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庸医(1 / 1)

虽然已经看出了病因,但不能简简单单就说出来。

这就跟给人开锁一样的,明明十秒钟就能打开房门,可他偏偏要做出一副很吃力的样子,吭哧吭哧一顿操作,擦擦满头汗水,这才好意思收你一百块对不对。

十秒钟就打开了,谁不觉得这钱花的冤枉啊。

上门出诊也一样。

倒是没必要做疑难杂症的姿态,这样会吓到病人的,而且有违医德。但是必须要做足了谨慎负责的态度,可不能跟在医院做门诊一样。

你要张嘴就来,拿钱就走,人家肯定会觉得这钱花的冤枉。请你出诊,包接包送,还给住五星级酒店,还给这么多诊金,难道人家患者就图跟在医院挂你门诊一个待遇?

医院门诊挂号拿药才几块钱啊,还能进医保!

既然收了这么多钱,那就一定要拿出这么多钱的待遇来。

明明已经知道病因了,刘延发还是不停问下去,国外去了哪里啊,吃了什么啊。之前住院用了什么药,吃了什么感觉啊。

杨辰的医案也越记越多,越写越细,而患者也越来越烦。

最后,谢夫人忍不了了,她问道:“问完了没啊?要这么细吗?”

刘延发顿时一噎。

谢总忙道:“哎!人家刘专家也是负责,换做那种不负责的医生,随便问几句,随便开点药早就走了。”

曹德华也帮腔道:“对呀,我们刘专家出了名的医德好,是特别认真负责的医生。”

谢夫人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一脸的不耐。

谢总对着刘延发歉意地笑了笑。

许阳看了看谢夫人的面色,又想了想对方暴躁易怒的脾气,他眉头稍微皱了皱。

高细雨夫妇也一脸悻悻然,谢总这老婆脾气真够臭的,动不动就发火,哪来这么大的火气啊!

刘延发脸色也有不愉,不过也没多说什么,他道:“问的差不多了,谢夫人,劳烦你把舌头伸出来给我看一下。”

谢夫人皱着眉伸出了舌头。

几个医生都看了过去。

刘延发仔细看了看,说道:“舌苔白腻厚,根部尤甚。”

杨辰看了一眼之后,记录上去。

“不对。”许阳眸子微微一凝,顿了一顿,他提醒道:“杨辰,你舌质忘写了。”

“嗯?”杨辰疑惑扭头,什么他忘写了?不是他师父还没说吗?

其他几人也都看了过来。

曹德华脸色立刻就不好看,他之前就是因为没发现舌质和舌苔的不同,被许阳批评了一顿。

现在许阳又提到了舌质,曹德华不好的记忆立刻浮现出来了,他沉着脸道:“那是人家刘专家还没说,自己不仔细听还怪别人!”

许阳瞥了自己大侄子一眼,没说什么。

谢总又看了许阳几眼,眉头更皱。

刘延发则看向了谢夫人的舌质,这一看,他也露出了疑惑之色:“咦?”

谢夫人却把舌头缩了回去,她道:“看完了吧?”

刘延发皱着眉头,心中稍稍有些疑惑,但还是说道:“舌质……淡红。”

杨辰记录上去。

许阳微微摇头。

“再诊诊脉吧。”刘延发又对谢夫人说道。

谢夫人重重地吐出来一口气,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

刘延发用了几分钟诊完了双手脉,他对杨辰道:“细滑之脉。”

杨辰记录上去,他也点了点头,病机很明显了。

曹德华也点点头。

刘延发抱着负责任态度对谢总道:“谢总,令夫人之前在医院检查过的报告,麻烦你拿给我看一下。”

“好。”谢总答应了一声,让人去把检查报告都拿了过来。

厚厚一大叠。

刘延发坐好了,把那一大叠的检查报告仔细看了起来,他翻了两张之后,对杨辰道:“小杨,你也给患者诊诊脉,再诊治一次。”

“好。”杨辰开心地答应一声,跟师抄方可不单单只是抄方,也要学诊治的,师父诊完脉了,自己再诊一次,这也是学习。

杨辰把脉枕拿过去,对着谢夫人笑嘻嘻道:“麻烦你再让我诊一次脉,谢谢了,姐。”

他嘴巴倒是甜。

谢夫人有些烦躁,但是看在对方这么年轻,又这么嘴甜的份上。她也就算了,把手拿了过来。

杨辰定好寸关尺三部,诊起脉来,时不时露出思索和困惑之色。过了一会儿之后,他收了手,对许阳道:“许阳,要不你也来诊诊?”

