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塞因塞用(1 / 1)

曹德华顿时大为吃惊,甚至有些慌乱,这么严重吗?

曹德华忙稳住心神,他对患者丈夫说道:“那个……我们先回去会诊研究一下。”

“啊……好的。”患者丈夫有点懵。

许阳也看了患者一眼,然后跟着曹德华出去了。他们没走远,还在住院部,就在这一楼,只不过这两人跑到楼梯口去了,这里没人。

推开安全门,进去却发现这里有个蹲着抽烟的医生。

“老曹?”那人一愣。

曹德华也是一愣:“老刘,你怎么在这儿?”

刘医生笑了一下:“我这不躲这儿抽根烟嘛。”

曹德华点点头,给许阳介绍道:“这位是刘景宁医生,中医内科的。这位是许阳,许医生。”

刘景宁掏出烟来,问许阳:“许医生,抽烟吗?”

许阳摇摇头:“不抽。”

许阳问曹德华:“要不要换个地方聊?”

曹德华道:“不用,就在这儿聊吧,老刘也不是外人。”

刘景宁好奇地看了过来。

曹德华抓紧问道:“为什么不能用泻下通利的药?”

一听对方在聊中医,刘景宁就更好奇了,老曹怎么跟一个小年轻聊医学?

许阳跟他解释道:“因为用反了,患者不是气滞、或者实热积滞。患者是因为气虚不运,女子产后本就气血虚弱。”

“再加上她还是剖宫产,更是气血大伤。你看她是芤脉啊,主亡血之证啊。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

“这是母病及子啊,亡血则大伤其气,气虚了,则无力运转,也无力推动,所以她一直二便不通,三天了,连屁都放不出来。此乃,本虚标实之证啊。”

曹德华皱眉想了一想:“气虚?”

刘景宁医生好奇地看着许阳,怎么感觉老曹还在向这个年轻人请教呢,他插嘴问道:“老曹,血常规查了没?”

曹德华点头:“查了呀。”

刘景宁问:“血色素多少呀。”

曹德华答道:“6g啊。”

刘景宁笑了,鼻孔里面喷着烟:“你这还有什么好问吗?明显血虚嘛!”

许阳听得眉头一皱。

曹德华皱眉思索。

许阳接着道:“患者腹大中空,声息低微,再结合脉象来看,患者是就中气虚弱。中气即胃气,她本就胃气虚弱之极。”

“此时如果还妄用通利攻下之药,她的身体经不起这样的攻伐。一旦胃气大伤,那这个人就真危险了。须知,人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

“嘶……”曹德华也有些咋舌。

许阳叹一声:“《灵枢·口问》曰:‘中气不足,溲便为之变。’中气不足,统摄无力,是会导致久泻久浰。可中气太虚,无力运化排下,也会导致闭结啊。中气虚弱才是病机所在。”

曹德华想了一想,好像也有些道理,之前他用了小剂量的泻下通利之药,患者情况反而更差了。

刘景宁把烟头碾灭,他问:“老曹,是那个二胎剖宫后二便闭结的患者吗?”

曹德华点点头:“对。”

刘景宁道:“我觉得这小医生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你看她检查报告就知道了,她是典型气血虚弱。”

听到刘景宁也这么说,曹德华则是问:“那我开点补气血的药?”

许阳则道:“有形之血难以速生,无形之气应当急固。患者现在已经难耐之极了,二便闭结严重,此时应当及时大补中气,大气一转,诸症自消。”

曹德华听得一呆:“啊?”

许阳道:“用大剂的补中益气汤。”

“啊?”这回刘景宁也呆了。

曹德华疑惑道:“补中益气汤,这是能补中益气,可这是有升阳举陷之效的啊。治久泻久浰,崩漏,脱肛,胃下垂等病之时,才用这个啊。她都出不来了,你怎么还往里塞啊。这反了吧!”

许阳叹了一声,有些心累,曹德华应该是连县级专家的水平都没达到:“唉,塞因塞用之法啊。”

曹德华露出了思索之色。

而刘景宁则是露出了不解之色,他问:“这不行吧?塞因塞用没有科学依据吧,她已经闭结了,你再堵她,不是更出不来了吗?”

