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这就是中医(1 / 1)

许阳是真生气了。

说实话,他脾气真挺好的,很少生气发火,但这次他是真生气,而且发火了,一点面子都没给刘景宁留。

他可以容忍曹德华这种医术不精的人,因为你不可能要求每个中医都有省级专家的水准,或者个个都是国手名家。

每个行业都是有梯次的,面对这种层级比较低的,许阳可以很有耐心地去教他,把自己的宝贵经验分享给他。

因为曹德华在根上没大错,他至少还能算得上是一个成熟的中医。许阳能帮他成长一点是一点,许阳没那么小气。

关键刘景宁这样的,他就不能忍了。

你做中医的,一点中医思维不用。天天就知道看药理报告,一天到晚让患者去做各种检查,然后对着化验报告开方子。完全不管中医的辩证思维,四诊八纲抛到脑后,胡乱开药!

这个患者病情加重的原因就是吃中药吃的!

没被治好,人家最后骂的不还是中医吗?可你特么的算个中医吗?

许阳一直告诉自己要情绪稳定,怒气伤肝,可他真忍不了了。

诊室内的气氛也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曹德华是最尴尬的,他不是没见过医生吵架,但是当着患者的面这样吵,这就……这就太撕破脸了吧。

一个是他的老朋友,一个是他请来的新朋友!

这事儿闹的。

患者也有点懵,他好像有点听明白了。之前这个医生给他开错药了,所以他才吃完之后不仅没效果,还更严重了。

这个时候他是应该要发火才对,毕竟受伤的是他呀。但是刚刚这火已经被这个年轻医生发了,他现在就憋在这儿,他发也不是,不发也不是。

他也好难受啊。

刘景宁的脸色则是难看极了,他很想说他没错,可是患者的症状真的加重了。他看着许阳,问:“那你说要开什么方子?”

许阳也没了好脸色:“这还需要问?中虚气陷,自然该补中益气,当以补中益气汤主之。”

曹德华一愣,又是补中益气汤,不是刚刚才用过嘛。

而刘景宁则是神色一滞。

许阳看了对方的脸色,问道:“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居然可以用补益来对付湿热下注?”

刘景宁竟也点了一点头,他道:“请开方。”

许阳坐下来写方子。

曹德华则是在一旁道:“要不方子就别开了吧,咱们讨论归讨论嘛。”

刘景宁却道:“不行,我必须要看到效果。”

曹德华都无语了,给你搭台阶你都不肯下来。

许阳以补中益气汤进行加减,中医治病从来都是一人一方,一病一方的,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最好的疗效。

许阳把方子写好,交给刘景宁。

“等着。”刘景宁接过方子,匆匆就往外跑去,开诊所门跑出去的时候太急了,绊了一下,差点没摔倒。

看着老刘这模样,曹德华也忍不住叹了一声:“唉。”

“其实……老刘也是个很负责任的医生。”曹德华还是忍不住跟许阳解释一下。

许阳看向他。

曹德华苦笑一下,道:“他要是不负责任,今天也就没这一出了。我们医院都知道,老刘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给患者打电话。”

“他每天都会查患者的病例,看看患者的药是不是该吃完了。如果吃完了,他就会打个电话,做个随访,问问人家的情况怎么样。”

许阳也怔了一下。

曹德华指了指坐在一旁的患者:“你不信就问他,他肯定也是接到老刘的电话才过来的。”

许阳看那患者。

那男患者也赶紧点了点头:“他上次给我开了三幅中药,他昨天打电话问我,我说我没见好,他就让我再来看一下,我还帮我预约了挂号。”

许阳面容稍稍有些松动。

曹德华也搓着手,有点尴尬地说:“其实老刘不是想跟你较劲,他心里也是有困惑的。他究竟临床了这么些年,他也是对自己有了质疑才会找你证明。”

“他如果对自己坚信不疑,就不会找你了。就算把你驳斥的无话可说,对他来说也不得名不得利的。他要是什么都不做,反而要不了多久就会升职加薪。”

“唉,老刘……其实挺有责任心的,可能用药方面有些不慎。但是做医生的都知道,也没谁敢说能一剂而愈啊,对不对?所以……还请给老刘留几分颜面吧。”

许阳嘴唇紧紧闭着,他的眉头也凝在了一起,最后他也叹了一声,微微摇了摇头。

稍顷之后,刘景宁拿着熬好的药回来了。

“来,你把这个药喝了。”刘景宁对患者如是说。

患者则是没立刻接过来,还看了看许阳和曹德华。

两人都对他点了点头。

患者这才把药接过来,吹了一吹,仰头喝下去了。

刘景宁紧紧盯住了患者。

患者反倒是被看的很不自在,连玩手机都没好意思玩。

刘景宁在观察患者服药后的反应。

半晌过后,患者摸着肚子,他感觉肚子舒服一些了。

刘景宁忙问:“怎么了,感觉怎么样?”

患者说:“肚子感觉挺舒服的,然后头也感觉不怎么晕了。”

刘景宁微微吃了一惊,再看患者的面部,也没有原先那么红了,他去取了体温计过来,给患者测了一下体温,温度下来了。

他退烧了!

用温补的药,反而让他退烧了!而且效果还这么好!

患者又去解了一次小便,痛感大减,灼热感也减弱了不少。

刘景宁一时间心中有些慌乱。

如果今天许阳没来,他还是会给患者用清凉泻火的药,那岂不是会更差!

刘景宁脸色更难看了。

“老刘……唉……”曹德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许阳问:“需要再带他去查尿常规和血常规吗?”

“哎?”曹德华有些欲言又止,怎么还提这茬呢。

“为什么啊?”刘景宁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许阳。

一剂啊,仅仅只是一剂啊,他没有用任何清凉泻火的药,反而用补益的药,可却是一剂下去,诸症皆退啊。抗生素的效果,也没这么好吧,他之前也用了抗生素啊!

许阳回道:“因为这就是中医!”

刘景宁和曹德华都是一怔。

刘景宁嘴唇微微颤着:“你……你……你跟我来。”

刘景宁抓着许阳的手就往外跑。

“哎呀,这是干嘛?”曹德华赶紧追了出去。

患者则是懵了:“哎?又没人管我了?我还要不要继续吃药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