谢夫人一下子就火了:“没完了啊!”

旁边人都是一愣。

连在看资料刘延发都停了下来。

而许阳的神色也微微一滞。

曹德华则是露出了幸灾乐祸之色,你这个pua大王也有今天?

高细雨忍不了了,她一直忍到现在呢,现在见许阳被这样对待,她不想忍了,立刻就站了起来。

她老公赶紧拦她。

谢总也发现了这俩夫妇的动作,他忙道:“老婆,你弄错了,这位医生不是跟刘专家一起来的。是胡兵夫妇听说你病了,特意给你请来的。”

听到这话,谢夫人用力地抿了抿嘴!

如果这人也是刘延发的助理,那她是要发火的,把她当什么了,实习生的练手工具啊?

但这医生是人家夫妇特意请的,人家可是一番好意,自己就不能随便拒绝了。更何况,这对夫妇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毕竟接下来还要合作呢。

曹德华却在此时说话了:“我觉得吧,其实也不需要那么多医生诊治。许医生毕竟年轻,经验不足,还是让刘专家把关诊治比较好。”

正在翻看检查报告的刘延发扭头看了一眼曹德华,这人话里怎么带刺儿啊?

谢总也是眉头一皱,这压根不是有没有必要的事情,而是人家夫妇的一番好意还有面子问题。

谢夫人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她已经很不耐烦了。

曹德华见谢夫人点头,他也面露得意之色。

谢夫人这时候才抬头看向许阳,这一看对方的脸,她却是话锋立刻一转:“要不……看看也行。”

“哎?”曹德华一愣。

谢夫人道:“毕竟是人家的一番好意嘛。”

高细雨夫妇紧绷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不少。

谢总也舒了一口气。

许阳什么都没说,就坐了过去,坐在谢夫人身边,定好寸关尺三部,细细诊其脉来。

杨辰在诊另外一只手,他见许阳过来了,他歉意地叫了一声:“许阳……”

“嘘,别吵我。”许阳皱眉仔细诊脉。

杨辰被噎了一下。

谢夫人则是扭头看向这个满身忧郁气质的年轻小中医。

曹德华也一脸纳闷。

刘延发放下了检查报告,对曹德华道:“曹医生,我们来讨论一下病情吧。”

曹德华都来了,自然也不能闲着。两人便装模作样地讨论起来,然后杨辰也跑过去记录了。

这边就剩下许阳一个人给谢夫人诊断了,许阳仔细给谢夫人诊完了双手脉。

而高细雨也走了过去,许阳是她请来的医生,谢夫人要是对许阳发火,那她也不能看着许阳吃亏!

不过幸好,谢夫人一直没发火,只是一直在看许阳。

许阳把脉枕收起来,问:“晚上睡眠质量好吗,梦多吗?”

谢夫人回道:“睡眠一般,老是做梦。你多大了呀?”

许阳理都没理她,又问:“小便怎么样,是清长的,还是短赤的?”

谢夫人回道:“短赤。你是哪儿人啊?”

许阳又问:“出汗多吗?主要出汗部位在哪儿?”

谢夫人难得在面对许阳的时候没有表现出不耐烦:“头上出汗挺多的。我问你话呢,不理我?”

许阳正色道:“这位女同志,请你先回答医生的问题。饮食怎么样,喜欢吃凉食还是热食?”

“女同志?”谢夫人咂摸咂摸这个古老的新鲜词,她笑了笑,道:“好的,医生同志。这么热,还吃热的,不得出一头汗啊。”

高细雨看的有些惊讶,这暴躁女人居然还笑了?这女人,刚刚对刘专家可没这么好的耐心。

许阳微微颔首,他明白了,刘延发那边肯定误诊了。他站了起来,还没等他说话,刘延发那边把方子都开好了。

刘延发对谢总道:“谢总,方子已经开好了,您过目。令夫人患的是五更泻,肾阳不足,肾虚火衰,累及脾阳虚。方子呢,我用的是四神丸合参苓白术散加减,先开了十剂。”

谢总听了这话,神色顿时一滞。

而谢夫人则是立刻恼火地怒哼一声:“庸医!”

↑返回顶部↑ 章节报错(免登录)

书页/目录