许阳却道:“刚刚说了,这是本虚标实之证。患者二便闭结,不得而出,看起来是实证,但究其原因却是中气虚弱,无力运化,是虚证。”

“中医治病从来不是见病治病的,不是见到堵塞就泻下。而是要辩证论治,塞因塞用之法的奥妙就在于反治。”

“她既然是内虚外实,本虚标实,当然要治其本啊。虽说她闭结,可我们不能用泻下之法,反而要用补中固涩之法。”

“她就是中气太虚,所以气机升降失常,清气不升,浊气不降。此方是用作升阳举陷的,但是它也是有补气升清之效的。”

“且三焦之气机皆系于脾胃,中气不足,则三焦之气机紊乱。不治上下,而唯治其中。中气得补,大气运转,清阳上升,浊阴下降,诸症自消。”

刘景宁眉头紧皱着,小声嘀咕道:“什么这个气那个气的,不都是伪科学嘛。”

许阳又听得眉头大皱。

曹德华也仔细考虑了一下,他道:“许医生,我觉得你说的对,我想起来了,我之前有看过医案,是有用补中益气汤治顽固性便秘的。我相信你,用补中益气汤。”

刘景宁则是悄悄撇了撇嘴,老曹疯了,信这个小年轻的!

既然确定好方子了,曹德华又跟许阳讨论起了剂量。刘景宁也在一旁听着,时不时撇撇嘴。

魏龙骧老中医在《医话四则》里面提过用白术治疗便秘的经验,他说白术的起始量不得低于30g,少了则无效。

《本草通玄》也记载:白术,为补脾胃之药,无出其右者。

脾胃属土,土旺则清气善升,而精微上奉;浊气善降,而糟粕下输。

他们最后定的也是30g。

刘景宁终于给出了肯定意见,他提醒道:“这药没错,白术是能有效改善肠道蠕动的。还是要按照这个思路走,要参照药理研究。”

许阳莫名其妙地看了这人,怎么感觉这人是个伪中医啊!

患者非常气虚,此时急当固气,所以用了60g的黄芪,另外用了15g的红参(另炖),当归也选用了30g,其他几味药也一样样定好剂量。

曹德华赶紧去开方,安排人煎药去了。

刘景宁奇怪地看着许阳,问:“许医生,在哪儿高就啊?”

许阳道:“小诊所里。”

刘景宁听的眉头一皱,又问:“师从何人啊?”

许阳微微一笑,没有作答。

刘景宁一脸狐疑:“不方便说?”

许阳呵呵一笑:“怕吓到你。”

刘景宁倒吸一口凉气:“难道是哪位大国手的徒弟?”

许阳不答。

刘景宁则是开始琢磨起来了,看着许阳眼神也带上了几分惊疑。难怪了,他是说老曹怎么这么热情呢,原来是想傍上大国手啊,这个无利不起早的混球!

许阳的师父可比大国手吓人多了,那是真吓人啊。钱老86年就去世了,承老则是57年就去世了。

许阳的师父是他们两位,你说吓人不吓人?

“哈哈哈……幸会幸会,要不加个微信?”刘景宁立刻对许阳热情起来了,徒弟不怎么样,但是师父的面子是要给的。

许阳看的一脸纳闷,他没微信,所以只跟刘景宁换了电话。

半晌后,药煎好了,送到了病房。

许阳和曹德华赶紧跟了进去,刘景宁也好奇地跟进去。

几人都在观察患者服药后的反应。

药后不到十分钟。

靠在病床上的患者突然眉头皱了起来,两只手捂住了肚子,做出了难受的样子。

“怎么了?”患者丈夫立刻紧张起来。

曹德华也立刻紧张起来,不会真越塞越紧了吧?

刘景宁也看了一眼许阳,看吧,果然出事了。什么气机逆乱,这不都是无稽之谈吗?一点都不科学!还大国手的徒弟!

他正想说话,却听见一声。

“噗!”

几人一喜。

曹德华兴奋道:“呀,放屁了!”

刘景宁也是一呆,真的假的?

旁边病床皆投来羡慕之色,术后放屁了,那就快能出院了。

患者丈夫顿时又惊又喜:“呀,胡静啊,你感觉怎么样啊?”

“等一下。”患者有些难受地说。

“噗!”

“噗!”

“噗噗!”

屁放个不停。

放在平时,自然是很尴尬的事情,但是现在却是很让众人振奋的事情。

他们又观察了近半个小时,患者放了一大堆屁,她感觉肚子舒服多了。然后去厕所上坐着了,不一会儿就解出了小便。

曹德华也惊喜道:“这是一剂速效啊,别是一剂而愈啊!”

刘景宁这次看许阳的眼神彻底不一样了,高手啊!

“谢谢,谢谢。”患者丈夫急忙握住几人的手表示感谢,尤其是对着许阳连鞠了好几个躬。他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谁出了大力。

许阳则连道不必。

曹德华也对许阳表示了感谢:“许医生,多谢你了,晚上我老曹请你吃饭。”

许阳摆摆手:“应该的,不用客气。”

刘景宁想了一想,他道:“许医生,我这边门诊上也有几个病人,您要不也帮我参谋参谋?”

许阳刚想拒绝,却突然收到了系统发来的提示。

“帮刘景宁重回中医之路,将获得特殊奖励!”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