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东窗事发(1 / 1)

许阳离开中医院的时候,都快傍晚了,他在这里待了快一天了。

许阳走之前又给这个小姑娘另外开了几幅药。

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加味;二陈汤加白前、苏子、枇杷叶、生姜。各两剂。

许阳跟医院那边叮嘱过,如果病情有反复,不管什么时候,立刻电话通知他,他会马上赶过来的。

出来医院的时候,许阳才真正放松下来,可这一放松,疲惫感和饥饿感就朝他席卷而来了。

他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之前在医院治病的时候,精神紧张,所以也不觉得疲累和饥饿,现在一松懈下来,都饿得不行了。

幸好中医院在旧城区这一块,这边沿街都是小店铺,许阳找了一家粥铺,要了一碗热粥。

热粥很快就端上来了,许阳连喝了好几口,肚子的饥饿难受感立刻缓解了,而且还有一股暖暖的感觉。

粥是谷物粮食之种子熬制的,有温热的效力,能补益脾胃,温中散寒。经常有人会因为早上喝粥还是喝牛奶而争论。

其实没必要,牛奶性平味甘,有很好的补益之效,能生津润肠,是非常好的补品。所以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早上爱喝什么就喝什么。

但是如果不是那么健康,比如脾胃虚寒作泻和中有痰湿积饮的,说的通俗一点,就是脾胃虚寒,有腹泻的人。第二个是湿气太重的人,就不要喝牛奶了。

因为牛奶有生津润肠之效,它会加重你的腹泻和痰湿困脾的。这两种情况的人,还是先治病,后喝奶。而这种情况,喝大米粥反而会有不错的效果。

而白粥,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是不能喝的,糖尿病人要少喝。也是一样,先治病,后喝粥。

其实白粥和牛奶,不是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的争论,这就是养生和健康的争论。

这两者都是很好补益品,尤其牛奶能补虚弱劳损,虚劳之人喝是这个是很好的,而且是可以长期喝的。

但是身体有问题的,还是要先治病。

从中医养生的角度来说,早上最好是吃些温热散寒,补益脾胃的东西。

像有些老中医早上有个习惯,就是会吃几片醋泡姜,因为生姜也是有温中散寒的功效的,醋泡之后,互补不足。口感更好,效果也更好。

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这是一定要维护好的。脾胃一虚,百病丛生。像许阳这样不好好吃饭的,千万不能学。

当然了,也会有家长会担心小孩子喝粥营养会不会不够啊?

嗨。

许阳往嘴里又灌了一口粥,对老板喊道:“老板,我的茶叶蛋和煎饺好了没?”

你特么只给你孩子喝粥啊?你是后爹后妈啊?

……

许阳回到明心堂的时候,都是傍晚了,都快要下班了。

“你干嘛去了,不是说请半天假吗?”张可一脸不高兴。

许阳也有些尴尬,他说:“出了点别的情况。”

张可问:“都处理好了吗?”

许阳答道:“没问题了。”

“那就好。”张可点点头,然后她又撇着嘴,道:“这一天来的病人,全白跑一趟,我都让他们回去了。哎,我的钱呀!”

许阳有些不好意思,确实耽误诊所生意了。

而宋强则是在自己座位,悲催地捶着自己的老腰。

许阳不在,自然是没法看病的,这诊所里也就许阳一个人会治病。但是张可也没直接休息一天,她跟这些来的病人说,为了表示歉意,今日疗养项目一律八折。

然后宋强就悲催了。

这一天,按摩推拿,艾灸火罐,可把宋强累坏了。

张可还逼着宋强发朋友圈,通知大家这个好消息。宋强也是有一批保健客户的,大家一看今天这么便宜,结果也都来了。

许阳没在,的确没人治病,但是钱是没少赚的。

要是放在两个礼拜以前,宋强早撂挑子骂街了,搞个屁啊!但是现在他却不敢了,时代变了呀!他现在反而在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辞退。

张可叹了一声,对许阳宽慰道:“哎,没事啊,别往心里去。虽然现在诊所很难吧,少挣很多钱。但是你的事情肯定比诊所事情更重要,没关系的,提前说一声就好。”

宋强翻了个白眼,你特么哪儿少挣钱了?

许阳都听得有点感动了。

宋强捶着自己的老腰,忙补充一句:“那个……那个最好还是别请假,下次要请假跟我说一下哈。”

“你想干嘛?”张可笑眯眯地看着宋强,眼中露出锐利的光。

宋强吸了一口凉气,他强笑道:“我好顶上许阳的班呀。”

“我很欣慰。”张可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许阳看的莫名其妙。

“许医生。”门口响起了弱弱的声音。

几人都扭头看去。

张可差点没当场去世。

卧槽,是小章鱼!

许阳也看的一愣,她怎么来了?然后他又看张可,张可到底处理好了没?

小章鱼走进来,眉头皱的很紧,小脸紧紧地绷着,她走进来,低着头,站在许阳面前,小小的,矮矮的,倒是有几分可爱。

张可脸都快绿了。

“怎么了?”许阳问。

小章鱼低着头,小拳头攥的紧紧的,她道:“虽然我不是特别明白,虽然我能理解和接受你们这种人。

“虽然我平时常常八卦某些男明星的特殊p,但是……但是……可是他们都是很好看的呀。两个很好看的男孩子在一起,那也还是很好看的呀!”

“许医生你这么好看,就算有这种想法,可你为什么要找一个中年男人啊。你不是说很讨厌他吗?”

小章鱼叹了一声,有些颓然:“算了,可能这就是真爱吧!”

许阳一脸懵逼:“什么?”

张可这把真的要表演当场去世了。

小章鱼大声道:“我都看到了,你还不承认!”

“虽然不开心吧,但还是祝你跟他幸福。”小章鱼抬起头,指着宋强大声道:“你也要对许医生好一点,不能欺负他。”

“哈?”宋强也懵了。

“我走了。”小章鱼委屈地跑了出去。

“什么意思?”宋强一脸懵逼。

“张!可!”许阳愤怒地扭过头,但却找不到她了,这女人已经溜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