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速死之道(1 / 1)

许阳很少喝酒,上次喝酒还是在毕业酒会的时候,他的酒量并不大,稍微多喝一些就会头晕,顶多也就是半瓶啤酒的量。

但这一次,他却是一个人喝完了两瓶。他没让曹德华送他回去,他是自己走回去的,夜已经黑了,旧城区里的路灯并不明亮,幸好沿街的店铺还有灯光助力。

许阳慢慢走着,他已经有些晕乎乎了。他扶着路边上的树站了一会儿,有些想吐的感觉。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也没吐出来。许阳以为没事了,起身欲走,可是刚刚站直了,却是一阵翻江倒海。

许阳扶着大树,一顿呕吐!

吐得青筋都冒出来了。

恍惚间,他抬头似乎又看见了路边上躺着的那个垂死的老人;那个脉绝欲亡,朝他无力伸手的老人;那个曾经毁了他一切的人。

许阳擦了擦嘴角,他转过身背靠着大树,慢慢滑落下去,他靠着树瘫坐在地上,脸上满是自嘲之色:“我错在哪儿了?我错在哪儿了?我不过是尽一个医生的本分!”

“呵……呵……”许阳低头笑了起来:“可能我错就错在,我是一个中医。”

许阳再扭头看那灯火阑珊处,世间万般热闹,都与他无关了。

……

翌日,清晨。

许阳醒来,他先是有些茫然,他也不知道昨晚是怎么回来的。他起床去洗了个脸,才稍微精神一些。

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怔怔看了好一会儿。他努力去挤出一个笑,却是发现这个笑容却是那样的疲惫。

许阳甩了甩脑袋,吐出来一口气,重新收拾了一下心情。

他闭上眼睛,打开系统,却发现自己有一堆加速包没有领取。

许阳顿时一愣,怎么回事?

他去点了开来。

“滴……恭喜您,获得加速三个月。”

“滴……恭喜您,获得加速五个月。”

“滴……恭喜您,获得加速两个月。”

许阳点击了全部使用。

“滴……恭喜您,共加速四年两个月。”

许阳惊愕不已,张可昨晚干嘛了?一晚上加速了那么多,都快给他干掉一半的时间了。

许阳现在都怀疑这系统是不是张可不要才给自己的,怎么跟人家这么搭配啊!看来让张可来帮自己运营账号,那真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选择了。

其实许阳不知道的是,张可昨天一晚上的战绩有多么彪悍,一晚上过去,许中医就获封毒舌中医这个称号了。

逼乎app上,可热闹了。

许阳没管那么些,就跟张可发了个短信请了个假,他昨晚上答应了要跟曹德华去中医院会诊个病人,看样子还是有点棘手的,不然也没必要让自己过去。

许阳洗漱一番,就去中医院了,到了楼下,许阳给曹德华打了电话,曹德华下楼接他,两人往住院部走。

曹德华笑着道:“许医生,来的挺早啊,早饭吃了没?要不先去我们医院食堂吃点早饭?”

许阳则道:“别客气了,说说患者什么情况吧,我等会儿还得回去上班呢。”

曹德华点点头:“行,这个女患者啊,一胎是在我们医院生的,这次二胎也是在我们这儿生的。但是两次患者都是宫缩无力,所以两次都用了剖宫产。”

“但是这一次剖宫产后,患者却是二便闭结,已经三天了,腹胀如鼓,躺卧不能,导尿和灌肠都无效。现在情况比较严重了,我们也用了中药,但是效果很差。”

许阳眉头皱起,微微颔首:“走吧,先去看看。”

“好。”曹德华看了看许阳,发现对方遇到这种难症,居然也这么气定神闲。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大将风范,来医院会诊也一点不慌,曹德华是真对许阳刮目相看了。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在系统里的那些年,作为京城名医的许阳也经常被邀请去会诊,虽说没见过特别大的场面吧,但也是吃过见过的。

许阳跟着曹德华一路到了住院部。

两人上了三楼,进了房间。

曹德华走在前面,他喊了一声:“小胡,好些没?”

患者躺在床上,眼睛闭着,也不想睁开,听见有人喊她,她才疲惫地睁开眼,看了一眼曹德华,却什么都没说。

她丈夫就在床边上,她丈夫道:“曹医生,还这样。哎呀,怎么办呢!这肚子涨得也太厉害了,都跟怀孕的时候一样了,这……怎么办呀!”

曹德华道:“别着急啊,这位是许医生,我今天让许医生一起来会诊一下,我们一起再研究一下。”

她丈夫则是一愣:“他?”

曹德华点点头。

患者丈夫上下看了许阳好几眼:“这不是你带的实习生啊?”

曹德华有些无语:“什么呀,人家许医生可是高材生。行了,赶紧让他给你媳妇看看。”

曹德华知道不能多解释,越解释越麻烦。

患者丈夫虽有些犹豫,但还是答应下来了。在医院里嘛,总不好跟医生对着干,再说就看看,又看不坏。

许阳则是一直在看患者的表情,患者面象苍白近灰,连躺卧都不行,只能是靠着。他们刚刚聊着天,这患者眼睛也不睁开看他们。

许阳眉头也皱了起来,很严重啊。

他坐到女患者身边,先诊脉。许阳平心静气,仔仔细细诊双手脉。

病房里还有其他病人,大家也都好奇地看过来。

患者丈夫见许阳如此气定神闲的模样,他也莫名心安了不少。他扭头看曹德华,曹德华对着他点点头。

半晌过后,许阳诊完了双手脉,他问:“患者亡血过多吗?”

曹德华忙道:“对,她的血色素,哎,检查报告呢?”

“哦。”患者丈夫赶紧把报告找出来,递给了许阳。

许阳一看,这血色素也太低了,居然只有6g,难怪她的脉象芤大无伦,面象苍白近灰。

许阳把报告放下,他又问:“患者放屁了吗?”

患者丈夫答道:“没有,产后就一直没有。”

许阳眉头又皱了几分,他对患者喊道:“小胡,小胡,醒一醒,现在感觉怎么样?”

患者微微睁开眼,看一眼许阳,声音很低微,呼吸也很轻:“肚子胀的难受,涨得想死,想通便。”

患者丈夫也看的心疼不已,他对曹德华道:“曹医生,能不能想想办法先通通便啊?”

曹德华也紧皱着眉头,能通不就早就通了吗。

许阳接着给患者诊治,患者腹部虽然鼓胀,但是却是腹大中空。

许阳站起来,走到曹德华身边,小声问他:“曹医生,你们之前用什么药了吗?”

曹德华回道:“用了一些小剂量的通利泻下之药,但是没有效果,我们再考虑是不是要加大剂量。”

许阳眉头皱的很紧,呵斥道:“再加大剂量,那是速死之道。”

“啊!”曹德华顿时吃了一惊。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