端了。

刘景宁开着车带着许阳去往新城开发区,找了一个还不错的餐厅,要了一个包间。

许阳进来,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他问:“选这里有什么讲头吗?”

刘景宁一愣:“额……没有,就是这里大家都说挺好吃的,环境也不错,要个包间的话,是我不想被人打扰。”

许阳点了点头。

刘景宁拿了菜单,问许阳:“许医生想吃点什么?有没有什么忌口?”

许阳道:“没事,随便点两个,我也不是很饿,前面吃了一点东西了。”

“好。”刘景宁应了一声,直接点了一个套餐,就让服务员下去了。

包间里就剩下这两个人了。

刘景宁紧皱着眉头,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阳靠在椅子上,望着窗外,这个窗户正好对着餐厅大门外,倒是能看到不停有客人进来用餐。

他淡淡地说:“刘医生,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刘景宁微微颔首,他看着眼前的这杯茶水,陷入了回忆,他说:“其实……我以前是一个纯中医,我最开始来中医院的时候,就是纯中医。”

“虽然对西医的知识了解一些,但是并不精通。那时候年轻,经验也不足,诊治的时候,常常没有很好的疗效。”

“后来医院里有去进修研究生的机会,中医这边已经没有名额,但是中西医那边还有一个。领导问我愿不愿意去,我去了……”

“真正接触之后,我才发现西医的疗效太好了,他们种种理论都很科学,有理有据,数据详实,都有循证医学做支撑。”

“而我们中医却全是经验医学,还有那些无法被证明的五行阴阳理论,所以我动摇了,所以我走上了中西医的道路。”

“回来之后,我发现我的水平高了很多,我中西医的药都会开,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效果也比我之前好多了,所以我更加坚定不移地走了这条路。对于中医的那些不科学的理论,我也彻底摒弃了。”

“但是走着走着,随着临床经验越来越丰富,我心里的困惑也越来越多。有些病人,明明我的用药没有问题,可他就是没有疗效,甚至越治越差。”

“我当然不敢说我能包治百病,可我用药正确了,为什么没有疗效,这不是一两个病人。这么多年下来,其实也有不少。”

“后来他们转去别的医生那边,用纯西医的治疗方式,他竟然好了。为什么啊,我中西医结合,效果不是应该更好吗?是中药出了问题吗?”

“可是有些病人去找了中医,吃了中药,没吃西药,他也好了。为什么啊,我一直很迷茫,我去找我们医院的中医求证,也找过其他医院的中医,可是他们无法给我答案。”

“直到你出现,你给了我很大惊喜。真的,上午那个产后二便闭结的病人,西医都没什么好办法,可你却用纯中药的方式,一剂而愈啊。”

“关键是你走的就是纯中医的理论,完全没有掺杂任何西医的成分。那一刻,我知道了,我找到一个真中医了,所以我找你来求证我心中的疑惑。”

刘景宁抬头看着许阳的眼睛,一脸诚恳地问:“许医生,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许阳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他道:“因为中西医结合,本来就是一条错路,你没发现这两年都不怎么提了吗?现在提的都是相互学习,相互补充,协调发展,发挥各自优势。”

刘景宁微微一怔。

许阳道:“中西医结合,怎么结合,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套理论。你把鱼儿绑在鸟儿身上,它是没办法做到既能飞天,也能潜水的。”

“这两套完全不同的理论结合在一起,怎么结合,必须得有一方妥协!谁妥协?中医妥协了,在你这儿妥协的更彻底。”

“今天两个病人为什么被你越治越差?就是因为你不辩虚实寒热啊,中医的四诊,被你抛弃的差不多了。”

“你看到腺病毒肺炎几个字,又看到人家白细胞升高,肺炎啊,炎症啊,炎字是两个火啊,这难道还不是热证?当然辛凉解表啊。”

“你看到急性尿路感染,又看到了人家白细胞升高,小便灼热疼痛。那当然是热证了,消炎药加苦寒泻火药。”

“这是中医吗?你完全是按照西医的思路开中药的,生搬硬套,脑袋僵化。运气好,碰上正好是热证,见效很快。可运气不好,你就治不好了。”

“中医没问题,西医也没问题,中西医结合就是有问题。中医和西医只能相互配合,不能结合。”

“你按照纯中医的思路去学习,去辩证,用出来的药去治疗病人。见效很快的,完全会效如桴鼓,完全不输西医,根本不必妄自菲薄。”

刘景宁脸上堆满了困惑,他道:“可是……可是的确没有证据去证明中医理论的科学性啊,也不能证明阴阳五行的存在啊。”

许阳笑了笑:“现代科学无法证明,那是现代科学的问题。我告诉你,疗效就是最好的证明。我用纯中医的方式治好了这两个西医都觉得很棘手的病人,这就是证明!”

一听这话,刘景宁眉头皱的更紧了,脸上也更困惑了:“就是疗效才让我迷茫啊,因为大多数的中药都没有循证医学做支撑啊。”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