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腺病毒肺炎(1 / 1)

刘景宁拉着许阳就走,两人又回了住院部。

曹德华怕两人打起来,一直跟在后面,他也搞不懂老刘怎么又犯倔了,这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啊?

曹德华都愁死了,他对自己儿子都没这么操心过。

几人又回了住院部,去了五楼。

曹德华就是一愣,他知道刘景宁要带许阳去看谁了,是那个孩子呀!

刘景宁带着许阳进去。

“刘医生。”里面一个面容疲惫的男人站了起来,跟刘景宁打招呼。

刘景宁点点头:“伊伊现在怎么样了?比早上有没有好一点?”

伊伊爸爸搓了搓自己的脸,显得很是疲惫,两只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他摇摇头:“没有,烧的更厉害了,已经四十度了。”

这话一出,几人面色都是一沉。

许阳扭头看躺在病床上的那个小姑娘,闭着眼睛躺在她妈妈怀里,脸小小的,跟个瓷娃娃似的。

她妈妈戴着口罩,一直不停地抹眼泪,眼睛都哭肿了。

刘景宁一双眉毛皱得很紧,他道:“这小姑娘叫伊伊,一岁六个月,发热4天,有咳嗽气促,之前抽风两次,现在高热40度。”

“白细胞129,中性粒细胞68%,淋巴细胞32%。右肺上下均见片状阴影,肺纹理模糊。诊断为腺病毒肺炎。”

“住院之后,中西医一起会诊,用抗生素治疗,兼用麻杏石甘汤,复以银翘散加味,症状未见改善。”

曹德华跟在后面也微微一叹,这孩子的情况他也知道,但是他也没办法。实话实说,别看老刘在许医生面前翻车了,但是哪个医生从来没翻过车啊?

刘景宁还是有本事的,他是中西医硕士,中西医临床专家。他们中医院西医收进来的病人,也常常会叫刘景宁去会诊,而不是叫他。

曹德华清楚自己是没刘景宁厉害的,自己也就是会钻营,会找关系找门路,所以早早就混了个妇产科的副主任。

但是人家老刘马上就要升中医内科的副主任了,这可是内科的副主任啊!而且老刘是凭真本事上去的。

但是面对这个孩子,老刘也没什么好办法。究竟是腺病毒肺炎,这可是腺病毒肺炎啊!

病程一般是一周到两周,多发于二岁以内的幼儿。这孩子第四天就已经高烧四十度了,若是持续高热不退,那马上就会转成重症了。

而这个疾病的重症病死率是10%,而且就算治好了,预后也很差,极有可能留下后遗症。

曹德华的心又沉了几分,这孩子才一岁多啊!

刘景宁转身对着许阳,非常诚恳地说道:“我现在不想验证和质疑什么,我知道你很厉害,所以请你帮帮这孩子。”

这话一出,旁边人都是一惊。

这年轻人是谁啊?刘医生居然这样跟他说话?

伊伊的父母也互相看了看,皆有些惊疑不定。

曹德华默默叹了一声,老刘这是真没办法了。不说老刘了,这个病,西医都没好法子,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特效药,只能是尽量控制,免疫调节,控制并发症。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病,西医是喜欢找中医会诊的,因为中医药在治疗腺病毒肺炎上常常有不错的疗效,但是这一次,似乎并没有效果!

许阳则是没有立刻回答,他反而问刘景宁:“你早上就来看过她了?”

“嗯。”刘景宁点点头。

许阳心中明白了几分,难怪刘景宁那么早就躲在住院部的楼梯里抽烟,看来也是愁的。

许阳神色认真了起来:“我尽力而为。”

“拜托!”刘景宁重重说道。

许阳戴好口罩,上前诊治。

伊伊爸爸则是有点懵:“这……刘医生,这是……”

刘景宁解释道:“这是我给你请来的……中医专家……”

自己这样的都已经是专家,许医生比自己还厉害,那当然是专家了。

“他?”伊伊爸爸有些惊愕,中医专家不都是白发苍苍的吗,有这么年轻的专家吗?伊伊爸爸有些欲言又止道:“他这也太年轻了吧,这个……”

伊伊妈妈也皱眉看了过来。

刘景宁顿了一顿,解释道:“这位医生是中医大国手的徒弟!”

“嘶……”伊伊的父母同时吸了一口凉气。

国家级大专家的徒弟啊!

他们小县城里还来了这样的人物?

曹德华则是有点迷,他扭头愕然道:“你说什么?”

刘景宁叹了一声,说道:“你不用瞒我了,我都知道了。”

曹德华更迷了,你都知道啥了?但是病人家属就在这儿,他也不好多说。

一听是国家级大专家的徒弟,伊伊父母的眼神都变了。

“谢谢,谢谢。”伊伊爸爸忙给刘景宁道谢。

刘景宁则道:“不用客气,应该的。”

许阳也来到了患儿伊伊身边,他找了个小凳子坐在了对方床前。

看着对方那张跟瓷娃娃一样的小脸,满是病容。一双大大的眼睛时不时张开一下,可眼中却全是难受与疲惫。她还不停地咳嗽几声,有些喘不过气。

许阳好一阵心疼。

许阳也有些感慨,医院真不愧是医院,一上午就遇见了两个棘手的病人。

许阳看着这个小姑娘,脑子里面突然蹦出来腺病毒肺炎的中医辩证的知识点,根据病情传遍进程来划分。

初期往往是风热闭肺或者暑热闭肺。随着病情传变,外邪内陷,会出现表里同病,表寒里热或者表实下利。最严重会出现痰热闭肺,毒热闭肺。

如果是风热闭肺或者暑热闭肺,那之前的用药应该是没有太大偏差的,难道是配伍和剂量?还是说忽略了什么?

“不对!”许阳浑然一惊,他差点也先入为主了。

他在治疗重症上的经验上还是差了许多,他在系统里的那些年,的确是京城名医,可也只是妇科名医,他治过妇科重症。

别的科室的重症,北京城的名中医那么多,人家也不会特意来找他一个妇科中医会诊啊。

所以前面那个产后二便闭结的患者,虽然挺严重,但是他是不怎么慌的。但是眼前这个孩子却不是妇科,小儿疾病在中医里面是最难治的。

所以许阳心态稍稍有些不稳,脑子里面原先记过的知识点就立刻蹦进来了,差点让他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

不过许阳终究是个真正的中医,他立刻就调整好心态了,他轻轻念了一句:“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这十二个字就是中医治病的准则。

许阳缓缓吐出一口气,心中不再存半点先入为主的印象,他现在已经把这孩子腺毒性肺炎的诊断抛到脑后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