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情况肯定更差!(1 / 1)

许阳有些吃惊。

他上次获得过特殊奖励,系统奖励他进入医术练习室了。在这练习室里,他可是跟着承老学习针灸之术啊。

进了两次,直接从针灸小白变成了省级专家。而且还掌握了烧山火和透天凉两种手法,虽说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七十吧,但是国手级别的针灸专家,也不过百分之八十而已啊。

现在又有了一次特殊奖励的机会,许阳内心也有些激动。

曹德华看了一眼许阳的脸色,然后他对刘景宁道:“老刘,许医生还得上班呢,人家还有事儿。下次吧,这次不方便。”

刘景宁脸色微微一凝,他皱眉道:“这次不行吗?那……唉……好吧……”

许阳却道:“哎,就这次吧!”

“嗯?”曹德华一愣:“你不是说要赶回去上班吗?”

许阳回道:“上午已经请过假了,再说了,医术交流乃人生快事。”

刘景宁立刻露出了惊喜之色:“好,好好,那就请许医生多多指教。”

“客气。”许阳客套一声,就跟刘景宁走了。

曹德华待在原地,懵了好一会儿,他也跟上去了,他也想看看刘景宁到底在搞什么鬼。

许阳跟着刘景宁进了他的诊室,两人刚进去。

曹德华就把刘景宁拉出来了。

“干嘛?”刘景宁问曹德华。

曹德华反问道:“是我问你干嘛?”

刘景宁道:“我不是说了,一起探讨医学啊,研究研究啊。”

曹德华一脸狐疑:“研究什么呀,我陪你研究还不够?”

刘景宁笑了笑:“得了吧,就你那两下子不够研究的。”

曹德华立马不乐意了:“你怎么知道他比我厉害?”

刘景宁道:“废话,那个病人你不是束手无策好几天了么。”

曹德华竟无力反驳,他没好气问道:“那你到底想干嘛?想探讨什么?”

刘景宁目光定了定,他说:“我只想证明一件事情。”

曹德华问:“什么事?”

刘景宁道:“就是他们那一套是错的!”

曹德华一脸不解:“哪一套?”

刘景宁道:“就是传统中医那一套,五行阴阳之类的中医理论。”

曹德华顿时一怔:“你证明这个干嘛?”

刘景宁眉头皱起,语气沉了几分:“因为刚刚那个病人,我也没办法。但是他却治好了,而且是一剂而愈,现代医学也没这么强。”

“说实话我不能理解他那一套,但我很吃惊,所以我想跟他再探讨一下,我想证明他刚才是偶合幸中。”

曹德华满脸腻歪地看着刘景宁,他问:“不是,你这什么人啊,人家许医生招你惹你了?非得证明人家是错的?”

刘景宁眉头又沉了几分,他说:“我并不是非得证明他错了,我只想证明我没错。毕竟小半辈都这样过来了,我错不起。”

曹德华闻言一怔,他道:“那……那你也可以找我们证明。”

“证明过了。”刘景宁撂下这么一句,回去了。

曹德华站在诊室门口,一脸疑惑:“这话什么意思?”

……

刘景宁回诊室里坐好,开始叫号。

许阳就坐在他旁边,许阳看看这诊所,再吸一口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不禁露出怀念之色,想起了那段当许专家的日子。

曹德华也没走,他也进去了。

这个小小的诊室,挤进来三个医生,患者进来的时候都吓一跳。

“我……我……我不会得什么治不好的病了吧?”患者脸都白了,门诊的时候哪里见过这阵仗啊,尤其是曹德华和刘景宁都是副主任医师,这在小县城里已经是大专家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刘景宁就要接任科室的副主任了,那可就是名副其实的专家刘主任了。

刘景宁忙安慰人家:“没事,不要紧张,这两位医生都是过来一起研讨的。不仅是你,后面的病人也都是这样的。”

“哦。”病人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刘景宁把病人的社保卡插好,调出病人的病例,他对许阳说道:“许医生,你先看看病人之前的检查报告和诊治记录。”

许阳点点头:“行,你忙你的。”

刘景宁开始询问患者:“药吃完了吧?有没有吃别的药?还有哪里不舒服呀?”

患者答道:“就上次吃了那些药,没什么效果。现在更恶心了,想吐,然后吃饭也感觉没味道。”

刘景宁又问:“尿尿的时候还是感觉疼痛和灼热吗?”

患者点头:“对,火辣辣的。然后我这一咳嗽,尿就会出来。”

患者说完之后,快速呼吸了几口,像是有些气短。

刘景宁皱着眉头点了点:“这样吧,再去做个检查,查一个尿常规和血常规。”

刘景宁刚想让患者再去检查,突然想到了一旁的许阳,他扭头问:“许医生,病例看完了吗?”

许阳道:“看完了。”

刘景宁问:“许医生,有什么想法吗?要不要诊断一下这位患者?”

许阳皱了皱眉,问:“直说吗?”

刘景宁一愣,笑着道:“当然直说。”

曹德华在一旁看了看刘景宁,他怎么感觉刘景宁要翻车啊,连市级专家刘延发都在这小子面前翻车了喂!

许阳看着先前的记录,说道:“患者自诉一周来小便频数,灼热疼痛,伴发热面红,食纳尚可,二便如常。可为什么没有舌诊和脉诊记录?”

刘景宁解释道:“这下面不是有尿常规和血常规的检查报告吗?”

许阳盯住了刘景宁的眼睛,语气有些咄咄逼人起来:“我是问为什么没有舌诊和脉诊记录!”

房间内的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

刘景宁心脏突的一跳,像是上学时突然被治学严谨的老教授叫起来回答问题一样。

待得反应过来,刘景宁心中顿生恼怒,老子好歹也是个专家,肯跟你这个小年轻平等交流,这是给你面子了,你特么还装上逼了!

刘景宁皱了皱眉,压住不满道:“因为有了表证还有化验结果了,舌诊和脉象,这种又不科学。那只是脉搏的跳动,并没有实际意义。舌头也是一样。”

许阳终于知道为什么系统会派这个任务给他了,这人有病!他淡淡问道:“那么刘医生开药的依据是什么?”

刘景宁也没了之前那么好的态度,他道:“患者小便频数且有灼热感,疼痛感。而且面红发热,这很明显是热证。再看他的化验报告,他是有炎症的。”

“综合诊断,患者是热淋,也就是西医所说的急性尿路感染。所以我开了两种药,一个是八正散,另外一个就是西药呋喃坦啶。”

许阳轻轻哼了一声,他对患者说道:“来,同志,舌头伸出来我看一下。”

那患者有些懵,看着刘景宁。

刘景宁则道:“没事,你就照着许医生说的做。”

患者吐舌。

许阳又道:“好,我再给你诊个脉。”

许阳给患者仔细诊完了双手脉,然后拿了纸笔简单记录诊断结果。

刘景宁瞥了许阳两眼,有些不愉地问道:“许医生,诊断出什么结果来了?”

许阳则是又一次问他:“直说吗?”

刘景宁呵呵一笑:“但说无妨。”

“你让患者再去做个尿常规和血常规,情况肯定比上次更差!”许阳把手上拿着的笔往桌子上一扔,他这一次真的有些生气了。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